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鹿森,小鹿,三木都可以任性呼唤√别叫我三鹿就行QAQ我不是毒奶QAQ

【试水】魑魅魍魉(一)00-07

【试水】魑魅魍魉(emmmm……)

◆在崩皮的边缘试探,这是开头,试试水,摸一把鱼√

◆题目emmmm……可爱的筒子们就别吐槽了3

◆大概是太子鸣人和丞相幺子佐助,清汤面,没肉,渣渣都别想!

◆第一篇独立的老乡组文,说不定以后会重修,不喜左拐。

◆最后祝筒子们使用愉快!(人 •͈ᴗ•͈)۶♡♡比心心

00.

“呐,真好看啊,佐助。”

佐助笑了一下。

谁也不知道,鸣人说的是黄昏,还是佐助。

01.

佐助第一次见到漩涡鸣人是在一次宫廷夜宴上,那个金发碧眼的太子殿下正孤零零的坐在大殿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内侍宫婢。

作为一个权利威势仅次于皇帝的宇智波家族的一员,佐助本能的不想和这位太子殿下待在一起。

即使是小小的孩子也能敏感的察觉到皇权与相权的矛盾与冲突。

姓宇智波的丞相富岳族长正在谋划一场不知成败的政变。

但是佐助并不知道政变这回事,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和哥哥越来越繁忙气氛越来越僵硬。连一向温柔的母亲也渐渐将担忧浮现于表面。

所以佐助在名叫鸣人的太子殿下前来邀约一起玩耍时答应下来。

02.

鸣人这样问佐助:为什么你也没有人来关照你?

在鸣人的认知范围内,宇智波丞相虽然一脸严肃,但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比如他摔倒在花园边,富岳丞相将他扶起并且告诉他以后要小心。虽然总是板着脸,但却不经意的对一个人关照。

所以说,佐助不会身边连个连个婢女都没有。

佐助没有回答,他绝不会告诉鸣人是因为哥哥不陪他因此偷跑出来的,于是只能冷哼了一声。随即又觉得不妥,于是他试探道:“你是太子殿下?鸣人太子?”

“啊,嘿嘿,这么快就知道了吗?”鸣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原本还说要用新的身份和你玩儿呢!”

“切,白痴。”佐助嘲笑着鸣人愚蠢的行为。毕竟要掩盖身份怎么可以不把太子袍服换下来呢?但作为一个心思细腻的孩子,佐助知道鸣人其实是希望有一个朋友,于是他说:“别以为是太子我就会对你毕恭毕敬!”

“嗨嗨!那么佐助现在我们是朋友啦,我带你去我的秘密基地好吗?那里可美啦,有很多蒲公英,现在刚好是开花的时候,一定很漂亮!”鸣人一路上喋喋不休,自顾自拉着佐助说个没完,碧蓝色的眼瞳里闪着星辰一样的光芒。

佐助撇着嘴,心里暗暗道:谁跟你是朋友。可是却仍然任由鸣人拉着往那个位置的地方走去。

不错的家伙,没有一点架子,也不会因为自己姓宇智波就疏离或者逢迎。也没有父亲的严厉以及家里越来越沉默的气息。

真好。

佐助这样想,或许和这家伙做一辈子朋友或许也不错?

03.

宫廷的水很深,朝廷的水很深,皇家的水很深,宇智波家的水更深。

鼬再次温柔的叮嘱佐助记得要好好对待太子鸣人才眸色深沉的去上朝。佐助并没有看到鼬的眼神,只是在抱怨之后又开心的笑起来。

今年的佐助已经十三岁了,早就已经拥有出仕的权利。不过皇帝为了显示对于宇智波家的亲近于是让宇智波家的幺子成为太子的伴读。

就是佐助和鸣人。

两人还是一如既往地的斗嘴扯皮,鸣人总是被佐助呛得说不出话。明明感觉佐助是在颠倒黑白,但鸣人就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于是每次都只能以“是是是,你都是对的行了吧笨蛋佐助!”为结尾。

似乎这样就能减轻他作为太子殿下却总是败在小小伴读手下的挫败感。

可是每次佐助都不会就此罢休,因为在那之后他会嘲笑鸣人一句:白痴。

可事实上两人都不以此为耻,反而乐在其中。

佐助和鸣人都以为他们会这样过一辈子,明君贤臣,按部就班,然后怎么来怎么走,平平淡淡就是一生。

但命运多舛,它从来不允许世人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哪怕是最顺风顺水,高歌猛进的命格也会突然被风雨淹没。在平凡的人也会有难以预料的波折。

04.

