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迷棺01(架空民国,有盗墓……大概)

◆求求大家都看看po主的文吧QAQ

◆第一次尝试架空正剧长篇,ooc会有。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尽量不智障23333。

◆佛系更文

◆另:贴吧与lof非同步更新!因为手机才回来的缘故所以才刚刚恢复更新咳咳

.

.

.

【一】

·

这南风镇,说的是镇,其实是城。便是相邻的济平城也没它的规模大。这些年多战乱,封建王朝覆灭,民国成立,端得是自由许多。

·

.

这南风镇鱼龙混杂,最著名的就是雁楼和昧阁。雁楼是南风镇最出名的茶楼,背后站的是玖宫岭。昧阁则是南风镇最好的戏楼,站的是昧谷。只是白道少有人知晓,因为这玖宫岭同昧谷干的都不是干净营生。他们是盗墓的,那是这世间最阴损缺德的事。

·

.

然而战乱横生,人活下去都难。便是最重鬼神的山野莽夫都顾不得好了,何况是专门做这门手艺的?

·

.

本来昧谷同玖宫岭这几年都相安无事,除了些小打小闹和一个山鬼谣跳槽去昧谷也没什么大事。有时候破阵老爷子还去昧阁听一折戏呢。然而这刚过了寒食,麻烦事就来了。

·

雁楼当家的是弋痕夕,道上的都称一声弋爷。这天儿早上,弋痕夕刚披上长袍外的短卦,房门就让伙计给打开了。

·

“这是怎么了?一大早这么着急。”弋痕夕是个好脾气的人,待人接物向来和善。因此并不为小伙计的举动恼火,反而温声回问。凡是与他交好的人都赞他一声文雅人,单是看着并不像做倒斗这门手艺的。

·

“老板,是鬼爷请您走一趟呢。”那小伙计冲弋痕夕作揖后才着急忙慌的告知是来了什么事儿。

·

“鬼爷?”弋痕夕意味不明的笑了笑“那便引我去吧,茶不必上好的,他也喝不惯。”伙计应了,自去准备不提。

·

弋痕夕同山鬼谣有同门之谊,两人小时候是战争孤儿。好在被左二爷也就是左师收为徒弟,这才做了盗墓的勾当。本来盗墓的都不讲究多少情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活几时的命拿多少的富贵。但玖宫岭向来讲究情分,两个小的又是战乱中长大,自然格外珍惜这份情义。奈何人心不古,谁知道这个山鬼谣是个离经叛道的,弑师正道,这才有了鬼爷的称呼。道上都说他心狠手辣,半点不容情。弋痕夕心中悲痛,却也不得不这样以为。为了师父同玖宫岭一众老的小的,他也说不得什么辩解。总归人还在便也是了。弋痕夕心中计较一番,终于到达山鬼谣那边。

·

山鬼谣平生最不爱喝茶水,因为苦涩不甘,有没有酒水的豪迈,故而不爱喝那个东西。山鬼谣还没去昧谷时喝了茶时常龇牙咧嘴,想来被折腾的不轻。只是这出去腥风血雨几年,喝这玩意儿也面不改色,却不知道还喜不喜欢喝酒。

·

“鬼爷,今日怎么有时间来小楼喝杯粗茶?”弋痕夕挂着那副客气的笑容,是做生意常用的表情。山鬼谣也不计较,他本就沉默寡言,绷带又遮了三分之一的脸,情绪最难察觉。弋痕夕知道他的凛性,反正是出去几年就跟大变活人似的,什么桀骜不驯通通都是狗屁了,现在的山鬼谣,那是他生气你也不知道,还得生生的受着。“来了就只喝茶?好歹说到说到事情,咱们雁楼这两天生意惨淡,一壶茶可也不便宜”

·

山鬼谣本来就没兴趣喝这个玩意儿。但总归是当家的赏的,咽了就是。只是听弋痕夕的话便当机立断放下茶盏说正事。“三道桥的墓,走一趟?”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