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第二次摸底考试要来了,就在年三十那天咳咳。关lof备战,寒假再出来浪(我保证那时候存稿很多~)。祝我好运(இωஇ )


记梗

黑道pa,卡卡西是带土的仇人,因为千手家违背盟约把宇智波灭了,然后动手的是二流黑道世家旗木氏啥的。年下,养父子2333333感jio会很带感,看看寒假有木有时间我写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

厚颜无耻打tag

说起来,做梦梦到和斑爷一起坐拖拉机,BGM还是改革春风吹满地……然后扛枪上战场,和平了建设社 会主义 社会,是个什么奇葩梦境……

【抽风】说好的好基友一起走???


◆本来想写虐,结果发现写完了神特么沙雕:)


◆文笔差(好吧这玩意儿根本没有文笔可言orz),ooc。总之我是头废鹿了……只会写乱七八糟的东西……嗯


◆我已经做好被喷的准备了orz


◆放文……






①修因


阿修罗:哥哥,我们一定要一直在一起哦!等我长大了就可以保护你了!


因陀罗:好,哥哥等着阿修罗长大。


————————


多年后


阿修罗:兄长,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因陀罗:……哼,阿修罗长大了,学会反抗我了?


————————


你长大了,变强了,却不是为了他。






②柱斑


注定的分道扬镳。









③扉泉


南贺川边,两人蹲在树丛里观望着河边的柱间和斑。



泉奈:……明天都要上战场了,兄长却还在这里和无关的人说笑!可恶的千手!


扉间:呵,明明是宇智波斑耽误阿尼甲!邪恶的宇智波!


扉and泉:哼!


————————

依然是南贺川。


泉奈:明天又要上战场了,啧,又是你们千手!


扉间:嗯。


泉奈:喂死白毛,你怎么不理我?


扉间:哼,战场上见分晓。


——————


扉间:明天又要上战场了,是和宇智波。


四周无人响应。南贺川热烈的阳光下,草木婆娑,发出沙沙的声音。









④带卡


带土:卡卡西,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


卡卡西:白痴吊车尾。


————————


卡卡西:带……土?


带土:呵,赝品。


————————


从前无话可讲,


后来无人可讲,


再见无言以讲。


相顾两无言。








⑤止鼬


止水:我会一直陪着你支持你的,小鼬。


鼬:……谢谢你,止水。


————————


鼬:我会继承你的意志,坚定不移。


————————


死守承诺直到永恒。


碧落黄泉不见你,徒留他穷追一生,不得所愿。









⑥佐鸣/鸣佐


佐助:你明天要结婚了?


鸣人:是啊嘚吧哟!


佐助:……是吗,祝你幸福。


————————


你曾说你是他的唯一,


可他却不是你的必须。










⑦樱井


井野:小樱。你现在还喜欢佐助吗?


樱:(停顿)当然啊。


井野:……是嘛,幸好我已经不喜欢他了哈哈哈。


樱:……


井野:哦对了,佐井前两天向我求婚了。


樱:啊……这样啊,那可真不错。


井野:……是啊,我已经,答应他了。到时候,小樱你?


樱:我,我一定会去。


井野:那,就这样吧,回见。


樱:回见。


————————


你未出口,他未出口。所有的话藏在心头,到了口头,却仍不敢把你留。


————————








尾:


谁也不肯说出口,谁也不肯先行走。


就这样两相自欺,一厢情愿。


本是青梅竹马来,


奈何天不许,地不应。


最后成了你不许,我不许。


时间抹去了当初的桀骜,


抚平了年少的伤疤。


你学会了掩埋心思,


我学会了不问原由。





——the end.——



我写了啥????Σ( ° △ °|||)︴!!!∑(°Д°ノ)ノ慌/


别问我为啥柱斑只有一句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哭唧唧


很片面orz……


【沙雕】木叶的沙雕日常(试水)

◆四战全员复活回村。五件套


◆私设佐良娜博人为鸣佐用培养皿培养出来的孩子。


◆带有樱井百合CP


◆ooc,极度沙雕,先放一点试水


◆放文!






⑴佐良娜和博人到底谁是长女/子(上)


01.


“带土……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卡卡西握着茶杯望向窗外。


“什么什么声音?”带土嚼着红豆糕说:“你怕不是忙成沙雕耳朵出现幻听了!还是和我呆在一块儿很无聊?!”


