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鹿森,小鹿,三木都可以任性呼唤√别叫我三鹿就行QAQ我不是毒奶QAQ

【带卡】再见,保重(中)

①惯例文笔差
②仍然ooc
③剧情还是崩
④食用需谨慎

    “那么今天就这样了各位,解散。”卡卡西笑着说完这句话,然后做了个手势就转身离开。嘛,真是好久没回木叶了,这个任务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
    “这样说的话……”卡卡西耷拉着眼皮“似乎也很久没去看父亲和老师他们了。”他说“不知道带土有没有去看。”
   
    他碎碎念着,但脚步却很快速的往最近的花店赶去,他想去慰灵碑看看了。
   
    所以就算天色不早了,卡卡西还是去了慰灵碑,这简直就是一个仪式,一旦太久不去碰它就感觉缺了什么。
    幸好带土不在那上面。卡卡西如是想着。
   
    最好是这样。
 
通往慰灵碑的路程对于卡卡西来说是短暂而又漫长的,总的来说,木叶没多大,用忍者的速度一天都可以走个几百圈儿,但最漫长的距离一定是去慰灵碑的路程,那真是太远了。

就好像要跨越两个世界一样。这是卡卡西的总结。

夕阳下落到天与山交接的地方,留下一块小小的圆弧还在发光发热。太阳最后的光芒还在尽职尽责的照耀着大地,把人和物的影子拉的很长,仿佛要给影子们摆脱肉体的自由。
卡卡西高而瘦的身躯投下的阴影却足以覆盖整个慰灵碑,是太阳快要消失了。

卡卡西想要说什么,他总觉得来慰灵碑是一定要和某个人说话,但对着父亲和老师的名字卡卡西一句话都憋不出来。总觉得不是对他们说呢……

他盯了很久,直到石碑上工整的刻痕渐渐模糊成重影才蹲下身,将早已准备好的花放到碑前。然后接着盯着碑面。

“嘛,时间也不早了。”卡卡西望了望黑透的天空“我也该同您与老师说晚安了,那么明天再来吧,虽然总觉得哪儿不对,但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不妥。”话音落下,卡卡西刚转过身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人影缓缓走过来。他努力的穿过黑暗辨认了一下,然后叫出一个名字——
“带土?”

“啊,卡卡西!你也来看老师他们吗?粟米马赛,我今天有点儿忙,你知道的火影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带土听到卡卡西的声音简直是狂奔过来,然后兴奋的跟他说了一大堆的白话。

“看得出来,你连御神袍都没有换啊。”卡卡西无奈的摇摇头,心里却在想:带土当上火影了呀!可是是什么时候的事?自己怎么没印象?嘛,不管了,反正也没什么不对,带土应该不会骗自己。

“我就知道你会体谅我的!”带土拍拍卡卡西的肩膀“我说你出任务的时间也太久了,我一掌下去都没几两肉诶!”

“这种话你不是应该对琳说吗?”卡卡西笑着“再说了,我瘦几两很令人吃惊吗?那种大腹便便的样子我可不怎么稀罕的来啊!”

“说的也是!”带土揽着卡卡西的肩膀又在慰灵碑前站定,顺手将一捧百合放在碑前。

两人方才的对话算是告一段落了。

于是就剩下长久的沉默。

夏夜的蝉鸣在丛林中此起彼伏,明亮的繁星缀在夜空中,像一张华丽的牢笼要网罗世间所有美好将其化作美丽冰冷的云雾,然后慢慢消散于天地之间。

卡卡西觉得自己么耳膜嗡嗡作响,配合着蝉鸣竟然有一点儿喧闹。他放在裤兜里的双手紧了紧。
“呐,卡卡西。”带土抬起头,望着璀璨的星空“你知道吗,我真开心,现在我已经是五代目火影了。”

“是啊,令人不可思议却又理所当然。”卡卡西也抬起头“不过这是你应得的,带土。”

“哼,难得见你肯定我啊我说。”带土哼笑一声,带些一些得意个许多欢愉。

“嘛,偶尔夸夸吊车尾的也是一种生活乐趣。”卡卡西耸肩。

“就当如此吧。”带土无厘头的应答了一声,这和前面的对话比较起来实在是不伦不类,不过卡卡西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

当然,带土也并不是很想接刚刚的话茬。

他转过头,看着卡卡西的侧脸,突然就笑了。他说“你知道吗卡卡西。”

“什么?”卡卡西也转过头来,看着带土带着笑意的脸。

“我要结婚了哦。”他抬了抬斗笠“和琳。”

卡卡西放在裤兜的手松了,他也笑起来“嘛,恭喜了,终于修成正果了啊。”

“是啊……”带土笑着并且这样应答着。

修成正果了哦,卡卡西。

修成正果了吗,恭喜你啊,带土

————————————————————
求个评论【瘫】虽然很差,但还是想看看米娜桑可爱的话语啊【躺平】

评论(1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