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子不语,余且凡也,安知汝之意哉?

【带卡】他


①一篇完结
②这是个没逻辑没道理没头也没尾的脑洞。
③他就是他,至于是哪个他老爷们看着猜【滑稽】
④这不是报社23333不仅不报社,还非常肉麻,没错,我就是要放毒【滑稽】

他第一次知道那个人是在逛贴吧的时候。

那段时间他出了一次车祸,脑袋出了点问题,总是毫无征兆的失去意识,就是那一段日子里,他头一次看到那个人的一张图片——

银色的头发,没精打采的死鱼眼,整张脸90%都遮的严严实实。

这个人有点差劲啊……他想。

第二次看到那个人,是在看了《火影》相关内容后决定去看看漫画。当手机亮起来,点开图页,就看到他。黑白色的画面还有莫名熟悉的风景。

看到抢铃铛时,他不由得想,这个人还是蛮厉害的虽然有些不靠谱。他笑了笑,决定以后要多多关注这个人。毕竟他怎么看都比那三个幼稚小鬼有看头。

然后就是水之国的任务了。

这里就是他真正着迷的时候。

他看到那个人笑的弯弯的眼睛,说不会让人伤害他的同伴,他站起来空手挡住敌人的刀,看着他能力使用过度而晕倒。

他突然很心疼,一种为他担心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种伤一定很疼,血都流出来了。那些水他看着都觉得窒息,还有眼睛也一定很疼的吧?他盯着那个人晕倒的画面看了很久。好一会儿才点开下一页,却又好几次翻回来,仍旧盯着那张图,心里又酸又胀。

然后他就发疯一样的看下去,明明是和他不相关的人的人生,明明没有真实存在,但他就是想要知道那个人的故事。

直到他看到那个人和“斑”第一次遇见。

他在贴吧看到过,这个所谓的“斑”就是那个人心心念念十八年的宇智波带土。他突然就想到站在慰灵碑前的那个人的背影,孤零零的,头上晴朗或者阴沉的天空像是要压垮这人本就不够强壮的身躯。

可这个人仍然站着。

那个宇智波带土有什么好呢?让你惦记那么久。他想着,又很幼稚的瞪了一眼画面上的“斑”。你看,你这样让他苟延残喘,也该偿还够了吧!

这种着魔的状态像毒药一样,绕在心里,放不下,戒不掉,闭上眼睛时就是那个人的悲欢,跟着一起哀乐。

他看着那个人独自走在自己的世界里,用十三年活自己,十八年活别人,最后还是没能逃出孤家寡人的命运。

心像蚂蚁在啃噬。

他下定决心,猛的关掉手机。看着窗外蒙蒙亮的天,他决定明天团队活动就不带手机了。

他果真把手机扔在家里,不在看那些画面和那个人。

因为隔着一个次元,抓心挠肺,心疼不能保护,喜欢说不出口。像一块刺,如鲠在喉。

现在他决意拔掉。

他和那个人不属于同一个世界,他以后会娶妻生子然后平凡的生活直到死去,而那个人也会在也要在自己的世界风雨一生,继续自己的传奇。

他背上背包,换好衣服。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清晨的阳光瞬间涌入屋内,刺的他眼睛生疼,也让沉重的心绪得到一些缓解。被那些虚构情节同化的悲哀也似乎填起一点阳光。

这是个好天气,他想。

他很开心的玩了一整天。和朋友去踏青,一群人野餐,爬山,到山顶一览天下风光。他感到快乐了,又有些傲然和豁达。

可是快乐的日子很短,黄昏时山脚还有最后一班客车等着他。

夕阳在边缘的天际晕出血红的颜色,那是太阳最后一点辉煌。黑夜从四面八方涌来,像泼来的墨,灌满而轻柔的扼杀掉这点薄弱的光芒。

他独自坐在靠窗的位置,这趟车人很少,因为傍晚时候人们都差不多回家了。

他看着夕阳的变化,白天因为玩乐而激动的情绪渐渐消散。此时极端理智的思想和宛若实体化的孤独翻涌而上,让攒了一天的热血凝固冷却。

他突然失魂落魄起来,望着窗外。

天已经黑了,车里亮着惨白的灯。

他仍然看着窗外,玻璃映出他的脸。悲伤难过和让人窒息的茫然渐渐收拢,变成一张麻木的脸,面无表情。

玻璃里,一只红色的眼瞳一闪而过。

他看的如此清晰,就像见到了宇智波带土的脸。

他没有反应。

可是内心又躁动不安。

车终于到站。

门终于打开。

他冲出车门,直奔卧室。他顾不得开灯,而是接着窗外的微光直接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打开贴吧。

在贴吧的首页,他第三次看到那个人。

他看到他站在高台上,穿着洁白的火影袍,伸开双臂,脸上带着恬淡到不真实的笑容。可是又好像没有笑。

他盯着那张图很久很久。接着就抱着手机,在黑暗里躺在冰凉的地板上。

当寒冷的感觉漫上头顶时,
他终于嚎啕大哭。
————————————————————————
完了完了,没错就是这么肉麻。这几天被学业磋磨惨了简直想死。

老实说,这个主人公想不想沉迷二次元不可自拔的熊孩子【滑稽脸】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