“没有,拜某个贤二所赐,我耳朵还不错。”卡卡西面目表情把红豆糕塞进带土的嘴里。


此回合,带土败。


就在两人再次进入和谐的老干部生活时,宇智波宅院落里传来一声巨大的轰响。带土猝不及防,红豆糕卡进喉咙,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不好啦不好啦带土大人六代目大人,佐良娜小姐和博人少爷又把东庭炸没了!!!”这是来自刚刚招进宇智波宅没多久的管家中井惊恐的汇报。


“漩!涡!博!人!”带土咳完,立刻不分青红皂白的往博人脑袋上扣帽子:“我就知道又是他欺负佐良娜!”


卡卡西:……


卡卡西表示他已经习以为常了。毕竟佐良娜是宇智波一族公认的小公主嘛……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木叶赫赫有名的火影收割机宇智波迎来一位新成员,宇智波佐良娜。她和漩涡博人同时出生,是二代目火影扉间和大蛇丸从实验室里捞出来的。分别继承了佐助和鸣人的基因。至于为什么佐良娜不是男孩……其实还是大宇智波的锅。


因为目前的宇智波除去美琴以外全是一帮子大老爷们儿,应宇智波一众汉子的要求,宇智波家终于有了一位小姬君。


本来鸣人和佐助是打着龙凤胎很吉利的念头培育了漩涡博人,但如此却成为两人争执的开端。


因为是同一天出实验室,两人经常有以下争端——


佐良娜:“我是姐姐!你是弟弟!”


博人:“我是哥哥!你是妹妹!”


佐良娜:“我是姐姐!!”


博人:“我才是哥哥!!”


佐良娜:“我是!”


博人:“我是!”


……



一般这种无厘头的争端都以佐良娜和博人互丢起爆符结束。可怜刚刚成为宇智波宅管家的中井,自任职以来不知道修了多少次东庭。


“吵什么!烦死了!真不愧是鸣人那家伙的崽儿!”带土扯出一副凶神恶煞的嘴脸将两只小的提溜起来,还特别恶意的甩了博人两下。“说吧漩涡博人,是不是你又欺负佐良娜!”


“我没有!”漩涡博人瞪着一双和鸣人一般无二的眼睛,满脸不高兴。


“哼,总之不会是佐良娜的错。”带土将博人随意扔地上,然后把佐良娜放下来。然后佐良娜就立刻拿出手绢给博人擦脸上蹭到灰尘。


“啧……”带土抱臂看着两人的互动,说:“明明刚刚你们还打的特别惨烈。”带土意有所指的扫视面目全非的东庭以及不远处瑟瑟发抖的中井管家。“要是把老头子吵醒了你们就等着挨揍吧!”


佐良娜:“斑爷爷才不会!”


博人:“只有带土叔才会!”


面对“外人”,佐良娜和博人出乎意料的统一战线……


带土:……嘤嘤嘤,前辈他们欺负阿飞QAQ(飞扑卡卡西)


卡卡西:)


西庭的泉奈:“看来斑哥又把起爆符丢给佐良娜他们玩儿了。”


瑟瑟发抖的中井:斑大人请您以后不要再把起爆符随便乱扔了啊!!!


刚刚睡醒的斑:……?






02.


仍旧没有挣出结果的两人又跑到火影办公室求证于鸣人佐助。


神色疲惫的鸣人坐在火影办公桌后,难得回来一趟的则佐助站在办公桌前,他们同时一脸懵逼的望向门口的佐良娜和博人。


佐良娜:“父亲,我和博人究竟谁先出生的?”


佐助:“……”原来这个还要分先后?以前都没注意啊……


博人:“papa我和佐良娜到底谁先出生的啊!”


鸣人:“这,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嘚吧哟!QAQ反,反正你们抱出来的时候就是一,一样大?”


佐良娜and博人:所以你们真的是亲爸爸吗?!!!


“不过……”佐助盯着两个小的,沉吟片刻“硬要分个高低的话,抱着佐良娜的医忍比抱着博人的小樱先从实验室出来。所以应该是佐良娜……”


鸣人:“对,是撒库拉酱要晚出来一点,所以一定没错,佐良娜应该是姐姐才对嘚吧哟!”


博人:“?什么嘛!我是不会承认的!我要去找樱姨求证!!!”


于是再起争执的两人又跑出去了。


鸣人看着两人跑远,回过头就问佐助:“那个,佐助,所以说佐良娜和博人到底谁大啊嘚吧哟?”


佐助:“不知道。”


鸣人:“诶?可是佐助那天不是在实验室等吗?难道没有进去看看……”


佐助:“那种地方千手扉间怎么会让我进去?!”


