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子不语,余且凡也,安知汝之意哉?

震惊!宇智波带土计划用……表白!

◆上课时的辣鸡脑洞,一发完。(趁着午睡速摸(皮一下咳)

◆天呐!这种青涩的小甜饼果然不适合我,可是被虐傻的我急需糖分。所以就不要纠结po主的辣鸡文笔了哈哈

◆表不表白的纠结写的不够好,嗯,多多包涵。

◆最后,这是个甜饼!真的!信我!

00.

带土近期沉迷折纸鹤。

因此他买了各种各样的彩色纸,就为了折出绝对好看的纸鹤。

他专门买方方正正的,对折起来刚好是一个三角形的彩纸。因为任何边边角角多出一点都会破坏整个纸鹤的美感,如果裁掉多余又会很参差不齐。带土喜欢整整齐齐的边框。

01.

作为一个娱乐只有《亲热天堂》的上忍,卡卡西表示自己不懂带土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叠纸鹤。那种东西在他的印象里只有怀有少女心的女生才会去做。

当他终于忍不住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带土一脸神秘的说:那很重要。

卡卡西不知道纸鹤有什么重要的,但既然带土喜欢,他也没必要太过在意——即使带土报废的纸张已经堆满一个墙角。

看,这就是包容。

03.

带土热衷于叠纸鹤,是因为琳跟他说攒够一千只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带土有一个愿望,非常想实现的那种。这个愿望就是能够和卡卡西表白,最好可以成功,但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在想到折纸鹤之前他算了算自己的生日,离现在还有好久。把未来寄托在生日许愿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上令他焦躁和不安,但他还是忍不住相信。但生日再来就太慢了,所以他选择折纸鹤。

或许这也算一种浪漫?

鬼知道。

原谅一个恋爱经验为0的清纯青年吧,他整个青春时期都在告诉自己喜欢的人是琳,走了二十年弯路。

好吧,这个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现在是春天了。春天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生机勃勃可是他还单身!单身意味着什么?单身就意味着他要吃狗粮!不想吃狗粮怎么办?不想吃狗粮就要去追女(划掉)男朋友。

没有恋爱经验的带土很迷茫,他又不好意思去问琳。所以他就开始纠结——

到底是表白还是不表白?这是个问题。

于是带土只能通过折纸鹤来纠结答案。说不定等折够一千只就真能有奇迹呢?

04.

完全不知道带土情感走向的卡卡西正在做任务的路上。赶路的过程是无聊的,任务的内容也是枯燥的。看着林中偶尔掠过的白色飞鸟,卡卡西就联想到家里好的或者坏的千纸鹤。

千纸鹤。啊,这种东西,未免也太少女了。卡卡西这样想,但他还是忍不住去考虑要不要在回村时给带土带上一沓彩纸。那种浅色的,方方正正的可爱纸张。

还有红豆糕?对,带土最近很宅,任务也不怎么接,很多时候都在折千纸鹤。

卡卡西这样零零碎碎的想了一路又懒懒散散的完成任务,在小镇上买了一沓彩纸之后就往回赶。

回去的路似乎在变长,天知道晚点儿回去会不会被带土的话痨说的耳朵起茧?卡卡西睁着双死鱼眼,内心却在想象带土聒噪的样子。他面罩下的嘴角竟然带了些笑意,眼睛也有弯弯的弧度。

05.

带土也在想象卡卡西接到自己的表白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笑?还是惊讶?那张万年不变的脸会不会出现什么新鲜的表情?

他细细的推敲模拟,但最终也没有得出结论。看来只有实践之后才知道了,带土望向桌子上最后一只千纸鹤,再次挠了挠已经乱如帕克狗窝般的头发。

然而当他捧着装满纸鹤的玻璃罐傻笑时,不由得又去纠结到底要不要表白。

这是个死循环。

带土忍不住去想卡卡西的态度。

不表白,那他们就是不温不火,这辈子都别想在进一步。

表白……啊,表白的话,成功还好,不成功……估计朋友都没得做。

最后带土暴躁的将玻璃管中的千纸鹤一股脑全倒出来,开始了漫长的纠结。

一只千纸鹤,表白

两只千纸鹤,不表白

……

二百五十只表白……呸呸呸!千纸鹤!

哎……所以说我到底表不表白啊……

带土撑着下巴,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窗外被风吹的张牙舞爪的树冠。

06.