转眼间鸣人就十六岁了。这个年纪的王公贵族早就结婚生子,到因为鸣人太子的身份,因此身边的人总是要考量考量在考量。

要么是利益,要么是牵绊。

而这次皇帝给鸣人物色的太子妃是第二世家日向家族的长女雏田。

“不赖嘛吊车尾,竟然讨到帝都最贤惠的女子做太子妃。”佐助的语气仍然带着淡淡的嘲讽,但鸣人听着就是不对味儿。

“切,反正……”鸣人话说到一半儿有停下来,最后叹了口气,说:“我又没见过那位日向小姐,年前听母后说那是一位非常贤德的女子……可是……”

佐助也沉默下来。最后他什么也没说,站起身直接就走了。

“喂!”鸣人不知道为什么喊了一声,但佐助连停都没停一下。

05.

鹿丸是鸣人婚礼的礼官,但是这几天他实在是看不下去鸣人这副僵硬的笑脸了。这间接导致他的工作量增加了许多,因为鸣人总是对他的问题回答的牛头不对马嘴。

比如,鹿丸问:给太子妃殿下的彩礼应该多少抬?

而鸣人的回答是:马马虎虎随便你吧,我不是很懂。

什么叫你不懂?鹿丸简直要疯!假如鸣人不对这次的婚礼上心,那就意味着日向家族也将离他远去。而宇智波家独大,这会对漩涡王朝有些非常不利的影响。

鹿丸家世代忠于漩涡王朝,是皇家御用的智囊团,其父亲正是内阁首辅大臣。

这一家子简直是为了皇家的破事儿操碎了心,因此奈良族人的发际线总是出奇的高。

因为鸣人的“随便”,鹿丸这几天简直要跑断腿。先是去礼部商量婚礼流程,然后到户部调配资金,接着去兵部商讨布防以免皇帝陛下和太子殿下以及太子妃受到安全威胁。

而且他的父亲存了锻炼他接班的心思,于是做事更加懒怠,这让鹿丸更加繁忙。

过度的疲劳让揉着太阳穴的鹿丸成功撞到正在发呆且毫无防备的佐助。

佐助这阵子更加沉默寡言,他扶了一把鹿丸,然后致歉表示并没有看到鹿丸过来。鹿丸也不计较这些,本来他也没有注意。

然而在鹿丸走出去还没五步的时候,佐助突然出声“鸣……太子殿下怎么样了?”

鹿丸常年充满不耐以及不爽的面容这次终于变成了惊异,但秉着不惹麻烦的宗旨,以及考虑到如果不回答佐助之后的一系列麻烦的的事,于是他说:“啊,那家伙,还能怎么样?天天都在嚷嚷着烦透了,好无聊之类的,说什么女孩子的东西啊彩礼啊礼服什么的自己怎么会知道,真是的,明明最麻烦的应该是我才对啊……”唠叨起劲的鹿丸挠了挠头,最终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在听到这样的叙述时,前半段佐助是微笑着的,但是后半段的时候却慢慢又变回了冰山脸。鹿丸似乎察觉到不对,于是尽快找了个烂七八糟的理由告辞不提。

06.

佐助一路沉默回到宇智波宅,他在思索着是否要在婚礼之前去找鸣人。

佐助在去和不去之间纠结了一下午,最后终于一咬牙,拎起一壶老酒就直奔皇宫——这是壮胆用的。

皇宫护卫重重,但是奈何佐助可以刷脸。于是他平安顺利的到达鸣人的寝宫,并且还有一壶酒。

在佐助推开房门的那一刻,俩傻小子对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你怎么来了?”鸣人惊喜又复杂的看着背光而立的黑发少年,两人已经半个月没见面了,佐助突然到来令他不知所措。

佐助没说话,准确的说也不知道说什么。他把手里的酒亮出来,表示去屋顶谈谈。

鸣人答应了。

07.

于是俩二愣子坐在屋顶上开始人生中第一次偷偷摸摸背着宫婢内侍喝酒的经历。

彼时正是黄昏,星辰在太阳的余晖中散发着可有可无的光芒。趁着这点儿光辉,鸣人鬼使神差的看向一边闷声不响的佐助。

佐助的侧脸线条依然流畅完美,白皙的皮肤因为阳光微微泛浅黄,他紧抿着薄唇,漂亮的手捏着酒杯却并没有把酒喝下。

晚风拂面而来,鸣人将视线收回,又望向远方。夕阳的迷人色彩在他晶莹的蓝色瞳孔中,他说:“呐,真好看啊,佐助。”

佐助看向他身旁的太子殿下,耀眼的金发在晚风中微微浮动,湛蓝的眼瞳被黄昏映成淡紫的色彩,生生带出些魅色。他说话时脸上微微笑着,像一个普通的少年那样憧憬着远方。

佐助也移开视线望向远处的风景,然后他笑了,说:是啊。

谁都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

夕阳,还是对方。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