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鹿森,小鹿,三木都可以任性呼唤√别叫我三鹿就行QAQ我不是毒奶QAQ

‖重蹈覆辙‖(一)

‖重 蹈 覆 辙‖(一)

①ooc预警!!!宇智波三件套√(带卡带,佐鸣佐,微止鼬,说白了就是cp可能不是很明显?),对不起小樱什么的被博主强行蝴蝶成路人了……所以樱哥什么的……

②嗯……反抗组织“木叶”以及篡位团藏国王……√总之,世界设定比较混乱,毕竟ab都可以任性设定世界为什么我不行!(理直气壮)

③真·太子殿下√强行解释鸣人为什么姓漩涡√
私设满天飞√

④开头正经后面直接变说书文风但说不定什么时候又正回来……采用倒叙法,所以开头看到什么不好因素请不要大惊小怪√

⑤这可能是个长篇嗯……或许会比较啰嗦……

写在前面的废话( ̄▽ ̄)/

‖在这里呢私设较多,比如木叶变为国王专用情报部门以及刺杀部门(暗卫)√,设定诸侯/木叶暗卫/后期暂时身份保密土,设定木叶暗卫/后期身份暂时保密卡,鼬仍然叛出木叶加入团藏杀手组织晓,不过没有灭族事件,也不会死,止水健在。宇智波私设非家族,而是家庭(我想大家应该能懂吧……)所以并不存在族人什么的。嗯……不说了,再说或许就剧透了,那么开始了√‖




1.

带土已经很多天没有合过眼了。

近几天王国内部暗流汹涌,国王志村团藏的动作也越加频繁。作为明面上的诸侯,暗地里的刺杀者,带土都数不清自己到底抹了多少人的脖子。

他脱下仍带着风霜和血腥气的衣袍,将之随意扔在一边,让自己沉入管家早已贴心备好的浴汤之中。带土闭着眼睛,许久之后他轻轻呼口气,浴室里湿热的蒸汽将他带着伤疤的脸没入其中。带土一遍一遍的清洗自己的身体,仿佛要搓下一层皮。

“嘁,之前总嫌弃卡卡西的洁癖,没想到如今自己也重蹈覆辙了,真是讽刺啊。”轻嘲的语气回荡在空旷的浴室里,也没人回答他的话。带土笑了笑,算是给自己的话语一个结尾。他扯过一旁宽松的黑色衣袍裹好身体,踩着木屐往书房走去。那里的文件已经堆积如山,而他还没来得及批阅。

这注定他又要工作到很晚。

桌角处跳跃的烛火映出带土端正的身影,他快速的翻阅各种文件,期望早点儿摆脱这样枯燥而疲劳的重复动作。于是直到双眼酸胀不已时带土才得以抬头看向一旁的石英钟。

已经是午夜了。

他又转动僵硬的脖子,视线只需稍稍偏移即可看到旁边的浮雕相框。那里面装着一个人的照片,那人笑的很随和,弯弯的眉眼像藏着温暖的阳光。即使这个笑容被面罩当去一半也依然感染了带土,让他忍不住跟着微笑起来。

以前的带土觉得卡卡西一定不会露出这种表情,毕竟小时候的他是个既冷酷又毒舌的人。现在自己却又不得不认输,也终于以另一种方式知道他的温柔和笑容。

但是自己加注在他身上的伤痛有多少呢?带土却早就不能确定了。

于是他的笑容渐渐消失,直到某位不速之客——宇智波佐助的到来,这笑容彻底烟消云散。

“还没睡?小叔叔。”佐助速度很快,即便是带土都只感觉到一点动静他就已经站在面前。虽然佐助的语气有些关心,但后面那声“小叔叔”微微上扬的声调总有那么些嘲讽的感觉。

“你不也是?”带土将笔随手扔在一旁,双手交叉放在腹部做出松散的样子。他看着眼神一身黑衣的少年,兀的扯出一个恶劣的笑容:“怎么,怕你家小太子明天死了所以来找我这个小叔叔谈谈心?”