而同一时间,卡卡西也一脸生无可恋的瞪天花板。而他正身处医院病房之中。

究竟是谁说的这个任务好无危险的?结果回家途中被敲了闷棍,现在胸口缠着绷带躺在床上。

正在他考虑逃出纲手大人魔爪的可能性时,琳恰好进来。

“嗨,卡卡西,好点儿了吗?”琳将刚买的粉百合放在一旁的花瓶上,温柔的问道。

“啊还好,真没想到会有人来看我。”卡卡西有些苍白的脸露出一个笑容,尽管从外面只看到半张脸,不过这不妨碍他想要表达的情绪。“说起来,真是好久没见了。”

“是啊,哎。带土不知道吗?”琳拿过一旁的苹果,快速的削好皮递给卡卡西。

“不知道,”卡卡西看着琳手上的苹果,最后摇头表示自己暂时不想吃。琳也不在意,而是自己先啃了一口。卡卡西看了一会儿,还是补了一句:“你也不用告诉他,这本来不是大事。”

“哦,好吧,嘻嘻。”琳俏皮的笑声涌入他的耳朵,让他感觉有些不妙。

07.

带土已经把一罐子纸鹤又装回去了,可是他还是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

不表白吧,不甘心。

表白吧,又担心。

啊啊啊!好烦啊!

带土撇着嘴,身子往后一仰就陷入软乎乎的床里。

他对着天花板想象着被拒绝后的哀痛和悲凉,然后琳就来了。

她一句话就打断带土的“伤春悲秋。”

“卡卡西受伤了?!”带土腾地一下做起来,惊诧的望向一脸担忧的琳。“怎么会受伤呢?”

“是真的,带土,我刚刚才从医院回来,他让我不要告诉你,可是我有些担心,所以……”琳为难的说着,然而带土却没心情听下去,一个神威就从卧室消失了。一根毛都不在。

原地的琳笑了。

08.

当卡卡西仍然瞪着死鱼眼望天花板时,带土的脸突然出现在视野里。

卡卡西的眼神充满震惊!死鱼眼瞬间瞪大好几个度。

“喂!卡卡西,你又受伤了?受伤还瞒着我?找死吗!”带土实在是太着急了,原先的表白焦虑症加上现在的卡卡西担忧症,他感觉自己正在暴走的边缘。

卡卡西讪笑:“嘛,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势,纲手大人说养一两周就好啦。”

因为不知道卡卡西伤在哪儿,带土的双手局促的不知道往哪里放,怕弄疼他。最后瞄准卡卡西放在外面白皙的手,接着一把抓住了。

房间静默了一秒。

带土有些窘迫,卡卡西却波澜不惊。

鬼知道是不是波澜不惊。

于是带土只能用聒噪来缓解尴尬:“你吃东西吗?应该没吃中午饭吧!嗯?”

值班的护士从门口扔过来一支笔,刚好命中带土的头。

“医院禁止喧哗。”

带土有些委屈,但还是小心翼翼的看向卡卡西。

卡卡西表示不用。

气氛再次尴尬。

带土的手握着卡卡西的手,他明确的感觉到双手间的汗在打湿卡卡西的手。

算了!死就死吧!

带土这样想。

“喂!笨蛋卡卡西,我有事跟你说!”

卡卡西点头:“我听着呢,带土。”

然而带土却突然神威消失了。

卡卡西一脸懵逼。

09.

一脸懵逼的卡卡西摸了摸枕边那一沓被塑料包着的彩色纸张。

哎……他真是摸不准带土的想法,带土到底要说什么?说一半儿又走了?

哎……人大了怎么脸皮还变薄了?他什么事我没见过啊……

卡卡西很郁闷,但也说不上来到底郁闷什么。

他郁闷了一会儿,就瞪天花板。瞪了没一会儿,带土就再次以同样的方式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同时出现的,还有他怀里一个大大的玻璃罐,那里面有满满一瓶的千纸鹤。

用那种浅色的,方方正正的可爱纸张。

每一只千纸鹤都小小的,但都很精致。

卡卡西不明所以的看着带土。

带土憋红了一张脸看着卡卡西。

“咳!笨蛋卡卡西!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听好了!”带土用一只手抱着罐子,另一只手指着病床上的卡卡西。卡卡西淡定点头。

“我!宇智波带土!喜欢你!旗木卡卡西!请和我交往吧!”带土把装着千纸鹤的罐子送到卡卡西面前。

“?”卡卡西再次瞪大了眼睛。他仔细打量着一副视死如归表情的带土。他完全没想到带土折千纸鹤是为了这个!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

卡卡西笑了。

他接过玻璃管,笑的温和不已。

就像甜甜的红豆糕一样。很久以后带土这么评价。

故事的最后,卡卡西把那沓彩纸交给带土。在带土疑惑的目光下,他用最温柔的声音说:“喜欢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想要交往的话,就要在折一千只纸鹤哦!”

不是吧!!!!还未从喜悦中回过味的带土哀嚎一声。

不过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谁还会纠结这一千只纸鹤呢?

10.

病房外,琳将刚买的糖果放入口腔。

真甜啊……

她这样想。

——————————————

希望亲们会喜欢!(ㅅ´ 3`)♡(卖萌)

评论(2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