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鹿森,小鹿,三木都可以任性呼唤√别叫我三鹿就行QAQ我不是毒奶QAQ

‖重蹈覆辙‖(二)

‖重蹈覆辙‖(二)

①嗯该说的在第一章说的差不多了,如果要看前面的文章可以点击第一个“重蹈覆辙”的tag,原谅不会打那种文字链接的博主吧……

②设定添加:卡卡西设定十七岁,带土设定十八岁。神无毗桥事件设定发生在这里,双存活向。

③暗卫佐和太子鸣了解一下?ヽ( ̄ω ̄( ̄ω ̄〃)ゝ

④科技树仍然很迷的世界观√开篇卡卡西个人心理描写,比较长,因为比较重要事关以后剧情……嘛,总之忍受一下博主不堪入目的文笔和手法吧……

⑤这一章会很啰嗦……很长……剧情缓慢犹如龟爬……目前仍是铺垫章节……正剧还在loading……

那么,食用愉快~(*σ´∀`)σ


4.

卡卡西这一辈是继水门那一代后最快成长起来的新生力量。在失去这位优秀的导师后,水门班变得消沉起来。好在有三代目引导,不然这三个人真是要把自己给闷死。

不过卡卡西临近闷死也不远了,毕竟带土的事对他打击很大。

这主要还是神无毗桥战役的事情。
此次战役的代价是使他失去左眼并新添一道伤疤,这也没什么,毕竟带土能够平安无事。好吧,除却他右脸的伤痕,还有他因为移植给自己眼睛而遮住的左眼。

死亡的经历卡卡西深有体会,可作为暗卫这又是必然的。指不定哪天就窝囊的死在某个地方,无名无姓的化为一堆枯骨,所以根本没必要多么在意。在父亲和老师死后,卡卡西一遍又一遍这样告诫自己。

可是神无毗桥战役发生了,它重创了带土。而现在卡卡西除了责怪自己能力不够以外就只能怨恨团藏。

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漩涡一族最后的希望在木叶?这是木叶的使命,自己的父亲也因此亡命,死前极言务必要保护好太子。

这一切让十七岁的卡卡西开始变得更加阴冷而沉默,本就寡言的人显得越发的孤寂。

卡卡西自三岁起就在木叶暗营生活,那时候母亲刚刚过世,啊,就是死在某一次任务里面。此后七年他都在刻苦修炼,力图保护好自己看重的人。比如父亲、比如带土、比如琳、比如老师一家亦或是火之国这样一个美好的地方。但这注定只是妄想,一个小孩子,五岁开始接触刀枪棍棒,十岁学会暗杀,十三岁成为顶级刺客。那时卡卡西的父亲还在,或许他本不用这样刀口舔血,但旗木一族的骄傲不允许他这样做,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父亲早出晚归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在外面。所以变强是必不可少的。

卡卡西的成就足以令许多武者穷其一生也望尘莫及,可他想要保护的人已经一个一个离他远去。

他似乎天生孤煞,自记事起就在不断失去,直到现在也一样。卡卡西安静的坐在树荫下,他有些茫然的望着不远处聊的很开心的带土和琳,虽是是带土单方面的。卡卡西冷漠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去看带土的脸,布满疤痕的右边,还没有补上另外一只眼睛的,带土的脸。

说好要保护的自己,现在连最亲近的友人也难以周全。

卡卡西忽然觉得阳光过于明媚,刺的双眼生疼。他收回视线,低下自己的头颅。远远看去他似乎是在假寐。但事实上只有卡卡西知道,他实在是很难过。然而多年的黑暗生涯让他变得冷硬,连流泪的权利也逐渐消磨殆尽。

他有时候会很惶恐。十三岁才开始接受培训,直到现在已经十七八岁也没有真正杀过人的带土和琳真的能平安终老,他真的能够护他们那么久?他们会不会在某一天像父亲母亲和老师那样死去呢?被敌人一刀穿心或者折磨致死?

