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带卡】我可能收了个假徒弟(甜甜甜!)

◆啊,就是甜,东方仙界设定,严重ooc肾!!!

·

◆伪年下·真狡猾喷火徒弟土×伪年上·真懵逼仙人师父卡(我感jio我似乎有逆cp嫌疑……但是不要方!!!我是坚定的带卡党!!!)

·

◆一个带土伪装成阿飞深入敌方艰难追妻的故事√微柱斑

·

◆沙雕脑洞使我快乐乁( ˙ω˙ )厂

/01/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啊不,庙里有四个仙人在玩儿仙人跳。

……

好吧,其实并没有什么仙人跳。庙里面唯四的仙人中,水门老师和玖辛奈师母去参加木叶仙君千手柱间和团扇老祖宇智波斑的相(jie)识(hun)一千年纪念日了。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个非常重要的节日……好吧,其实只是想要再次鄙视鄙视他们这些没有挚(zhen)友(ai)的后辈。

至于另一位名字叫做琳的仙人,她正在房间里做些东西,因为过两天人间就要下雪了。在这个时候人类会上前参拜庙里的主神,也就是水门老师。所以要提前做好一些五色线绳送给人类。虽然仙人做这种事情轻而易举,但是琳坚持自己做,表示这是打发时间的一大法宝。

至于卡卡西,他正瞪着死鱼眼数着庙前那棵高大的杏子树落下一片又一片叶子。直到第三十一片时,卡卡西听到庙门口传来哐当一声巨响。紧接着,庙门以及周围的一圈儿墙壁被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火燎穿了一个洞!

卡卡西惊愕了好一会儿才跑到被破坏的面前查看。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坨……黑炭?!


/02/

以上就是卡卡西捡回带土的过程。

总之在一阵鸡飞狗跳的忙乱中以及琳细心温柔的协助下,刚刚被抱回来黑成一坨不明物质的带土终于被收拾干净,露出带点婴儿肥的脸庞。裹着黑色被子的带土非常可爱,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右脸的疤痕。虽然有点影响颜值,但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嗯嗯!

卡卡西一边不露声色的在心底评价着带土的颜值,一边和他玩儿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琳问带土还记不记得自己的名字。

谁知琳刚问出来,带土原本面瘫的包子脸渐渐皱成一团,最后哇的一声哭出来“我,我不记得了!呜呜呜,我好害怕!”

……

卡卡西皱了皱眉毛,看向一边的琳。琳冲他点了点头。卡卡西也觉得把这么个小东西丢出去自生自灭确时挺缺德的,于是说:“嘛,那你就住下来吧,反正你把庙墙也弄坏了。怎么说都得赔偿,看你也没钱还,不如就留下来打杂吧。”紧接着眼睛还特别和蔼的弯了起来。

琳在一边不发话也不帮腔,只是一个劲儿的笑。

而听到这句话的带土更是立刻阴转晴,直接蹦起来特别开心的吼:“是!谢谢仙人!”


卡卡西笑容可掬的看着这一幕,心里忍不住犯嘀咕。

我怎么就觉着不对劲儿呢?

/03/

带土在庙里住下的第三天,宇智波一族的神仙发布了一则通告——

有鉴于本族带土大人于前日无故失踪,特发此通告,望各位仙友各显神通,搜寻大人踪迹。宇智波一族将不胜感激。


卡卡西送走了发布通告的仙人,转身回到屋里。他看着上面“带土”两个字,心里浮现出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关于这位带土大人的印象:阴晴不定,反复无常。听说因为练功走火入魔被毁掉宇智波一族标志般的俊美面容,所以经常带着一张奇形怪状的面具……啊,总之就是让人不敢苟同的审美。