佐助并未接话,但双目却凌厉的扫过带土。

他腰间的草薙剑在烛光下折射出一缕冷芒,直刺入带土漆黑的瞳孔。带土耸耸肩,眨了眨不适的双眼,随即淡淡的切入正题:“放心吧,一切都会很顺利。”他用余光观察着佐助,见他没什么反应,便又加了一句:“我保证。”并且附加一个和善的笑容,很像一位称职的长辈。这笑容让佐助忍不住去看桌边那张相片,他盯了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希望如此,你……”

佐助欲言又止。

“放心吧,就明天,一切都会结束。”带土将相框放倒扣在桌子上,这下彻底看不到那张脸了。紧接着,就像确定一样,他又重复道:“就明天。”

佐助咽下刚才想说的话,他意识到自己似乎也没有办法去劝这个家伙全身而退。于是他说:“你再去见琳前辈一面吧。”

听到这句话,带土原本有神的眼睛暗了暗,随即摇头。否认了佐助的提议。

作为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佐助最终没有多说,也没问为什么,只是沉默的站了一会儿便纵身离去。

而他身后,独处一室的带土却轻轻的说:“我做了那样的事,琳又怎么会原谅我呢?”

黑暗的房间中,快要燃尽的蜡烛爆出一朵灯花。带土伸出右手,他看着手掌上的脉络,他说:“谁让我,亲手杀死了卡卡西。”



2.

其实很多年前,带土还不是火之国的诸侯,这个国家的国王也不是团藏。它原本是属于女王漩涡玖辛奈的。玖辛奈是一位足够贤明的君王,而仁慈的君主也会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玖辛奈女王和火之国最英勇的亲王波风水门相爱并且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谁都知道波风水门真正的工作是什么——负责保护女王安危的,名为木叶的暗卫组织首领,而这个首领除却一个打掩护的亲王身份外,也被称作“火影”。

没有人会反对英雄与美人的幸福。何况这位英雄不仅武艺高强,同时也正如火之国姑娘们所说的那样是个俊秀的男人。

他们是天底下最般配的一对。

两人婚后一年,水门夫妇生下一个男孩。他们为其取名“鸣人”,并理所当然的册为储君,姓着“漩涡”这个高贵的姓氏。

然而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且易碎的。在这个阖家欢乐的国度,野心和欲望也在慢慢的滋生。

在鸣人满四岁的这天,身为诸侯之一的团藏发动政变。待到女王夫妇发现时却为时已晚。负责保卫的木叶暗卫被团藏的死士“根”潜入,再加上明面上的军队攻击,王宫腹背受敌,整个营救计划全面崩溃。

慌乱中,玖辛奈当机立断,以女王的身份命令意图与自己共患难的波风水门带着漩涡王朝最后的希望——太子鸣人立刻出逃!务必保证储君安全。

作为一国之君的玖辛奈自然不能逃离王宫,她要尽到作为女王最后的职责:维护漩涡一族王者的尊严。

一个家庭就这样支离破碎。

当这对自以为坚强的夫妻背过身走向不同的道路时,都没有看到对方汹涌的泪水。

自此,便是永别。




3.

团藏的野心令他不可能就此收手。所有威胁到他统治的因素都必须赶尽杀绝!可惜因为木叶那帮子暗卫的全力以赴,他并不能水门一行人的具体位置。

他心急如焚。

而另一个名为“绝”的人也趁机粉墨登场。

作为火之国暗地里最厉害的情报贩子,他希望可以和团藏合作。而他所求的不过是更多财富与高贵的地位。

团藏欣然同意。很明显,这是一桩绝对划算的买卖。拥有绝他就可以永绝后患,并且这份力量他可以一直沿用。而他所要支付的报酬不过是一个高贵的地位和一点儿不起眼的俸禄。

这妙极了。

他立即授予绝伯爵的称号,并表示事成之后升为亲王,这直接跨越了“公爵”位阶。对此,绝乐意至极。

两个被利益捆绑在一起的人一拍即合。凭着各自的本领,终于在一年之后干掉逃亡的波风水门。

然而水门早有打算,他竟然将太子鸣人暗中送走。


当真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不过水门也因为作为明面上的“栈道”而死于非命。同时丧生的,还有“木叶白牙”旗木朔茂以及富岳夫妇。

自此,木叶开始于尘世渐渐销声匿迹,休养生息。并准备于三年以后开启复 国计划。

————————————————————
先来点儿试试水√,诶嘿嘿,文笔不不咋滴,各位筒子们能看到这儿令我非常开心(撒花花)
主要是第一次长篇,而且设定略微混乱。有些紧张。
另外。这篇文,主线是带土和卡卡西,嗯……所以无差你们应该不介意吧?*٩(๑´∀`๑)ง*

评论(1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