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鹿森,小鹿,三木都可以任性呼唤√别叫我三鹿就行QAQ我不是毒奶QAQ

九转轮生之术【片段】

九转轮生术【片段】
①私设超多,架空。√
②一个超大的脑洞,可能有那么点儿中国风√
③cp向可能不是很明显,总之我只是囤梗√
④觉得行就评论一下或者小心心什么的23333

片段①


“嗯?九转轮生之术?你问这个干嘛!怎么?翅膀硬了要跟千手家的去找九转墓?”斑懒懒的躺在树下,面容微醺。他刚刚喝了点酒,现在有点儿晕乎乎的。

“不是啦老祖宗。”带土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笑:“前几天听琳讲了个故事,就是那个九转轮生之术,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斑斜睨着带土,突然就笑起来:“呵呵,没想到千手柱间那个老东西那么大方,九转轮生之术的资料都舍得给你们小辈看,搞得我们宇智波多小气似的。”斑的脸有些发红,他盖上酒葫芦撑着身子做起来,看着一旁显得局促的带土,说:“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你听过尾兽柱吗?”

“听过!小时候父亲同我说过,不过那好像不是吉利的东西。”带土回答。

“嗯,啊,吉不吉利不重要,所谓尾兽柱嘛,就是发动月之眼的装置,一共九个,分别叫做什么你也知道。”斑摆了摆手:“另外就是月之眼,那东西也不能分出个好坏,好能创世,怪能灭世,反正也没谁见过。不过我劝告你,最好不要去找那劳什子东西,到时候后悔一辈子。”

斑原本醉醺醺的脸突然扬起一抹冷笑,没有平日里嘲讽的含义,是那种真正的冷。

片段②

“斑爷您这还是通融通融啊,咱们这些挑夫谁不知道水之国难走,陆路完了还要走水路呢!您这不加点儿钱……”那魁梧挑夫为难的道出原因,说白了就是钱少了不给运。

斑斜睨一眼,对身后的绝打了个手势。绝会意,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一袋子钱币:“你可掂量好咯,这水之国的路是走还是不走?”

“走走走!”那挑夫也不含糊,拿了钱就要去搬东西,刚走一半儿就被斑叫住了:“搬东西小心点儿,爷那箱子里,可有着些你赔不起的东西!”

挑夫忙不迭点头,转身连滚带爬的往货跟前儿走。这谁不知道宇智波家的都有一双写轮眼?断阴阳,知生死,掌轮回。得罪了这个家的人,别说消財破灾,就是保命都难。


斑说的东西是早些年柱间送的一枚求道玉。年代久远,算是件宝物。这个求道玉同样有九枚,每枚对应一个尾兽柱,别家不知道,这东西怕是九转墓在世界里最后的联系了。目前已知的,也就自己和柱间手里有。

“行了,差不多了就别磨蹭!天黑之前要到水之国!”斑撂下话就抬脚往前边儿走。到时候去晚了,柱间那个老东西指不定怎么说事儿……他这样想。

前段③

宇智波带土知道旗木卡卡西说的都是真的,他潜意识里相信他是对的,可是又出自本能的反抗。

他不能就这样否认斑和柱间做的一切。假如尾兽柱的最终作用只是开启月之眼执行灭世计划,那恐怕千手和宇智波就是世界的罪人!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确实不是真的,还是有一个解决办法。”卡卡西认真的看着带土稍显稚嫩的脸,他现在已经八百多岁了,和带土一起长大的旗木卡卡西不过是他用幻术批的皮,可很久之前,他确实陪着宇智波带土长大。

“是什么?”带土迫切的询问,他急需要解开这个死结的办法。

“我是十尾,啊,也就是宇智波斑跟你说的九转墓守墓神兽,但我并不是真的守墓兽,在我之前,真正的十尾已经坐化了。”卡卡西眼睑低垂,似乎有些怀念:“我在你身边呆了十八年,为的就是将我对你的承诺交还,带土,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那之后,你一定要做一个足够强大的守墓兽,就让辉夜姬永远成为传说吧。”

卡卡西伸出一只细白的手,停在带土身前:“带土,这是最后一次离开了,这次我打招呼了哦。”

片段④

“吊车尾!你已经喝了两壶水了!你是想我们待会儿喝西北风吗?!”佐助一把抢过鸣人手里的水壶,气愤的拧上了盖子。

“纳尼?!我喝水怎么了又不是喝的你的得把哟!”鸣人抢不过水壶,于是重重的锤了一下沙地。
“哼!”佐助冷哼一声便是不想理他。

鸣人生了会儿闷气,又实在是憋的慌,小樱现忙着给大家治疗,没空理自己。他看了一眼佐助,撇了撇嘴,说:“你说咱们什么时候到风之国?沙漠倒是有了,可是砂隐村我连边儿都没瞧见得把哟!”

“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见到我爱罗?”佐助冷笑着问:“你可别忘了他的身份!”

“身份怎么了?不就是守鹤柱的人柱力吗?我还是九喇嘛的呢得把哟……”鸣人刚开始还吼得挺有劲儿的,越到后面反而越小声了:“总之!佐助!你不能讨厌身为人柱力的我们!”鸣人的神色有点儿失落,连带着满头金发也有些暗淡了。佐助愣了愣,觉得自己好像说的是挺过分的,于是把水送到他面前:“喝点儿吧,到时候渴晕了我可不管你。”

“知道了…”鸣人拿过水壶。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