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开学高三,二狗子我也要奋斗了2333

我,意识流,皮,日常抽风,打死写不出来精分过气写手
棒棒糖是世界珍宝!!!
最爱a酱和沙总~
日常安利各种带卡太太~(太太们炒鸡萌可惜不是我的后宫233333)
日常ooc
总想着成为大佬然而现在还是个辣鸡萌新QAQ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阔以写出好的文章
文笔永远辣鸡QAQ
超级喜欢小红心小蓝手以及评论!

相见再相识:一句晚安引发的血案

相见再相识:一句晚安引发的血案

◆如题,emmmm,感觉自己可能成了个标题党(呸)唾弃自己.jpg

◆这是《相见再相识》系列第二篇,或许是“摸鱼”系列?开头正经结果越到后面画风越奇怪,日常抽风。

◆仍然没有剧情含量……博主智商?不存在的……所以大家都不用带脑子看文了,让它歇会儿吧√

◆非纯种吸血鬼堍和童颜不老年迈卡,有俩人年轻时的回忆杀√嗯,我只会写清水,清汤面请筒子们吃?要不要猪血?(什么鬼)



00.

今天是初一。

卡卡西披着薄毯立在大大的落地窗前,那外面有一轮尖锐的银白色弦月。他已经很老了,虽然外貌并没有体现出他的真实年龄。

不过也快到尽头了。

“初一……”他呢喃着,那张被岁月优待的面容映着月色,有着一点不同寻常的苍白。“快啦,马上就十五了。”

这句话平淡无波,却又像戴着笑意或者一点儿轻松。

屋内的那只白猫细细的叫声渐渐放大,它从阴影中走来,用毛茸茸的头部蹭了蹭卡卡西的小腿。

01.

今天是个好日子。

因为这么个好日子卡卡西常年苍白的面色都好了不少。

卡卡西住在木叶山上一栋古老的城堡里,城堡外面有些粉色的蔷薇,但藤蔓也顺着老旧的砖墙长的格外茂密繁盛。明明还只是初春,那些藤蔓就已经苍翠欲滴。

帕克一如既往地窝在蔷薇花边的白山茶花丛里面,因为那儿不仅有最好的阳光,还不容易被那只白猫找到。

帕克讨厌那只白猫。

好吧,也不能说是讨厌,说的清楚点儿应该是不待见才对。那只猫或许已经成精了,活三四十年也不死,天天晃荡在这座古堡里。老实说,虽然这猫的白毛儿从某方面来说和卡卡西的蛮像,但一想到它最初的主人帕克就没来由的不待见那只猫!何况他本身还就是只猫!还成精了!

好吧,这方面帕克其实没资格说白猫,因为他自己也是个老妖怪,比已经奔七的卡卡西还要大。

说起来卡卡西今天难得很忙。

帕克一大早就看见越加显瘦的卡卡西东走西走的,就好像要来客人。可是什么客人这么重要,非要自己准备?城堡里的傀儡仆人不能用了吗?

04.

因为今晚故人要来,卡卡西特意做了很多甜品。当然,那只可恶的白猫也没少吃。

帕克不喜欢甜食,这让他想起那只白猫的主人。他让卡卡西独自在这个除却一猫一狗就只有卡卡西一个人的城堡住了四十多年。

好吧,还有些傀儡仆人。

“帕克,你不帮忙吗?”卡卡西在第三十一次丢给那只白猫甜点后这样问。

“并不想,谁不知道……”帕克顿了顿,中途拐了个弯儿,最后这样说:“好吧,甜点对吗?我觉得我不能张开的爪子只能帮你拍面。”

众所周知,帕克的狗爪子不仅不能张开,还很短……

卡卡西想象了一下甜点里充满狗毛的场景。假如带土真的吃了这么个东西,那他可能会疯。

所以帕克就解脱了。

所以说,今天的客人就是带土,宇智波带土。

一个非纯种吸血鬼公爵,一个帕克讨厌的人,一个卡卡西很在意的故人。

最后,就是那只白猫的第一个主人,第二个是卡卡西。

05.

那只白猫被带土收养不过是因为那身白毛儿。带土很喜欢卡卡西那头白毛儿,因为撸起来超舒服。可是卡卡西作为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男人,他拒绝了带土缛他头发的请求。

带土非常委屈,直到有了这只白猫。

可是卡卡西养狗。

帕克和白猫两看两相厌。

就像一开始的带土和卡卡西。

06.

带土年轻时并不是吸血鬼,相反他还是个吸血鬼猎人。和卡卡西一道儿的。

这俩第一次见面是在十三岁,带土追击他猎人生涯第一只吸血鬼时。

那只该死的喽啰竟然趁他不注意跑了!最后人头被经验比带土更加深厚的卡卡西KO的渣都不剩。当时带土很想说,这只吸血鬼是他这个月的房租钱……

最后卡卡西还是知道了,作为补偿,他允许带土搬进他家。

面瘫毒舌的天才少年猎人和阳光开朗迷之自信的……初级猎人会发生什么?

答案是鸡飞狗跳。

那真是个糟糕的晚上。

所幸俩人虽然日常各种不和,但打怪还是非常默契的。分分钟锤爆boss换奖励。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

命运他还叫坑爹。

07.

