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鹿森,小鹿,三木都可以任性呼唤√别叫我三鹿就行QAQ我不是毒奶QAQ

相见再相识:那天带土和卡卡西都在喝假酒

相见再相识:那天带土和卡卡西都在喝假酒

◆辣鸡文笔搞出来的辣鸡小文上课的脑洞,啊,好像并没有什么剧情含量

◆在看文和撸文之间徘徊,我就是摸一把咸鱼……

◆bug当私设,已经把ooc说烂的我不好意思再重复了……

◆这不是车!我写不来车(绝望.jpg)emmmm,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俩中年危机大叔唠唠嗑?

◆希望大家能够看完吧QWQ……

—————————————————————————

01.

雨已经下了很多天了。

卡卡西刚刚做任务回来,目前正在赶路。只是这会儿雨太大,实在是不能够接着走下去。前面刚好有个小镇,算算时间也还没到午饭的时候,于是他找了家酒馆坐下,准备喝点儿酒暖暖身子。

02.

这家店的老板娘刚刚弄好一壶烧酒,烫的很。于是她让小童用托盘放好,免得拿不住。老板娘穿和服,凭着姣好的容颜刚好为这家不新不旧的店面添点儿娇媚。

雨又开始大了,砸在地上会有一个浅浅的水窝。风把刚掩上的木门吹开了一个缝。本来她是要去合上门,以免室内的暖气被带走,但却有人先她一步进来。

那是一个银发的男人,整张脸被遮的只露出一只没有神采的右眼。白色的防雨服滴滴答答往下滴落着雨水。他环视着四周,似乎觉得就这样进来不妥。

这是个忍者。

老板娘只是扫了一眼这个一身风雨的男人,便摆出很熟练的灿烂笑容迎上去,告诉这个人可以把防雨服交给她,并且询问是否需要什么东西。

卡卡西点了点头,却只要了一壶烧酒。

老板娘刚好烧了一壶,虽然这样进账并不多么可观。不过胜在他好伺候不是?

03.

好伺候的卡卡西坐在桌边,面前是一壶烧酒和一碟甜点。

这个老板娘很会做生意,比如这个甜点就是赠送的。

据说是优惠。

鬼知道是不是优惠。

反正卡卡西不怎么爱吃。因为对于他来说,这样的雨天糟透了。做什么都不太妥当,主要还是心情不好过。

04.

继卡卡西之后又来了一位客人。

还是一位忍者,留着一头令卡卡西难以形容的大概是橘色的奇怪发型。

他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查克拉流动,对方应该是用了变身术。不过这不重要,反正目前两人也没什么瓜葛。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这个人竟然选择和他座一桌。似乎是猜到了他的疑惑,这个人大大咧咧的笑了:“嘿嘿不好意思,我来太晚了,这里已经没有座位了。而且,只有你这一桌有空位了,所以冒昧打扰一下!”

一上来就是连珠炮一样的语句,明明我也没问……卡卡西忍不住暗地里来了波儿吐槽。

“没事,你坐吧。”即使心里再怎么无语,表面上卡卡西还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不过于亲近也不过于疏离。

“谢谢谢谢!”黄毛双手合十前后晃动着,表现出一副很感激的模样。

这动作真像一个女孩子才会做的动作……卡卡西再次忍不住吐槽。

“你喜欢吃甜食?”黄毛儿突然转移注意力,盯着卡卡西面前的甜点。

“啊,不。”卡卡西把《亲热天堂》拿出来,漫不经心的说:“是老板娘的赠品而已。”

“那,可以让给我吗?”黄毛纯黑的眼瞳闪着奇怪的光芒看着卡卡西的脸。

“嘛,随便吧。”他并不在意这些小事,反正放在自己面前也只是浪费掉而已。

“那么我开动咯!”

“啊……请便。”卡卡西应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

05.

或许是受不了这样沉闷的气氛。当黄毛儿将手中的甜点干掉一半之后,他终于把嘴空出来说话了。

“你也是出来执行任务的嘛?”黄毛这样问。

卡卡西的目光没有从书上移开“嗯,不过我正在回去。”

“哦,但是下雨了,你可能要过很久才能回去呢。”黄毛这样说。

“嗯,差不多吧。”卡卡西仍然没有说太多话,只是回答上问题就算万事大吉。

“嘛,反应真冷淡,emmmm……”黄毛儿摸了摸下巴:“你是木叶的忍者吗?那是个不错的忍村,不过离这里很远就是了。”

“啊,是啊,要走很久。”听到这个人提起木叶,卡卡西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黄毛。“你也是赶路吧。”他问。