鸣人:“可是佐助……”


佐助:“白痴吊车尾你再问我今晚就和尼桑睡了!”


鸣人:“我错了嘚吧哟……”


鸣人实在是不想再回忆起被止水哥拉着讨论人生哲学的痛苦了……




03.


“谁先生出来?”樱上下打量两个小的,突然哈哈大笑,堪比五代目:“这个问题,你们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一旁整理书籍的井野:“……小声点啊樱,这可是医院啊!”


“嗨,嗨!我知道啦井野酱!”樱重井野眨眨眼睛。


博人急了:“可是父亲和papa都说樱姨知道啊!如果樱姨都不知道那还有谁知道啊!!”


佐良娜:“博人不要大吼大叫,对身体不好。”说着还掏出手绢给人擦汗。嗯,她一向有身为姐姐的自觉,在斑的弟控作风下越加熟练了(嗯,除去争论谁大一些这个话题。毕竟这关乎尊严啊!)


井野见两人真的急了,就说:“如果实在想知道,博人和佐良娜可以去问问扉间大人和大蛇丸大人的。你说是吧樱?”


小樱:“没错,真要算起来,他俩还算你们半个父亲和papa呢。”


博人:……


佐良娜:……



TBC.


如果没被喷的话会继续更新……


【扉泉】用植物写CP——红蓼

【扉泉】用植物写CP——红蓼

◆用红蓼写扉泉是因为它的花语是:立志,相思。扉间选择了家族,想要让家族鼎盛是立志。所以他杀了泉奈,剩下的也只是相思。

◆红蓼渡头秋正雨,印沙鸥迹自成行。灵感来于此处,恰好,自古英雄皆寥落,水浒宋江葬红蓼。扉间,大抵也是算英雄的。

◆红蓼,多年生草本植物。多生8-9月。

◆交代完毕,放文。矫情且ooc,肾。



千手扉间死在战场上,人生最后一次战斗是为了自己的学生安全回到木叶。似乎是每个斗士逃不过的命运,无论英雄也好,枭雄也罢,最后都是不得好死的下场。刀剑在他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疤痕,凌迟的痛楚也不过如此。此时的亲身经历,令千手扉间不由得想:那时候,泉奈是不是也这样疼?

他浑身无力的躺在红蓼丛里,鲜艳的红和他眼瞳的赤色交相辉映,前者生机盎然,或者即将油尽灯枯。

忙碌了许多年,算计过一辈子,似乎只有最后这一刻才能避过尘嚣想想自己的事。

他真的那么恨宇智波泉奈吗?并不。那为什么坚持恨这么多年?细细算来,似乎也只是因为家族利益和兄长固执的理想。扉间的视线被雨水模糊了,他在雨幕中看到视野中的一抹红。

是红蓼吧。真正将这株不起眼的植物放在心上,似乎是大哥和宇智波斑认识不久之后。那是夏季,是他们认识不久,也是他刚刚和宇智波泉奈认识的时候。他和那个小辫子撞在一块儿,都为了双方父亲的同一个任务。他还记得宇智波泉奈看到自己时顿时愤怒的脸和被他一句:“不想被发现的话就闭嘴”怼的哑口无言的不忿。然后耳边只剩下小辫子急促的呼吸和自己脚上的疼痛——泉奈气不过,竟然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

真记仇……

千手扉间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冷,手脚已经失去了知觉,耳朵出现厚重的耳鸣,而脸却发烫。他想眨眨眼睛,却因为肌体的僵硬而没办法达到目的。雨水毫不留情的砸入他的眼眶,又从泛红的双眼里流淌出来。

战场上斗得你死我活的四个人,竟然是自己这个满腹阴诡的人最长命。嚣张的小辫子是第一个走的,然后是张狂的宇智波斑,紧接着是令人头痛的兄长。而最后,是自己。

也不知道偷偷种在宇智波泉奈碑前的红蓼还活着没有。那种土气又烂大街的花应该会和宇智波的墓地格格不入吧……哼……没想到最后自己也死在这里,死在随意生长的红蓼花里。

雨下的更大了,将烈烈如火的红蓼打的东倒西歪,落下的细小花瓣停在身穿蓝色铠甲的人身上,映衬着男人苍白的脸庞。千手扉间的双瞳仍旧没有闭上。暗淡的红瞳盯着天空,目光涣散的样子仿佛刚刚入梦。他恍惚间看见天空有一个人冲他趾高气扬的笑,似乎在说着什么恶劣的话。

“嗤,死白毛!这么早就死了吗?我还以为你能多活几年呢。”


幸灾乐祸……还真是没变。


如果是他,大概真的会这样说吧。可是扉间再没有争辩的力气了。


他陷在红蓼花丛里,眼皮越加沉重,连雨声也听不到,只留下黑暗里一层又一层的轰鸣。

千手扉间闭上了眼睛。





“嗯?死白毛怎么是你?!”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吧宇智波泉奈!”

