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迷棺03

◆咳,因为贴吧更新的缘故所以在搬一章。这张有点长有点中二,总之还是希望大家看的开心。然后就是,感情线真的很慢热啊我说!QAQ
.
◆另:想看前文的小可爱点击第一个tag就可以了!因为是手机所以不是很方便弄超链接和合集咳咳,请不要介意!
.

【三】

·

这几年烽火连天,除却前线,后方的生意好做也不好做。战 争是最好发财的时候,因此导致富得极富,穷的又特别穷。雁楼的生意做的大,自然是因为不论是三教九流还是一等的贵人,生意都是来者不拒。弋痕夕一天天的忙,消息递上去许久,上面还没个声响,他也就不多思虑什么。只是这几天却来了个不速之客,说起来还是左二爷往年的旧识。

·

原来辗迟前些天方才从外面进货回来。说的是进货,实际上就是跟着扰龙跑一趟。他在南风镇呆的无聊,归海那几个男生又不愿意太闹腾,剩下的女生都有事做。辗迟是个好动的,自然不喜欢在一处无所事事,因此同扰龙一起到云州那边采买些个物事。这一去本来也没什么,结果却遇到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

.

这少年郎自称千钧,其父同左二爷是旧识。只是那千爷短命,在这小千爷年幼时命丧黄泉。死前叮嘱他拿着东西投奔南风镇的左二爷。因此才有他走这一遭。

·

扰龙看他一路辛苦,本来不好跟他说左二爷早已西去。可这般瞒着人家让他白跑一趟未免不妥当,于是还是如实告知。那小千爷听罢却是愣了许久。辗迟见不得别人意见落寞的衰样儿,遂道:“要不这样吧,反正你是去南风镇投靠二爷的,干脆便住在南风镇得了。你父亲既然和二爷是旧识,想来拜在玖宫岭门下也是一样不是?”

千钧听了这个主意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反正等到车队再走的时候还是跟着一道儿的。

.

小千爷便如他的名字一样,脸色深沉,一路心事重重。那张脸跟压了秤砣似的半天出不来一个笑。哎,真是白瞎了一张好皮,辗迟暗自可惜,又有点气垒。毕竟他从小长在南风镇,便是城东最愁苦的老乞丐也对他笑上三分。这个千钧着实不好相与。

·

南风镇的守城是前些年新起又迅速腐败的国基军,穿一身黄皮子军装。盖因他们这些年作风日渐险恶,因此晓得这个名号的都叫他们黄皮子。

·

这两个黄皮子拦下辗迟一行人例行检查,扰龙知道其中门路,早就准备好银钱做孝敬。黄皮子见这人识趣儿便不再阻拦,意思意思也就罢了。辗迟历来见不得这种勾当,只是身旁有扰龙看着,心中再是不忿也只能暗暗忍下。

·

本来一队人马尾巴刚擦进城门,随后却来了双差不多高的姐妹花。其中一个红头发的扎冲天马尾辫儿,用铜冠竖着,梳了一缕斜刘海。穿一身红色劲装,腰间别着马鞭,眉目天然透着凌厉精明。另一个黑色头发的用玉链子做的装饰,也是一个利落的短马尾。杏眼雪肤,一身碧色劲装。显得文静灵动,同那赤服女子虽然不同风华,却同样貌美。如今瞧着堪堪十五六岁,却不知再过几年长开了又是何等的容颜。

·

辗迟别的不怎么样,眼睛却尖的跟钻洞的耗子一样厉害。本来跑出老远的他一回头就看出这两女乃是人称二小金兰的碧婷和辰月。当即吆喝一声便要迎上去。

·

这两人之所以有这么个名儿还得从那南北双璧说起。所谓南北双璧,说的是北方的神偷千面菩萨浮丘与南边的女飞贼花鹞子云丹。这两个女人可是比男人还凶狠,杀 起人来都不带眨眼的。

·

那浮丘之所以叫千面菩萨,乃是她这人最擅易容。浮丘是玖宫岭上下唯一把这门儿手法练到炉火纯青的门生,因而换脸易容,登堂入室如同探囊取物简单非常。她得的富人银子悉数赠给穷苦百姓,加上额间一滴水心印,说是菩萨也不为过。与之齐名的云丹做的是一样营生,乃是南方富人闻之丧胆的女飞贼。她身轻如燕,一身内家功夫练的是登峰造极。那身俊朗身手所过之处比着蜻蜓点水也不为过。同样劫富济贫,两人各自南北游走,却是仁义侠盗。后来这两人回玖宫岭议事,干脆义结金兰以姐妹处之。故而道上又有侠义二金兰的说法。再说那碧婷辰月,虽不是什么侠盗飞贼,却也忠肝义胆,身手了得。且二人凛性同那金兰二女有相同之处,又关系匪浅自小共同长在玖宫岭,所以也就称一声二小金兰。

·

辰月性子柔软,只是笑着问好,又问了些辗迟近况。那碧婷便不若辰月来的绵和,上来就是噼里啪啦一堆话往外蹦,左不过是些礼仪规矩的。怎么说辰月也是女孩子,哪有这样大大咧咧让人占了便宜的?碧婷又如何舍得说辰月的不是,自然只有让辗迟受着了。

·

千钧方才知晓二爷过世的消息,心中没多少奔头,自然也没那个精气神跟人闹。只盯着辗迟一脸囧样儿,轻斥一声“棒槌”。哪晓得这人不仅眼睛尖,耳朵偏还好使的很,听了这话那里还忍得住跳脱性子,当即便调转枪头冲小千爷撒火不提。

·

扰龙原本想着回楼里交差得了,只是一众小的许久不见,自然不肯早早回楼里束缚着。碧婷同她那扰龙老师商议许久,便先将货物安放妥当,这才笼着雁楼老的少的同去那四海丰华捞顿好东西伺候五脏庙。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