卡卡西的联想令自己浑身冰凉,他孤独的坐在阴影里,望着阳光下追赶着琳的,带土充满活力的背影。

他突然变得惶惑不安。

卡卡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到底该怎么做,怎么做才是对的呢?




5.

鸣人今年已经长满八岁,在王朝还没有覆灭前,也是该培养心腹的时候了。为此,三代目决定派遣一位足够忠诚的暗卫去担任这个职位。虽然,这里的人都挺忠诚的……

木叶随着这几年的修养逐渐分化为明面和暗面。

暗部的人仍然继续木叶原本的职责——保护好鸣人以及组织的重要头领,负责各种暗杀和秘密任务。诚然,这里面全都是些顶级人才。

明面的人全部伪装成走镖者,开了一家名字叫做“九尾”的镖局用来掩饰木叶的存在,同时负责木叶的经济来源和情报收集,而主持这个镖局的则是头脑灵活的奈良父子。

说这些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三代目猿飞日斩不知道该选择那边,是九尾的人还是暗部的人。为了这个人选足够优质,所以他在两个部门中各选了一名:一位是来自九尾的秋山吉庆,一位是来自暗部的宇智波佐助。

前者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后者则沉默寡言武艺高强。他们的共同点在于都和鸣人年纪相仿,佐助要大鸣人半岁。

三代目决定让二人都去鸣人身边呆上一阵子,届时再做决断。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秋山吉庆主动拒绝了这个荣耀的任务。

当三代目问及原因时,秋山吉庆的脸上满满的全是嘲讽,他说:“难道三代目大人不知道吗?呵呵,总之,我可不想去保护一个享受我们荫庇而毫无作为的懦弱太子!”

“你!”一边协助的纲手美目圆睁,拳头早已挥出,眼看就要揍飞口无遮拦的秋山。不过幸好佐助眼疾手快地接下了这一招,成功护住吓呆的秋山,让他幸免于难。

好吧,或许潜意识里佐助也是认同秋山的话的。

“够了,纲手!”猿飞日斩喝止了纲手的动作,他的语气带了些严厉,迫使纲手收敛了动作。两人迅速分开,佐助再次退回原本的位置,仍旧沉默着,眉目平淡。

纲手有些不服气,她与玖辛奈是忘年交,自然看不惯别人说鸣人不对。碍于三代的面子,她也只能气闷的对秋山说了句:“小子,嘴巴放干净点儿!”以此达到恐吓的目的。

三代目摇摇头,示意纲手退下,然后看向一旁身着暗卫服的宇智波后裔,说:“那么这个任务就是你的了佐助,你有什么异议吗?”

佐助当然没有异议,他从来不是挑三拣四的属下。如果是任务的话,佐助会很乐意接受,反正只是任务而已。

所以说,佐助最看重的从来不是某个人,而是任务。

直到现在,佐助也还记得宇智波鼬叛变的那个晚上木叶对宇智波们异样的眼光。而作为宇智波的一员,佐助无论如何也要洗清鼬留下来的污点。虽然途径偏执,但总比宇智波带土那个现在还没粘过血的吊车尾好。佐助一直是这么想的,他就是看不惯这个向往着光明想要平淡过完一生的宇智波成员,明明已经有十八岁了,但总是躲在卡卡西前辈身后做一些明面上的后勤,对于给宇智波抹黑的鼬也没有丝毫憎恶,只顾自己过日子!

基于这样的理由,佐助完全不会拒绝三代的要求,他接下了这个任务。

“好吧,”三代终于笑起来,随即他对着空气喊道:“卡卡西,麻烦你了。”

一个黑影应声而出,他的动作很快,至少佐助没看清楚卡卡西是从哪儿出来的。

卡卡西这样一番动作说明他之前一直在这个房间,可是佐助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气息。

他已经这么厉害了吗……佐助在卡卡西的打量之下愣了许久,因为他记得两年前卡卡西教导他刀术时还没有这么快的身法。不过佐助好歹也是一个拥有战斗经验的暗卫,所以很快就回过神,并且很有礼貌的对着卡卡西鞠躬,说:“卡卡西老师,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卡卡西淡淡的应下来:“如果没什么事,咱们就走吧。”他显然没有继续拖沓下去的意思。


佐助也没有废话,对三代目行礼后便跟随银发青年离开。


一路上佐助都没有说话,他实在是想不通一件事情。在他看来,保护太子这件事让身为四代目直系弟子的旗木卡卡西来执行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三代目偏偏要用他这样一个初露锋芒的新人,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自己与太子年纪相仿吗?