“总之你!”

“不想被发现就闭嘴!”

“你!哼……勉强让你一次好!”



哼,勉强让你一次好了。学着宇智波泉奈的语气,这样回答那句虚空中不知对错的解读。

—the end——


不知道写了啥,神特么oochhhh 那个扉间之所以说斑第二个死是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斑确实死了咳咳

攻们,懂了吗???

玫瑰花为啥长刺?还不是没有安全感!快快开窍,给你的玫瑰花一个避风港!

【带卡】战壕里的亲切对话

◆对话流,全篇语言描写√

◆ooc严重,嗯。群里的军人设定文,有兴趣请私聊 @缘曦洛离  @鱼汤

◆算是贺文吧,总之祝大家元旦快乐哦!!!!!

◆放文!



00.

“先生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年轻帅气的侍者极有修养的问道。

卡卡西注视着这座风格古老的糕点商店,许久后才道:“一杯蓝山,一碟红豆糕。”

这座商店是火之国美食之都最受欢迎的甜品店。它在战争后迅速崛起,成了火之国的代表景点之一。所以这里的红豆糕自然也是最贵的,即使它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毕竟是答应了某个甜食份子的啊,这可是最后一次旅行了。”卡卡西望着干净的落地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这样说。



01.

“咻——”

一颗炸弹带着绚丽的火花划破黑暗的天空,在沉寂荒凉的战场上砸出巨大的爆破声。

睡在战壕的士兵们陡然惊醒,往事发之地望去,却看到满目焦土和炸的四处飞溅的残肢断骸。

“带土!怎么了?你有没有事!!”卡卡西没有光彩的眸子直愣愣张望着,力求找到那个熟悉的影子,即使他已经看不见了。

“我没事,不要担心我啊笨蛋卡卡西!”带土听到卡卡西在叫他的名字,连忙用高昂且活力十足的声音回答。

紧接着卡卡西的肩膀上传来炽热的体温,那是带土的手掌。

“啊,知道了。”卡卡西说完便沉默下来,略有薄茧的手掌紧紧抓住带土的小臂,将伸直的上身又爬回战壕。“带土,你的手好冰。”

“在地上躺了大半晚上能不冰嘛!”带土翻了个白眼儿。

“感觉你出了好多汗。手掌都湿漉漉的。”卡卡西说。

“刚刚紧张,怕炮弹炸到你了。这样我可没办法和琳交代!”带土回答。

“你……坐下来吧。”卡卡西把人往下拉了拉:“别站着,会成活靶子的。”

“我咳……我一直都趴在地上的。”带土说:“只是你咳,你看不到所以没感觉。”

“这样……”卡卡西点了点头:“你怎么在咳嗽?”

“天气冷,应该是着凉了。”带土说。

“好吧。”卡卡西沉默片刻,又说:“我似乎听到不远处有人和车跑动的声音。”

“我也听到了,还有一点一点的白色灯光。”带土知道瞎子的耳朵会很灵敏。“待会有场硬仗,你不要逞强。眼睛瞎了就老实点。”

卡卡西没说话。只是握紧手上的长枪。



02.

敌人的第一波进攻已经结束,带土和卡卡西侥幸活了下来。士兵们都筋疲力竭,粗重的喘息声夹杂着凄厉的惨叫声,是这块缺衣少粮的土地的常有曲调。

“带土,饿了吗?”卡卡西问。

“有点,吃点干粮吧。”带土说。

“没有多少口粮。”卡卡西说:“反正我是个废人了,迟早要死在战场上,顶多最后给你换条命。给我浪费,你自己吃。”

“你这套物尽其用的论调少在我面前逼逼,”带土扯开干粮口袋。卡卡西听到他比让人还有沉重急促的呼吸声。“你那个狗屁志村长官已经被人家一梭子毙了,你现在有追求生命的权利。”

“那你和我都会去见上帝。”卡卡西转过头,机械的说出这句话。

“那就去见好了。”带土的语调轻松极了。至少卡卡西听的是这样。

“这可不像刚刚入伍的你。”

“人会变嘛,我要还是刚进来那么软,早死了。不然你现在眼瞎了还能得到我的庇护?”带土的语气略微有些得意。

“说的也是。”卡卡西眯了眯眼睛:“不过,我是说如果。如果敌人大反攻了,你就先跑。”

“切,我可不怕死。应该是这样的。”卡卡西听见带土清了清嗓子:“如果敌人大反攻了,卡卡西你就快跑吧!笨蛋卡卡西!”