“差不多哦!”黄毛夸张的点点头,配上一脸白痴的笑容,怎么看都充满欠揍的味道。他自来熟的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烧酒,然后毫无美感的干掉了它:“你不喝吗?这东西闻起来不错。”

“还行,”卡卡西又把目光转回书里,不过这样好好歹有些不妥,于是他问:“我喝过了,说起来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嘿嘿,我这样的无名小卒你肯定没有听过啦!你叫我阿飞就好咯!我还是认识你的,你是写轮眼卡卡西,没错,我觉得你真的超厉害!”阿飞比了个大拇指。“不过……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喝的酒……”

又是一连串没营养的话……

卡卡西已经有些习惯于这个自称阿飞的人自说自话,他用空出来的手给自己倒满一杯晶莹的浅黄色酒水,也不去动它。就是看了一会儿,然后才说:“你的家乡离这里也很远吧。”

他用了“家乡”这样一个词汇。毕竟阿飞没有带忍者护额,卡卡西也不知道他来自哪里。

“对对,非常远,要翻过很多山,然后才可以看到我们的忍村。你肯定没怎么听过我的村子,因为它并不出名,所以我接的任务地点就更远了。”阿飞用双臂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圆来表现所谓的“很多山”究竟是有多远。

“听起来很远。”卡卡西的手指摩挲这杯沿:“你肯定要走很久……”

“是啊,非常远,我走的路真的很远。而且也不知道会不会到达,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半路夭折。”阿飞耸了耸肩,虽然言语间是在谈论生死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但他似乎并没有对这件事有多么介怀。对此阿飞的说法是:反正都要死,疯狂一把又有什么所谓,总比一成不变的好。

卡卡西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没错。但也仅仅是没错而已,因为他不能够做到像阿飞这样洒脱。

有时候羁绊太多未必就是件好事。

06.

窗外的雨仍在淅淅沥沥的落下,但比起刚来时要小了一点儿,只是雨势仍然不怎么乐观。

阿飞有点待不下去了,因为酒肆本来就不很大并且还关的严严实实,人又比较多,所以很容易感觉闷。像他这样跳脱的性子确实不怎么呆的下去。

所以他起身向卡卡西告别。

“那么,卡卡西,我就先走了,嗯,路实在是太远了,我得快点儿。”阿飞仍然挂着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你知道的,路实在是太远了。”

“是啊,”卡卡西说:“路上小心。”

“嗨!有了卡卡西前辈的祝福我一定会旗开得胜的吧哈哈!”阿飞再次展现了他夸张的笑容,并且用很大的力气对着卡卡西挥手。那之后他就离开了。

听到身后门扇合上的声音,卡卡西呼出一口气。他将酒盏放到酒壶边,淡淡的念道:“很远,有多远呢。”

这样一说,似乎自己要走的路也还很远。

雨还在下,打在翠绿的枝叶上,然后无力的滑落。谁知道这些雨最后会流到哪儿去?那真的是一个很远的设想了。

07.

所以说阿飞的路真的很远。远的阿飞直接变成宇智波带土。

带土的路很远,远的他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或者死在成功的路上。

最后命运派一个叫辉夜的老女人和一个叫斑老祖宗给他做出选择了。

他over了。

08.

四战结束之后卡卡西就是六代目。

成为六代目的日子很忙,忙的脚不沾地的那种忙。

于是在鸣人继承“大统”后,卡卡西就迫不及待的甩锅了。对于现在已经是个真正中年大叔的他来说,这种时候他就要学会知足常乐。

好吧,其实那之前他就是了。

09.

卡卡西再一次路过很多年前的那个酒肆,里面的老板娘已经不再美貌如初。但穿着和服的她更有了岁月的味道,那是年轻的她所没有的风华。

老板娘显然认出了卡卡西,于是她邀请他进去坐一会儿,算是故地重游。当然,前提是这里的酒免费,糕点也直接划在老板娘那里。

店里没什么人,三三两两的几个,也很少说话。

卡卡西径直走到二十年前的那张桌子。这东西的面貌比记忆中新一点儿,大概是换了很多次后的产品了。除此之外,唯一的不同应该就是坐在桌子前的那个人——

一头难以言喻的大概是黄色的发型,一脸大大咧咧的笑容。

桌子是新的,人却还是旧人。

他对卡卡西挥了挥手,说:“好久不见,卡卡西桑。”

10.

卡卡西坐下,同样笑了起来。

他说:“好久不见,带土。”

————————————————

港真,我觉得带土当初包下一家酒肆花的钱一定不少,还有做那么一个难看的发型真是为难土哥了……

随便一个摸鱼,看着玩儿好了……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