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鹿森,小鹿,三木都可以任性呼唤√别叫我三鹿就行QAQ我不是毒奶QAQ

‖重蹈覆辙‖(三)

‖重蹈覆辙‖(三)

★终于,终于摸到主线边边了 (; ̄ェ ̄)

☆啊……应该是边边吧……(; ̄д ̄)



7.

卡卡西被俘虏了。

好容易容易逃回木叶的带土和琳带回的消息,就是卡卡西被俘虏了。主语是卡卡西,动词是俘虏,不是带土也不是琳,是那个杀伐果决,天才一样的卡卡西。

沉重的气氛再次笼罩在木叶的上空。木叶内部人员,尤其是像卡卡西这样的中流砥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遭遇了。但它偏偏出现了,而且还是在木叶策划第一次反扑这个节骨眼上。

事情是这样的。

新国王团藏听绝的意见,将“根”变为禁卫。而重新组建“晓”的机构专门负责从前根的任务,即刺杀与情报收集。

据王宫探子来报,近期晓的两名成员将会去火之国南边的南贺镇进行刺杀活动。为了打探这个组织的底细,三代目派遣以卡卡西为首的三人小队出发完成这个任务。队员就是初出茅庐,才刚开始执行任务的带土和琳。然后不妙的是,晓成员之一的宇智波鼬发现了三人踪迹,并展开一场恶战,为了保护带土和琳,卡卡西留下断后并命令二人快速离开战场。

两人自知自己会拖累卡卡西,于是听从了他的意见。然而已经出了南贺镇的带土和琳实在不放心卡卡西,又恐贸然回去招致杀身之祸。于是就得找了家旅馆安顿下来,他们等了三天依然不见卡卡西回来,两人彻底慌了。

在判断敌人不会再追来后,带土和琳商议回头去看看。然后当他们回到战场时,剩下的只有斑驳的血迹和打斗的痕迹。带土和琳猜想卡卡西可能被抓走了,却又存有侥幸心理,认为他也可能先回木叶了,几番挣扎之下他们选择认同后者,于是连夜赶回木叶。

然而当他们回到木叶打开卡卡西的家门时,才发现卡卡西真的没有回来。他们终于连最后的幻想也破灭,空荡荡的房间无不昭示着它的主人已然不在。

卡卡西真的成了俘虏。

当事件发生后,同卡卡西一队的带土强烈要求派遣队伍救回卡卡西。木叶总部几番商讨后同意了这个请求,并先后派遣三支队伍进行营救,却都无功而返。

这样的行动带来的除却伤员,就只有无尽的绝望。而三人最后一次执行任务带回来的只有晓成员之二的身份——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以及队长生死未卜的消息,并且这个队长还是个重要人物。

这一局,木叶败了。




8.

“什么?!卡卡西老师被抓了?!”听到这个消息时,鸣人正在啃一个苹果,再这声惊呼之后,这个残缺的苹果终于掉到尘土里面。对鸣人的失态,佐助沉重的点头,原本就黝黑的眼瞳更加幽深。

“不行,我要去救老师!”鸣人立刻从石凳上站起来,风风火火就要往外跑。一旁的佐助立刻抓住鸣人的手腕,语气略微低沉的说:“停下来,殿下。”

“为什么嘚吧哟?”鸣人回头,脸上挂着不明所以的表情。他实在是搞不懂佐助的冷静自持,明明担心的要死,却还是故作镇定,并且阻止他的动作。

“你现在不能出去,懂吗?我们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分派更多的人来为你的任性埋单了。”佐助直直的盯着鸣人湛蓝的眼眸。

“什么埋单!”鸣人放弃了从佐助那里得到答案,他挣拉几下未果,只得转过身来吼道:“放手,听见了吗?佐助!我不像你做事情永远只会考虑利益!”

然而佐助不为所动。

这次终于换鸣人无奈了,他说:“我说你,怎么说卡卡西老师也教导过你吧嘚吧哟!你怎么能这么……无动于衷?”鸣人显然是气糊涂了,他直来直去的性格实在受不了佐助的恭敬和阻拦。于是为了加强这招嘴炮,他气急败坏地补了一句,“我叫你放手!听见了吗笨蛋佐助!”

“啧,你真是麻烦死了!”佐助直接套用鹿丸的口头禅。“你如果就这样跑出去,才真的是笨蛋!你个白痴!”佐助嘴炮回鸣人,同时手里动作一点也不慢,直接用手把人劈晕,来了记闷棍,并贴心的接住金毛扛回屋内。

而粗神经的鸣人一直震惊于佐助佐助气急败坏的说了那么一大串话(虽然只是为了和他打嘴仗)然后毫无防备的(准确的说也是防不住)被敲晕了。在他翻着白眼儿即将倒地的那一刻,鸣人心里飘过一句:fuck you……

在解决鸣人这个不安定因素后,佐助终于有时间来开脑洞(bushi)思考事情了。

当佐助得知这个任务时就一直觉得这个任务很奇怪。讲道理,木叶高层不可能不知道晓得危险系数,但在这个任务里却只派遣了两个菜鸟跟着卡卡西。虽然这只是个情报收集任务,但这个阵容也未免太过潦草,因为人太多了,而且质量还很差!