话说回来,找人这种事情难道不是日向一族最厉害吗?透视眼什么的……

卡卡西一阵胡思乱想,直到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一张包子脸吓一跳。

“怎么了吗。阿飞?”卡卡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这个名字添上了。这个名字来源于脑洞大开的琳。因为她说:这孩子从九重天掉下来,应该是上面的仙人。不如就叫阿飞,希望他早点飞升回去。于是带土就有了这个画风格外奇怪的名字。

“啊!就是,仙人您可以收我当徒弟吗?如果您收我当徒弟我一定为您马首是瞻唯命是从五体投地的哦!我可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为什么选我当师父?而且你现在不就在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吗?”卡卡西身子前倾,一双死鱼眼盯着带土大大的眼瞳“还有,五体投地不是这么用的。”

“诶?那个,主要是因为你长的好……啊不,是因为仙人特别厉害!”带土抱着扫把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我听到了哦,阿飞。”卡卡西揪着带土的衣领把人从自己面前摞开“拜师什么的,等你扫够地板再说吧!”

“啊?!”带土立刻哀嚎,他望着卡卡西懒懒散散的背影,大声叫道:“那要什么时候才算够啊!!!”

“大概……三百年?哎,看着算吧。”卡卡西摆手。

带土眼睁睁让那人消失在玄关处,最后嘀咕道:“什么叫看着算啊……太敷衍了吧。这样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啊……”

/04/

暂时不能修成正果的带土只能老老实实的扫地。并且在心里狠狠地诅咒了一把该死的千手柱间!如果不是他出的什么潜入敌方知己知彼然后一网打尽的辣鸡主意,他宇智波带土至于还在这里扫地板吗?!

再说了,千手柱间的话如果真有用,老混蛋还逃得出他的手掌心?!哎……当初我怎么就昏了头了呢!

带土简直捶胸顿足,只能暗自懊恼。




另一边,卡卡西屋

“卡卡西,我觉得阿飞是个不错的孩子啊,收做徒弟也不是不可以嘛。”琳接过卡卡西递过来的一杯茶,温和的说。

“嘛,先看看吧。说起来,”卡卡西捧起自己那杯茶“琳怎么对这件事这么上心?”

“哎,主要是阿飞昨天晚上来找我说话,求我来跟你说说。他实在是太可爱了,为了他开心起来,所以我就来了。”

“是这样……还真是执着。都求到你那里了吗?”卡卡西嘟哝半天,最后还是拍板道:“那行吧。不过按照惯例,我们要先测测灵根什么的。虽然知道他是上界的人,但形式还是要走的。”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琳站起身,笑的格外温柔“那我先去准备,这下阿飞可是如愿以偿了。”

卡卡西起身送琳出去,等琳走远后才拉上门。在那之前,他向右手走廊转角处看了一眼。

刚刚……那是阿飞吧?

/05/

关于灵根这件事情,对于卡卡西来说因该是他咸鱼几百年来最丧心病狂的事情……之一。

他万万没想到,当带土一把摁住那颗对于他的手来说非常大的琉璃珠后,甭说珠子了,方圆十米的地方被他燎了个干干净净,并且刚刚补好的墙,再次被无辜殃及。

好在三人的衣服是云裳,不怕烧。否则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仨就要挂空挡了……

“看来是火属性的灵根,是宇智波一族擅长的属性啊……”卡卡西仿佛已经听到水门老师哀嚎的声音。毕竟他种下去专门给玖辛奈赏玩的向日葵也被烧成了灰烬√

“是,是啊……”琳默默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已经蒸发干涸的汗渍。

然后,在带土小盆友明晃晃求表扬的目光下,两人正式结为师徒。

琳:撒fafa~



于是在水门回来后,莫名其妙就多了个徒孙。怎么说呢,有种微妙感。

“感觉我都变老了呢!”他这样感慨。

“阿飞真可爱!要是我的孩子也像带土这样活泼可爱就好了!”这是玖辛奈的感慨。

此时的水门夫妇不知道这话日后一语成谶。事实上未来的鸣人确实活泼可爱,但是那个情商,却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