哼……

卡卡西撇过头,不理带土。徒留带土笑的开怀。



03.

“吃好了吗?我猜战斗不远了。”带土用枪托戳了戳卡卡西。

“嗯。你呢?”卡卡西问。

“我也是。”带土倒抽好几口气,跟得了肺痨似的。“卡卡西,你可要好好活下去,琳可是交代好你要好好回去。”她可是喜欢你的。

“你也是。”卡卡西揉揉没有感知的眼睛:“琳又没单说我一个。”

“好吧好吧,我们都要活着回去。”带土咳嗽两声:“这晚上真凉。”

“还好,如果不介意,”卡卡西斟酌着词藻:“你可以和我相拥取暖。”

“呸!我的怀抱这辈子只抱一个人!那就是琳!”带土怪叫到。

“好吧好吧,那你冻着吧。”卡卡西点点头,仿佛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切……笨蛋卡卡西。

带土撇嘴。


04.

“带土,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嗯,是的。”带土正费力的解下自己的干粮口袋。

“我们要准备了。”卡卡西拉开枪栓,又摸索着身上的弹药,计算着这场拼杀的结局。

“我知道,我知道。”带土又咳了一声。

“嗯?怎么有股腥味?”卡卡西感觉到右手沾到了什么东西,温热的。

“是我的口水。”带土抓起一把冰凉的土糊了卡卡西一手:“现在感觉不到了吧。”

“……幼稚。”卡卡西把手上的土拍掉,继续自己的工作。

“说的你就很老成了一样,比我还小一岁的卡卡西君~”带土发出一种猥琐的音调。

“啊,靠谱点带土。马上可就要拼命了。”卡卡西道。

“是,是。我知道了。”带土说:“卡卡西,你说战争之后你想干嘛?”

“不知道,随便什么都好。”卡卡西说:“硬要说,大概就是看看火之国的风景。我父亲说它们很美。”卡卡西的父亲是一位战地记者,已经牺牲了。

“真好。”带土说:“我的话,大概是想吃遍天下红豆糕!”

“我又没问你,别自说自话啊白痴。”卡卡西冷哼一声。随即又轻轻说:“先努力活下来吧。”

“说的没错。”带土的声音猛然低沉下来:“我设想了一下,吃遍天下红豆糕等于走遍天下。嗯,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搭个伙啊!”

“如果,你活下来的话。我会考虑的。前提是那时候已经成为你妻子的琳同意。”卡卡西说。

“你这人怎么……算了。”带土本来想说琳喜欢你,但是终究没说出口。他的耳朵动了动,看到前方的地平线在黑暗中燃起一条火线。战火已经烧过来的。只是离得远,卡卡西听不出来。

“咳,卡卡西啊,你在休息一下。”带土说:“你睡不下去就睡我胳膊也成。”

“谁睡你胳膊。”卡卡西对自己的装备有了数“不过可以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

“嗯,有道理。”带土点头:“哦对了,卡卡西你过来一下,前几天中井医生开的药要给你滴一次。快点吧,过来。”

“唔,知道了,东西在胸口的布兜里面。”卡卡西凑了过去。

带土也往前凑了凑,伸手要拿东西。卡卡西再次闻到一股腥味。“带土,你受伤了?”

“你这不废话?打仗诶!”带土无奈的说。

“也对。”卡卡西点头。

“好啦,抬头,我给你滴药水。”带土捏着那个小瓶子:“虽然中井医生前几天去见上帝了,但他的药水还是很管用的。”带土说的中井医生是个基督教徒。

“嗯。”卡卡西依言照做。紧接着他就感觉到后劲一痛,本来就一片黑暗的视线更加黑暗。

带土看着卡卡西倒在地上,终于咳出一大口淤血,里面有大块大块血块和内脏碎片。他的视线从卡卡西身上移到自己的肚子上,胃部已经血肉模糊。

带土把自己的口粮塞进卡卡西的衣襟里,然后把他埋在尸体下,然后坐在一边说:“卡卡西,这次你可不要倔了。”



05.