这本来就不对劲,而且卡卡西真的就那么容易被发现吗?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会是鼬!想到这里,佐助捏紧拳头,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平复下怒气。罢了,至少宇智波一族,还有止水和带土,即使父亲和母亲早早死于沙场,自己也会尽力除掉又这个祸害,宇智波的名声不容玷污,父母的荣耀也不能有斑驳。

想到这里,佐助似乎好受点,他转头看向沐床上昏睡的人又叹了口气。

所以说最后果然还是要想想怎么说服这位任性的太子殿下啊……

8.

带土落寂的蜷在训练场的角落里,他现在备受煎熬。琳现在肯定也在某个地方偷偷的伤心吧……他这样想,哈,也对谁让自己这么弱连累了卡卡西呢?落到团藏手里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可自己却只能在这里落泪焦躁,脑子乱如一团浆糊!

带土想懒散的躺在地上放空自己,试图以这种方式暂时忘记苦楚。但是该死的!带土用袖管胡乱的擦掉再次汹涌的泪水。即便他想忘的不行,可那家伙的脸就像是忘不掉一样,反而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的印在脑海里。他的意识中似乎有个声音在说:你看清楚,这个人叫旗木卡卡西。因为你这个懦夫,他就要命丧黄泉了。

在所有胡思乱想进行到这里时,带土猛然睁大眼睛,惊骇间却听到琳再喊他的名字。这时候他睁大的双眼才慢慢聚焦,渐渐看清了女孩青涩而温柔的脸。

“琳……你?”带土有些疑惑,但又不知道问什么。此时他终于没有了对待这个自己喜欢的女孩的局促,反而镇定许多。带土不知道这算不算好,因为他现在没空,也没精力像这种事情。

“带土,你打算一直这样躺着吗?”琳坐到带土的身边,用温柔的声线这样询问他并扯出了一个笑容,苍白无力。如果在以前琳这样对自己笑一笑,或许带土的会连着高兴好几天,但现在不了。甚至看到琳,他就会想起自己单方面和卡卡西争风吃醋的日子。

啊,卡卡西,卡卡西!又是卡卡西!带土觉得自己的脑子真的就像要炸掉了!卡卡西简直就是个魔咒,被某个恶魔深深地刻在他的脑门上,让他时时刻刻不在回忆。

忍不住铭记,不忍心丢弃。

至此,带土终于发出了和卡卡西一样的疑问:我该怎么办?

我到底还能做什么?

9.

这个疑问当然不会有人来回答。

带土烦躁地抹了把脸,他将视线转向一边沉默的琳。

树荫下,女孩儿苍白着脸。虽然没有流泪,但她的悲伤似乎已经实质化了,犹如一把利剑刺入他的心脏。

带土不由的想起卡卡西拼命战斗的样子,高瘦的身躯爆发出嘶哑的吼叫,他让他们快逃,越远越好!

卡卡西至死都在保护他们。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继承这种信念?

带土坐了起来,望着湛蓝的天空。

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10.

“琳,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至少在我死之前,你不能死。”带土认真的许下诺言,漆黑的眼眸带着带着坚定的光芒,有点坚定温柔,却又像一种执念。

明明这个人的眼睛和卡卡西不一样,但在琳的眼中,这一刻他们似乎重合了,仿佛真的是同一个人。

琳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知道,这个带土有些不一样了,但有说不出具体来。

可至少,他现在也值得依靠了吧。

11.

带土握紧拳头,看着空阔的训练场。他在心里默默地说:卡卡西,看着吧,我一定会做的更好。

你要等着我。

这一次,我宇智波带土一定不负此名。

12.

琳看着带土转身,迈出坚定的步伐,一步走一步的走向树荫之外。

那里阳光明媚。

她似乎看到已经远行的另一个身影。

一个近在眼前。
一个远在天边。

————————————————————

突然想搞事……水门班修罗场走一发?(一个和谐的微笑)

这样,要的扣1,不要扣0。

嗯……虽然我也不一定能把修罗场塞的进去……

乁( ˙ω˙ )厂

另外,我家有一位名字叫做“月考”的陛下将要临幸我,真是“久旱逢甘露”啊……陛下对我们真是雨露均沾呢! :-)【兴奋到癫狂★(/≧▽≦)/~┴┴ 】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