就这样阿飞轻而易举的获得了水门夫妇的认可,带土非常高兴,因为这可是迈出了一大步啊。当然,如果忽略被水门因为向日葵被毁而胖揍他一顿的事迹的话他会更高兴的。

/06/

时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去了。带土的身体也渐渐长大,火气……也越来越大了。

卡卡西不由得扶额,因为更重要的是,带土的智商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不过这么说其实还是有点不妥,毕竟带土只是太过耿直导致智商仿佛还停留在被捡回来的那个时段。

事情发生在前几天,关于一个很重要东西。

带土的火爆性子简直是说来就来。他表示老早就看不惯大和那撮妖艳的大尾巴,于是一把火给人烧了。这下好了,大和作为一只有些木讷的好脾气孔雀算是被捅了马蜂窝,当即提溜着带土要算账。如果不是卡卡西的话,带土可能就回不来了。

毕竟谁家孔雀被烧了尾巴还能和颜悦色啊!没了大尾巴大和难道光着屁股出门吗?!会被同族笑死的吧……

水门仔细同卡卡西浏览了一遍因为带土造成的损失赔偿账单,觉得他们这个小破庙是越发贫穷了。

“阿飞这阵子……仙界真是鸡飞狗跳呢。”水门满脸慈祥。

“……”卡卡西面罩下的嘴角使劲抽抽,直觉对不住自家三三。“那您看?”

“要不先让他去人界溜达一圈儿吧。”水门说“刚好这两天妖界的封印变脆弱了点,漩涡一族正在想办法解决。人间三三两两的小妖怪不少。趁着阿飞年纪轻火气旺,废物利用一下。”

喂喂!什么废物利用啊三三!不要这样说啊!阿飞他会伤心的啊!

卡卡西在内心充当了一把吐槽役。

“嘛,卡卡西你没有意见吧?那就这样定了哦。”水门阳光灿烂。

“好。”卡卡西表示同意。

“嘤,师父父是不要我了吗?QAQ”带土一脸委屈“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卡卡西抿唇,他一脸同情的从大袖子里掏出硕大的包裹塞给带土。

“阿飞啊,听师父父和师公的话,人间特别好玩儿的!真的!师父父想下去都不行呢!”卡卡西开启忽悠大法“阿飞去了人间就可以像师父父一样成为一个仙人,行侠仗义,斩妖除魔,受人敬仰了哦。”

“啊,可是这样就见不到师父……和琳姐姐,玖辛奈师母和水门师公了!”

“但是带土不是相当仙人吗?男儿志在四方嘛。”卡卡西拍拍他的肩膀,道:“难道带土不是个男子汉吗?”

“可是我舍不得师父父!不,我不走!”带土开始耍赖了。反正他今天就是不走了,这要是一走,鬼知道还回不回得来。就算再次进来了,谁知道笨卡卡还在不在?!

卡卡西额角青筋暴起,眼神格外犀利:“怎么的?撒泼是吧!”说着,卡卡西举起了拳头。

噫!!!卡卡西你个大辣鸡!!!

带土默默比了个中指。最后还是挥泪辞别。

开玩笑!要是再不走就明显是掉好感度的节奏啊!那不是白忙活了吗?!总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带土这样宽慰自己,然后转头就骂千手柱间。

倒是目送带土远去的卡卡西反而不放心起来,怕他忘了用包裹里面的东西还在后面大声呼喊。叮嘱他别忘了口袋里放了几套换洗衣服,装了几大盒他爱吃的红豆糕,还有什么剑啊,符啊啥的。

“师父父拂尘的拂尘也放在里面的啊!想师父父了就看看呀阿飞!”

卡卡西这样说。

/07/

带土回到宇智波族地黑兔山后就去打击报复柱间,结果被自家老祖宗怼的哑口无言。

“带土,作为一个贤二,柱间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泉奈表示让他自求多福。“过两天我们宇智波一族和日向一族加上漩涡一族就要去平定妖界了,你可要做好准备啊!”