卡卡西感到一阵头痛,他的鼻子里充斥着腐臭的味道。他伸手移开那些尸体,渐渐露出一点有一点光芒。

他眼前一阵刺痛,白芒大盛。卡卡西闭上眼,感受到眼皮外面的世界一片光明。他睁开眼睛,火热的太阳正好,晒得他脸皮发烫。

卡卡西呆愣很久,接着就四处寻找带土。

许久后,他终于看到趴在战壕上,仰躺在那里的一具尸体。身上深绿的军服血迹斑斑,遍布刀痕。

其中最深的,是胃上那道锋利的贯穿伤。


——————the end————

因为沙雕po主实在是坚持不到凌晨,所以先发了QAQ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哦!!!!

【漂流瓶】身为一个傻白坐在大佬堆里我瑟瑟发抖

◆一个沙雕咳咳来自一个真实故事2333,有柱间和斑所以私心打个柱斑tag咳咳

◆第一人称路人视角!肾。

◆以上,放文。


你好,虽然不知道收到这份倾诉的是谁,但我依然要对自己略加介绍——我姓中井。由于本瓶主人公实在太过出名,打了马赛克也跟刚出生的维纳斯似的,咱也就不矫情用什么代替词了。

作为一个兢兢业业刷题日日夜夜为考上木叶中学殚精竭虑的平凡男生,我以为我除了终于可以看见小时候住我隔壁大院的童年女神野原近一些以外就很平淡的过完高中了。然而我万万没想到!因为校方考虑到拉高全校GDP不是拉高全校成绩,开了一个中等生和优等生(也包括部分差生)一块儿学习的实验班。千手柱间校长还特别心机的把同为高二生的人气三人组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野原琳放进了实验班。

这下确实是拉高了全校GDP,不,准确的说是拉高了柱间校长的工资收入!那些疯狂的男生女生们,竟然花钱贿(hexie)赂他!!!据悉,这些钱大多都流入柱间校长的口袋了!我们的内线告诉我们柱间大人他又欠下巨额赌债!还是利滚利的那种!

所以说教育局长大人你看啊就是这个自持身份明目张胆圈钱的大骗子啊!!!

什么?你说我?咳,好吧,我也贿赂了一下柱间校长咳咳……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明明买的是琳酱附近的位置啊!为什么我最后成了旗木君的同桌!!!我真的,受不住啊……

为此我曾特地去和柱间校长理论,说我买的是琳酱身边的位置,为什么给我旗木君同桌的地方啊!你不知道那些女生(好吧还有部分男生)的眼神有多恐怖,简直就是想吃了我!

然而柱间校长还特别无辜的表示他给我的位置没毛病,离野原琳近(琳酱在我前面,和我隔了三个位置),而且还有利于学习。

握草!柱间大人您不能坑我啊!谁不知道卡卡西人家是团宠啊?你以为身为女生的琳酱独得带土君(学校里宇智波太多了所以称名吧hhhh)和旗木君宠爱?不是啊!根本不是好吗!你看看琳酱那个温柔体贴的关怀,看看宇智波君对旗木君别别扭扭的关心,你睁大你只会看斑斑的眼睛努力看清真相啊校长!

然而柱间校长并不想受理我的请求,因为斑副校长来了。然后柱间校长啪的一声关上办公室大门让我自行领会。

然后我现在都还在想我该领会哪种意思。

咳,这个我们以后再说。正事要紧。

所以这个气氛就特别尴尬。

作为一个稀有腐男(不要diss我啊!!是他们太gay了不能怪我啊!!!)

因为我们这个实验班是两人一组的,带土君和琳酱是同桌,这样的话旗木君旁边就空下来了,所以注定会有一个人和旗木君同桌。鄙人不才,就是这个幸(倒)运(霉)儿(蛋)。

据我从学校论坛里扒出来的小道消息来看,给旗木君配备同桌这件事带土君真的是发挥了毕生所有保险手段。

具体分为以下几点:

①必须是男性。(带土君表示一般的青春期小女生会给旗木君带来性骚扰????琳酱补充女性会把旗木君叼走……)

②颜值不能太高但也不能太丑。(听带土君说太好看了害怕旗木君迷失其中不能自拔,毕竟万一旗木君喜欢男性呢?太丑了也不行,因为会辣旗木君的眼睛。所以说这就是我被选中的原因吗!!!不要太扎心啊旁友!盛世美颜啥的旗木君看自己不就好了吗?!最要命的是,琳酱竟然对这条深以为然……)

③必须是个书呆子。(据带土君说只会读书的书呆子没有那么多花言巧语,不会拐卖旗木君。琳酱表示附议。?????拐卖?喂喂旗木君是天才不是废材啊!!!)