佐助毫无头绪,也想不通透。于是他暂时放弃思考,抬头看向前面领路人的背影。

沉寂,瘦削,冷漠。

这就是目前为止卡卡西给佐助所有的印象,没有一点儿少年人的活力,至少两年前的卡卡西还没这么波澜不惊并且充满压抑,。佐助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卡卡西身体里的风雨欲来,即使这个人没什么表露。

或许是我的错觉吧……佐助就这样草草定论,并不是他不愿意深究,而是因为有人中途截断了他的思路。



6.

“卡卡西老师!”一个橙黄色的身影从庭院内直奔门口两人,并且一把抓住卡卡西的衣摆。没错,这就是那个打断佐助思绪的熊孩子。

也不知道为什么,佐助看到这一幕莫名觉得头疼。他总觉得和这位看似纯良的任务对象相处下来的日子……好吧,或许是跟随一辈子,他可能不太能应付的过来。


鸣人先是和卡卡西愉快的打过招呼,然后终于注意到跟在卡卡西身后的黑发男孩。

这个男生比自己高半个头,看起来很臭屁。总是冷着一张脸,除却那副好看的皮囊,这个人浑身都散发着令鸣人不爽的气息。

鸣人是挺不爽的,主要是因为自己竟然夸佐助好看!鸣人的表情立刻就精彩的不行。

然而一边的佐助却像看白痴一样盯着表情丰富如调色板一样的的鸣人。

这就让粗神经的鸣人更不爽了。

“喂!你那什么眼神啊嘚吧哟!”鸣人故作凶狠地吼道。

“好了鸣人,不要那么没有礼貌。”卡卡西无奈的笑笑,右手按在名人金黄的头发上揉了一把,并指着佐说:“呐,这是三代目大人派来保护你的宇智波佐助,你要和他好好相处,知道吗?”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鸣人殿下。”佐助顺势对鸣人进行基本的问候。没有跪拜礼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的见面,头一句对话就体现的双方有多看不惯。或者说,宇智波佐助根本不认同太子漩涡鸣人。

鸣人哼了哼,虽然有些难过,但也并没有表现出来。这种情况他见的太多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鸣人迅速掠过这个插曲,他只是问:“卡卡西老师不来保护我教我刀术了吗?我才不要笨蛋佐助教我呢嘚吧哟!!”

“哼!白痴!”佐助不甘示弱的回嘴。

然而,一旁听到鸣人的问话的卡卡西放在鸣人金发上的手顿了顿,随即淡淡的说:“不了,从明天起我就要出一趟远门,或许今后都不怎么回来了。”

“诶?为什么嘚吧哟!”鸣人瞪了瞪眼睛:“卡卡西老师的任务很多吗?要一直外出?”一旁的佐助虽然没做声,但也看向卡卡西表示同样的疑问。

“嘛,等到鸣人长大就知道了。”卡卡西又揉了把鸣人的金毛:“大人总是很忙。”然后卡卡西收回那只纤长而苍白的手,随便找了个听起来很合理的借口匆匆离开。

在卡卡西走后,鸣人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然后他怔怔地向一旁的黑发少年,询问:“呐,佐助,你说,卡卡西老师是不是不会回来了?”这一次鸣人连口癖都没有带出来。

然而佐助并不想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并且怼了他一句白痴。

即使他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说……宇智波的人,都是嘴硬的属性啊……

————————————————————

嗯……突然不造要说啥……

写傻了,来来回回改了好多遍,然而还是不知道能不能算是好看……(躺)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