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迷棺02

◆接上章,啊,盗墓什么的不要有什么期待咳咳
◆因为是手机所以很难弄超链接和合集。想看前文的小伙伴点击第一个/tag即可!/

【二】

·

“三道桥?”弋痕夕听到这名字着实惊了一下,自然顾不得再去冷嘲热讽。“三道桥那边儿沙爷不是去过了?往些年还捎信回来,说是没什么东西,是个骷髅货。”

·

“不然。”山鬼谣道“三道桥那边出了古墓,里面的东西十成十的足。”

·

“哼,那你怎么就找上我了?你不是投在那鬼面郎君下的么。”弋痕夕当即冷笑一声,多年的同伴情义能让他容忍山鬼谣同他胡咧咧,只是如今有事方才想起玖宫岭,未免太让人心寒。弋痕夕信人,但也多思。说到底走这条路子的谁不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生怕一不小心就折在什么阴损手段上。

·

而弋痕夕说的这个鬼面郎君,就是昧阁的台柱子假叶。那假叶也是个难缠的藤儿花,心思诡秘狡诈,一句话硬是能拆成三段儿说。听说活的挺久,那张脸却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年轻,说白了就是个老妖怪。干倒斗这一行的多是脾性古怪之人,假叶自然不在其外。他这人最爱唱戏,扮的旦角儿是一等一的如花美眷。可下了那三尺高台,整个人就跟个神经病似的。艺人的优雅风骚他是学的满满当当,艺人的巧手儿却半分没学到。卸了戏装后便往脸上浓妆艳抹,画的一双凌厉凤眼阴损非常,一张血少的嘴唇更是涂的直裂两颊。眼睛毒辣的老油条看得出来这人长得不差,眼力劲儿浅的自然觉得他丑恶难当,因此得了个鬼面郎君的诨名。

·

弋痕夕这会子是反应过来了,自然不放过嘴上打仗的活计。到底心里有气,何况这人还欺师灭祖。若不是两人出生入死十几年,便是亲爹亲娘也难让他开口回句话!

·

“……”这话山鬼谣不能回。怎么说都是个错,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反正等人气完也就过去了。便是弋痕夕不跟他去,待到这人将今日之事报给破阵老爷子,那是不去也得去。山鬼谣算盘打的震天响,面上却不露声色。假叶那人无利不起早,如今没看到甜头自然不会出马,这也是山鬼谣的好机会。假若真找到些什么……

·

弋痕夕可不管山鬼谣心里是个什么弯弯绕绕,反正他也看不到猜不着。他晓得这人从小主意正,用不着他说什么。只是如今物是人非,看着那人越发憔悴沧桑的面容,终究心里还是难过,也就提不起精神阴阳怪气。

·

“你这消息是怎么来的?你既然知道三道桥,那也应知道沙爷的下落。”弋痕夕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个沙爷已经多年不见,又是把倔的没个正行的老骨头。自打五年前去了三道桥就长年在外奔波,已是多年不见。行踪轨迹查无可寻,弋痕夕心里着急,因而向山鬼谣询问。

·

“我不知道。”山鬼谣从来有事说事,面对弋痕夕这种无伤大雅的问题自然没有那些个关窍。“你知道我怎么样的,沙老大是不可能联系我。”

·

山鬼谣说的是实话。这个沙爷全名天净沙,没名没姓,也是被师父领进门。这名字还是那个混不吝的师父听曲儿时给随手起的。当年寄破阵之后有段时间玖宫岭人才凋零,天净沙横空出世,被人尊称一声沙老大。山鬼谣和弋痕夕的老师左师则矮天净沙一辈,但天赋异禀,技法高妙,因而被称一声左二爷。这且不提,单说天净沙孤身一人孑然一身,天南地北的看热闹。把玖宫岭扔给破阵钟葵这两个目前的倒斗界祖师爷祖师奶奶看着,自己却是逍遥自在。哪晓得五年前去三道桥看鬼子墓倒斗,这一出来愣是脚底抹油一路跟飞似的不知道往哪边儿去了。玖宫岭是天净沙扎根出芽的地方,连玖宫岭都没什么踪迹,何况他山鬼谣如今这个“外人”。

·

弋痕夕不免沮丧,如玉的手指摩挲着杯沿,最后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三日后给你个准信儿。”

·

山鬼谣不多计较,这事儿早就跟破阵那老骨头通了气的。老头子看着正经,可是鬼精灵得很。他来这儿同弋痕夕说话虽然蛇足,但多说说话也是好的,谁管他不成。山鬼谣不是拖泥带水的混人,听到弋痕夕的话也晓得是逐客令。当即告辞离去,走的干脆。这茶钱,自然也没付。

·

弋痕夕当然不在意那几个铜板的利润,只是望着山鬼谣套着灰褐短打的背影出神。脑子停个几停还是收了眼珠子办正事。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