④必须爱干净,是个五讲四美好青年。(因为带土君觉得邋遢的男生会玷污他们美好的旗木君,品格不好的男生会带坏旗木君。喂喂!你们不要这样啊!会给旗木君招黑啊!没听说过捧杀吗!!!琳酱你就不要附议了啊!!!)

⑤这一点特别重要,那就是,讨厌狗。(因为带土君说,喜欢狗狗的人往往能够大刷特刷旗木君的好感度,因此一定要杜绝这一点……那还真是抱歉呢,因为鄙人是个深柜狗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总之就是因为大体符合以上几点,我荣幸的成为旗木君的同桌了,痛并快乐着。

总觉得符合以上几点的我入“党”也不是问题了orz

当然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我感受到了一场汹涌澎湃的大三角绝恋……

全学校的人都以为带土君喜欢琳酱,觉得琳酱喜欢旗木君,but旗木君谁也不喜欢。

这是一个普遍的说法,但现在我总觉得似乎不是这样……

比如如果琳酱疑似被人表白,或者其他什么状似现象,带土君一定会炸毛并且表示要决斗!如果是旗木君,带土君则是阴测测的笑着,三五两下就把人往回拖。先怼一顿旗木君再去找那些人算账……

所以很恐怖啊!!!我可能两下也要被怼了……比如——

前几天我们晚自习,是地理课。地理老师趴讲台上研究那个气压图,我们下面就闹开了。相比于带土君的放飞自我,旗木君就非常克制的在复习功课。接着坐在前面的带土君就对旗木君各种挤眉弄眼,但旗木君愣是没看见。然后带土就很委屈,耳朵和脸都红了(其实我觉得是气的)。

然后我就不忍心啊,就瑟瑟发抖的自认为特别隐蔽的戳了一下旗木君。

“啊,中井君?有什么事嘛。”旗木君问我

我拼了老命摇头然后怒盯带土君。旗木君不愧是旗木君,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知道带土君叫他(他真是个天才,这都能看出来)。

然后就大概就是他在闹我在笑的这种模式,两人结束了对话。

然后,我就收到了带土君和琳酱的亲切凝视,尤其是带土!!!!

作为一个怂贱的眼镜男当时吓痴呆好嘛!为了缓解一下,我决定做份试卷冷静冷静。

当我在附加题里写上α的最终数值时,突然就悟了……

带土君这……算不算,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he end——————

此乃真是经历QAQ简直是火葬场,因为跟我做同桌的哥们儿,他女朋友坐我前面的前面……然后他俩上课互动我就莫名负罪感……毕竟,他男朋友跟我做一块儿啊……突然觉得我拆开了他们?????啊,这该死的拆CP罪恶感233333

本宫也是有CP的人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特一下我家CP @扇子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九月授衣,与子同袍!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虽然并没有很高的人气,但还是开放点梗!不知道诸位小可爱有没有想要点的梗呢?除了车车以外(这个辣鸡写不来车车QAQ)随意啊!


最后亲亲我家CP!木啊!


【沙雕】戒海:鸣人和佐助的破损护额

◆戒海,是我在意林看到的一首诗,详见00.

◆群内沙雕联文,都是一发完,我硬生生掰直了哈哈哈有兴趣的小伙伴请私戳 @缘曦洛离  @鱼汤

◆可以当做鸣佐或者佐鸣粮看,只是没打tag, 毕竟..... (指指题目)

◆ooc炸裂!!!肾!有点矫情咳咳.....

◆最后, 祝米娜食用愉快!





00.

没见过海,会梦海,

见过,会梦再见海,

孩子想见海,

有多想就有多纯真,

成人想见海,

有多想就有多情深。

我戒掉想念海,

讲给孩子们见过的每片海。



01.

又梦到佐助死于非命了吗?今天是他的生日吧,做这种梦可真是不吉利。鸣人的脑海里不受控制的回放梦里那个画面——黑白的四周和唯一颜色鲜艳的血。一把苦无扎在佐助的心窝,还有许多千本齐下。最后,鸣人连佐助精致的面孔么看不清,只有一片猩红刺痛他湛蓝的瞳孔。

鸣人喘了口气,随后掀开被子,也没有穿鞋,就赤着脚走到不远处的柜子前。

那上面摆着一个小盒子。

鸣人从里面拿出一个护额,和一般木叶护额并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完美的地方便是横亘其中那道深深的划痕。鸣人炽热的手掌握住磨损有些严重的钢片,感觉到如霜雪的凉意。