涉及正事带土还是很认真的在听,本来他回来也是有这个原因的。高层一直瞒着家族以外的仙人,就是怕引起恐慌。总之这次的战争只有宇智波,日向和漩涡一族参加。天界的和平暂时能够维持一段时间。

战争即将爆发,带土穿戴好盔甲,背好佩刀。卡卡西给他的东西他只拿出来一个拂尘,缩小后贴身放着。至于那个大包裹,则被他所在小柜子里。

等他回来就可以享受一下美味了。带土这样想。


/08/

仙界和妖界的战争秘密打响,而地理位置偏僻的小庙却没有半点音讯。

直到卡卡西设置在拂尘上的感应阵法突然断开了生机。

卡卡西登时僵在原地,正准备放在桌上的灯盏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他一把抓上拂尘,几乎立刻夺门而出,直到在那扇被带土弄坏过的庙门前被琳拦住。

“卡卡西!你要去哪里?”琳问。

“我,阿飞出事了!我得去救他!”

“不行。”琳摇头“你不能去。”

“……”卡卡西站定,一双眼睛盯着琳。那双死鱼眼前所未有的精神,目光如炬,眼角发红。

琳顿了顿,最终还是说:“我,我把关于阿飞的事告诉你吧。”

/09/

卡卡西最终还是去了那片尸山血海的战场,他翻过无数尸体,看过无数面容。但没有一张是属于阿飞,或者说带土的。

难道真的就这样死了吗?卡卡西悲伤的有些麻木,他跌坐在猩红的土地上,任由红色的血液浸湿衣裳。

他望着阴云密布的妖界天空,四周一片寂静。

乌鸦的声音四处盘旋,衬的天地那样辽阔。

而这样辽阔的天地,卡卡西竟归往何处。

他松开原本捏的紧紧的,沾满血迹的双手,楞楞的看着远处。

天边云雾翻腾,许久许久之后,一束阳光穿透阴晦,划破长空。

不远处一只血迹斑斑的手举起来,捏着几缕拂尘的白色长毛。

/10/

“所以说,你是为了接近我才来这么一出?”那之后卡卡西皮笑肉不笑的问躺在床上浑身裹满绷带的带土。

“啊,那个,我其实只是想深入了解一下你,然后好……嗯,”带土不好意思的挠头“攻略你。”

“哦,然后深入着深入着就差点把命丢了?嗯?”卡卡西笑的一脸和善。

“这不是有你的拂尘吗……”带土意识到不妙,于是连忙辩解。

“那要是我的拂尘上面没设防御术法呢?”卡卡西淡淡的问“你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莽撞啊。什么事都跟我说一声成吗?”

“成成成,以后有什么事,都先和你说一声!毕竟我最喜欢卡卡西了!”带土如是说道。

“好了好了!喝你的药吧!”

卡卡西把药往带土怀里一塞转身就出门去了。

“诶诶诶!卡卡西我是个病号啊!你不喂我喝药的吗?!”

“我忙着呢!你自己喝吧!”卡卡西的脚步又快了几分。

带土看着卡卡西逃也似的离开,不由得傻笑起来。他的身后聊聊出现了几个人影。

斑……柱间……琳……水门……玖辛奈……

“真是甜蜜啊”水门顶着一张笑眯眯的脸出现在带土肩上。

带土被吓了一跳,差点把药撒了。

“水门……老,老师!你,琳,还有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儿了。”斑说。

“怎么样了?还顺利吗带土!”琳问。

“还,还好啦……”

“真的吗!恭喜啊!”

“什么啊!八字还没一撇呢!不是,卡卡西明明,啊呀!总之不要再问了啊!”

好吧,这会换带土害羞了。╰(*´︶`*)╯

the end.

————————————

完结啦!咳咳,希望这个沙雕脑洞没有雷到小可爱,同死也希望大家看的开心!晚安!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