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子不语,余且凡也,安知汝之意哉?

【带卡】再见,保重。

【带卡】再见,保重。
①惯例文笔废
②仍然o o c(已弃疗)
③剧情还是崩
④卡卡西中心,六火卡
⑤大概就是带土让卡卡西做了个梦之类的吧【瘫】
⑥感谢大家观看,别嫌弃,看在我对土哥和33爱得深沉的份儿上ヾ(´∀`。ヾ)

   
今天是卡卡西继任火影的日子,冗长的仪式令他有点儿昏昏欲睡。但事关他要守护的村子以及某人幼稚的愿望,卡卡西还是非常认真尽责的完成了这项任务。

仪式结束后,卡卡西连御神袍也懒得换了,而是去了甜品店买了一些红豆糕。
然后他就戴着这个东西往一个荒凉的方向走。目的地是安葬带土的一个衣冠冢。以带土四战战犯的身份,木叶是绝不容许他的名字仍然留在慰灵碑上的。

但是卡卡西觉得这未免太过残忍。

听说没有墓碑的灵魂都不能找到正确的轮回路呢,就算是以后想要回来看看也没有指引方向的东西。

消瘦的男人拖着繁复的御神袍走过浅绿色的山坡,蓝天上懒散的白云被微风缓慢的拖走,阳光微薰,让他没什么精神的眉眼更加懒散。卡卡西感觉自己走了好久好久,就像这一段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有两万公里那样长。

终于走到墓碑前了。

那一块灰色的小小的并且很方正的石碑被立在一颗枝叶浓密的树下,算是尽到遮风挡雨的能力。卡卡西也没什么忌讳,就着洁白的御神袍席地而坐,端正的坐在墓碑前。他白皙纤长的手指划过墓碑上粗浅的字迹,那是宇智波带土的名字。

“嘛,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啊带土,我当上火影了哦。”卡卡西弯起弯眸露出一个明快的笑容“这算是完成了你小时候的愿望吧。”
他说着,将红豆糕摆在墓碑前。

“呐,你应该还是爱吃这东西的。”卡卡西打开盒子,自顾自拿了一块,在红豆糕的一角留下一个缺口。“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喜欢吃它们,这东西实在是太甜了,甜的太过分了。”就像要把所有的酸涩苦闷都掩盖在过分的甜蜜之下,装作一切都风平浪静美好如初。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带土总是那么理想的想事情了吧,太喜欢甜品了。卡卡西这样玩笑着想。“呐,带土,在你那个世界,你和琳过的好吗?有没有追到她啊?会不会已经要结婚了呢?”男子顿了顿,随即又笑了起来“可惜现在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了啊,不然还真想再看看你那害羞窘迫的样子呢。”他说了一大堆,但回应他的只有树叶晃动的声音,这反而让周围更加沉寂了。

卡卡西意义不明的叹了口气。

他捏着一块残缺的红豆糕,眯着眼睛,从树叶的细缝中望着蓝天。哎,这样的日子还真是适合睡觉。卡卡西这样想,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他的前面是带土的墓碑,墓碑后面是正午热烈的阳光。风轻轻的流过,好像再说什么令人感动的语言。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