俩人达成“成年之前猎捕吸血鬼最多猎人成就”——一个名字贼长诡异无比的头衔。

但是带土喜欢。

然后猎人协会的老会长就很看重他俩。

青年才俊,少年英雄,最重要的是风流倜傥,谁不喜欢?

人才啊,当然要招揽,不然让别的协会抢走咋整?于是老会长开始忽悠了。这个老会长长得就不是啥好鸟儿,卡卡西在心里强烈便是不相信。带土是明面表示强烈不相信。

老会长无可奈何,人才谁都喜欢,叉出去砍了也挺可惜。最重要的是,这对自己的名声不好。

不过老会长表达喜欢的方式蛮特别的,他竟然让他们去伏击亲王级吸血鬼宇智波斑!

临行前老会长表示会有人接应的。

这种时候我们就要立好flag了,请记住上面这句话↑

08.

毫无疑问,天才在天才那也是个人。宇智波斑那是谁?那是继吸血鬼王因陀罗之后的第一人!俩都没成年的小兔崽子要锤爆他?怕不是反过来……

所以,这不重要。

重要的在后面。

打不过要干嘛?当然是跑啊!没错,当时带土和卡卡西立刻撒丫子往外跑,十八般武艺能用全用上——都拿来挡斑了。

但是好容易到达接应地点后……

这和他们说好的不一样!

原本应该阴险的蹲在灌木丛里暗中观察的猎人们连个影子都没有。

还记得我们上面插得那个彩旗吗?现在现在用到了。他们被老会长坑了。

哦,我忘了说了,老会长他姓志村名团藏……

阴谋论就是这么来的。天才嘛,不能为自己所用那就去死吧。就是这么直接,志村团藏表示借刀杀人毁尸灭迹吸血鬼不就是好帮手?

于是俩人糟糕了。

09.

卡卡西把甜点装盘,让帕克顶着放到矮桌上。带土不喜欢咖啡,因为它们很苦。所以卡卡西也没打算磨咖啡豆,而是选择了奶茶,很甜的那种。

繁忙总是很容易让时光被消磨。

卡卡西忙完这里就已经是黄昏了。

天渐渐冷下来,白天温暖的阳光快速被冰凉的夜色取代。

人越老越容易冷,所以他让傀儡仆人点上壁炉。

卡卡西安静的坐在躺椅上,双腿盖着薄毯。他手上拿着一本并不厚而且很旧的笔记本,那是他的回忆录。他旁边的矮桌上的盏铁艺灯架上燃着白烛,并不强烈的光芒照亮了他的半边身子。

壁炉中的柴火发出崩裂的“噼啪”声,奶茶在烛光下静静地冒着热气。

并没有关严实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黑袍人进来了——是带土。

白猫立刻跑过去蹭带土的裤脚表示亲近,帕克则不爽的切了一声。

卡卡西的反应倒是很平淡,就像一个真正的老友一样招呼这个外貌异常年轻的故人坐下。

明明两人快五十年没见了。

卡卡西笑眯眯的说:“好久不见,带土。五十年了,你还是这么年轻。”

带土没有立刻回话,他静静打量着要钱这个人被岁月格外优待的面容。所谓的人世沧桑并没有在他好看的容颜之上留下多少刻痕。
“确实是这样,你也没怎么变,比我一个吸血鬼还驻颜有术。”

卡卡西只是把属于带土的甜点和奶茶放到他面前。

带土也没说话,沉默的享用着这顿久逢的宵夜。作为吸血鬼带土其实并不用吃东西,但他还是吃了。

今天十五,最后一晚。

五十年前的的那次行动带土头一次拒绝了卡卡西的计划并也是头一次替卡卡西做出决定。

最后他成了吸血鬼。

卡卡西留在了这座腐朽的古堡,它其实是两人的战利品,因为消灭了威胁国王的吸血鬼,所以他们得到了它。

往事如烟,说来说去就是点儿破事。可惜谁也不愿意重新复述。

今天是最后一晚了。

卡卡西将要油尽灯枯。

10.

带土看着最后剩下的奶茶,而对面是微笑的卡卡西,带土不怎么想看卡卡西目前的状态。

卡卡西有点儿困倦,他摸了把刚刚跳到他怀里的白猫。

他有点儿想睡了,忙了一天,他实在很累。

带土终于直视卡卡西,他抛弃了甜食。

他问:你困了吗卡卡西。

卡卡西说:是有点儿。

带土说:那你睡会儿吧,月亮还有很久才会落山。

他说的没错。因为落地窗外的圆月正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圆月,今天是十五。

卡卡西点头:你说的对,时间还很长。

带土笑了,那笑容配上苍白的脸很不好看。

他说:那你睡会儿吧,一会儿叫你。

卡卡西说:好。

卡卡西犹豫了一会儿,他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无力了。最后,他还是说:晚安,带土。

带土停顿了一下,最后也说:晚安,卡卡西。

于是卡卡西睡着了。面色不错。

又过了很久。带土问:卡卡西?你睡着了吗?

没人回答。

看来是睡着了。

带土起身把卡卡西有些滑落的薄毯盖好。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

和他一样,再也没有湿润的热气了。

————————————————————————

摸了一把鱼,故事情节根本没写清楚似乎……嘛。将就着看吧QWQ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老卡手里那只猫就是我!撸毛舒服√

养肥神威组√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