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子不语,余且凡也,安知汝之意哉?

【带卡】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又名你我谁仍承受苦难)b

食用说明:
①惯例文笔差
②仍然ooc
③剧情还是崩
④食用需谨慎
——————————————————

4.一样的我们

卡卡西下定决心要去木叶后就快速动身了,他就是这样,一旦决定了就会雷厉风行的完成,绝不拖沓。就算他温和了很多年这点儿也没怎么变过。
   
     赶路的过程是枯燥而疲累的,虽然他是灵体,但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枯燥感爬上心头。不过因为卡卡西能够感觉到胸口小小一团的温暖,所以他忽略了这一点。

     卡卡西没发觉,他早就已经习惯这样活下去了,就算死了那种习惯也深深烙进灵魂。
     他就是要为了带土而活下去。就算是偶尔有自己的思想情绪也不能改变这个初衷,如同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人。
     而这个发条的名字叫做宇智波带土。
    
     纵然如此,卡卡西仍然甘之如饴,比如现在他明明已经死去,但还是要为了带土的一线生机而奔走劳累。这始终是我欠他的。卡卡西这样想。
    
     火之国的夏季比较炎热,毕竟居于内陆,当然也幸亏这一点,火之国的森林比较茂盛,这就让卡卡西稍微好受许多了。嘛,就算他再怎么厉害,作为一个灵体还是会比较怕阳光的。

     兴许是不太撑得住了,卡卡西决定休息一下。否则他会吃不消的,如果自己先倒了,那带土就彻底没得救了啊。

     他靠着树干坐下,将斗笠压了压——这下是彻底遮住一张脸了。卡卡西闭上眼,感觉这样的光线适合他养神,于是就放松下来。

     不过,或许男人的直觉偶尔也有逆天的时候,卡卡西总觉得有人在不远处观望他,但经验告诉他周围真的没人。这让人摸不着头脑,且说自己也没有感觉到恶意,于是卡卡西选择无视了。
      嘛,反正现在自己死的透透的,也不怕人家打,只要带土没事就好了。卡卡西觉得有道理,虽然这样很蠢就是了……
 
     他静坐许久,周围越加聒噪的蝉鸣仿佛在催促他快点儿出发。卡卡西瞧了一眼天色,也不算早得了,赶到木叶说不定还能吃个早些的晚饭。他直起身,再次动起来。
————————————————————————————————————————————————
     卡卡西的预料非常准确,他确实很早就到达木叶,如果没有这个插曲的话,他或许真的已经在吃晚饭了。但是这个意外它偏偏发生了!
    
     在他目光触及的地方,是一个长得很有萌感的小孩儿。这个小孩儿一直盯着木叶的大门,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
    
     卡卡西觉得他非常眼熟……卧槽,这不就是小时候的我?!(容我崩个画风/滑稽)
     卡卡西有点儿幻灭,自从到了这个世界,他遇见的事情就没一个和他世界观完全符合的。但出于好奇心作祟,他还是上前询问了。
     “你好。”卡卡西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但先打招呼一定是没错的!
     “啊,您好。”小“卡卡西”抬起一双死鱼眼,盯着眼前火影打扮的男子,平淡的神色变得有些惊讶,随即问道“六代目大人?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小“卡卡西”出于礼貌询问道。
     “额,没什么。”卡卡西尴尬的笑笑“只是觉得你长得很想我一个故人,所以过来看看。”
     “是嘛?”男孩打量了一下卡卡西“那么非常荣幸。”
      这种淡淡的而且有些别扭的语气让卡卡西有点儿无所适从,难道自己小时候也这样吗?真是让人有够尴尬的。卡卡西无奈的笑起来“你是在等人吗?我看你在这儿站了好久。”
     “啊,是啊,今天要出任务,那个吊车尾的又迟到了,真是麻烦。”涉及到男孩认识的这个人,他的话似乎就变多了。虽然是抱怨,但却有一些淡淡的无奈和温情。
     “是嘛,原来是这样啊,你们可真厉害,这么年轻就已经是一名出色的忍者了。”卡卡西弯起眉眼笑了起来“说起来,在我年轻的时候也有一名这样的队友,虽然也是吊车尾的,不过却意外的很可靠啊。”
     “那么您的队友和他一定不是同一种属性。”男孩歪歪头“他实在没有什么可取之处,要真说的话,那应该就是做很多无厘头的蠢事吧。”
     “你还真是嘴上不留德啊。”卡卡西保持着无奈笑“不过你要知道每一个吊车尾的都是潜力股,说不定以后会产生什么不一样的成就呢。”至少我认识的吊车尾的都很厉害就对了……卡卡西暗自想到。

     “但愿吧。”男孩移开视线,再次紧盯着门后。气氛一时有些凝滞,卡卡西想再说些什么,这个男孩总给他跟熟悉的感觉。
     于是为了带动气氛,卡卡西找了个很烂的话题:“对了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呐,我叫旗木卡卡西,你呢?”
     男孩转过头打量着卡卡西,片刻后才蹦出三个字“畑鹿惊。”
     “挺不错的名字。”卡卡西开启尬聊模式“那么你的队友呢?”
     “他叫带人。”畑鹿惊再次转圜视线盯着大门。“是嘛……”卡卡西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在他思考应该怎么接话时,畑鹿惊一句高呼打断了他的想法“失陪了火影大人,带人到了我要先离开了。”说着也不待卡卡西回应便径直走向大门。
    
     卡卡西顺着畑鹿惊行走的方向望去,不由得愣住了。穿过大门的轮廓,落入眼中的是一个黑发黑眸的男孩,他有着短炸的头发,一双圆而大的眼睛以及一副很有标志性的护目镜。他正极速的向这里奔跑,脸上带着迟到的慌张。他的身后是木叶正午绚烂的阳光,衬着男孩充满活力的身影,仿佛跨越了整个空间。
      那是带土?不,那是畑鹿惊的吊车尾啊……卡卡西自嘲的笑了起来,弯弯的眉眼仿佛一轮清冷的月牙。

————————————————————————————

米娜桑,我就求个评论【哭】虽然真的挺烂的……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