就像现在的佐助一样。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鸣人清楚地感受到现在的佐助冷如玄冰。在木叶的佐助还有点人情味,但再次见到佐助后,鸣人惊异于他的巨变。那样的佐助就像刀尖舞动的堕天使,把泪和血吞。他在心里哭泣,却又心甘情愿存在黑暗里,象征性的挣扎。

护额已经有些年份了,鸣人自己的护额都已经换过一次,同样是一个蓝色的绑带的样式。除了没有疤以外,几乎和佐助留下的没有差别。鸣人把它们放在一块儿,就像几年前他们还并肩作战一样——即使现在佐助不在,鸣人也会有种欢欣的感觉。

自己为什么那么弱小,连佐助都没办法保护?明明小樱那么喜欢佐助,为什么他不回多看一眼呢?不留恋他们难道连小樱的真心也不在乎吗?在鸣人看来能得到小樱的倾心,如果是自己绝对会马上回头的。

但佐助不是自己。鸣人清楚的明白这一点,不由得喟叹。

明明想着我们第七班会一起闯荡天下,威名远扬。就像三代爷爷和他年轻时候的弟子纲手婆婆他们那样。

如果是那样,就真好啊……鸣人紧抓着护额渐渐沦陷进自己的美梦里。



02.

“鸣人,你要知道从来没有什么如果。这个世界上也从来没有后悔药,我的死亡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四战后的终结之谷,佐助这样对鸣人说:“你前程似锦,但我不行。”

鸣人不懂为什么佐助会这样说,他只知道梦里那一点被验证了——佐助伤痕累累躺在他的怀里。他的视野除了艳丽的红以外,只剩下黑白。他清晰地感知到佐助抓着他手臂的力量正在减弱,连同体温一起消弭殆尽。鸣人突然想起佐助身穿白衣站在高崖上,黑眸紧盯着他的模样。

那样的黑,让他一眼万年。

那样的黑,令他看清这个世界。



03.

鸣人把佐助带回来木叶,他把年少时收起的护额放在佐助的衣襟里,又拿出另一个完整的护额和他一同放在他的棺木中。他把佐助的名字刻在慰灵碑上,就像一个英雄那样受人敬仰。至于高层的反对,他早就不用听了。

因为没人再有那个实力再来会为难他。

宇智波善用火遁,却身在黑暗的炼狱里备受折磨。黑色的瞳孔下是血海与火凝成的泪水,那就是写轮眼。

鸣人最终选择把佐助火化。在他看来,与其身体腐坏在地下,不如风雨中来,烈火中去,也不亏他宇智波的名姓。




05.

已经从火影职位退休的鸣人还是那副随性而玩劣的样子。他以前经常与卡卡西老师一起去慰灵碑。鸣人看佐助,卡卡西却对着一片空白发呆。

后来卡卡西老师也走了。

当鸣人在打开房门时,看到如同睡着一样趴在书桌上的老师。

他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

鸣人看到卡卡西手肘下压着一张照片。上面有他的父亲、带土、老师和一个不认识的女生。他把照片放回原处。

鸣人送走卡卡西最后一程。



06.

放置佐助护额的盒子空了几十年,没有放进任何东西,仍然摆在原本的位置。

直到有一天,一位到七代目大人家玩耍的孩童打开它,里面的空气重新交换那个孩子端着盒子很好奇的问鸣人:“七代目爷爷,这个盒子为什么要一直放在那里呢?”既然是空的,随便放在哪里收着就好了嘛。在他看来,没有用的东西就该这样收捡。

“因为这里面装过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所以要放在最显眼的地方啊。”七代目扬起爽朗的笑容,碧瞳的颜色清明如雨后天空。她揉了一把孩童毛刺刺的脑袋,将盒子捧在手里放回原来的位置。

“最珍贵的?”孩子追问:“那一定很难得吧。”

“难,也简单。”七代目边说边往外走:“你们今天中午要和我一起吃饭吗?”

“一乐拉面?”孩子跟在后面问。

“对,番茄的。”

“啊!为什么不是鱼板?”

“嗯,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嘛。”

“特殊的日子?”孩子疑惑:“是什么日子?”

“嘿嘿,不告诉你。”年老的七代目露出一个孩童一样顽劣的笑容,随后哈哈大笑的逃开孩子的追打。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呢?


是他,佐助的生日啊。




07.


佐助,之于鸣人,就是那片戒不掉的海。




————the end————

匆匆完结!太沙雕了,我自己都没眼看QAQ

上一棒 :@莫名路人

下一棒: @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