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迷棺04

◆接上章

◆啊,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课业忙,可能周更……好吧就是周更。

◆嗯,没啥好说的了……不是,大家有钱的捧个人场没钱的……还是捧个人场?嗯,就酱!

【四】

·

四海丰华是南风镇一等一的大饭店。雁楼的人天南海北到处跑,一年难得聚一回。这次碧婷辰月刚跑秦州回来,盗了个小墓。也算是赚了一笔。因此弋痕夕毫不犹豫的宴请几个刚刚劳途奔波的苦力。

·

得了准信的碧婷哄叫一声便拉了辰月直奔目的地点菜下单去,辗迟却被扰龙拖走卸货不提。整个大厅瞬间只剩下千钧同弋痕夕。

·

千钧虽然平日里话少,但还有的礼节是一点都不含糊。只见他微微躬身双手作揖,恭敬唤到:“弋爷。”

·

弋痕夕浅浅的应了,没什么架子,自让人坐下便是。“我听说你的事情,实在抱歉。时隔多年我们也没能同你们有联系,只是老师……我们到底还是同千爷断了联系,如今再见,却是十年后的小千爷了。”弋痕夕还是非常感叹。短短十年,成了他与山鬼谣难以逾越的鸿沟,也成了千钧同他父亲的生离死别。说到底还是流年无情,从不舍得心疼谁。

·

“你若是不介意,便拜在玖宫岭门下吧。带这几日事情一过,想必老爷子会安排你的位置。”弋痕夕说的事情指的就是三道桥那件事。破阵老爷子如今还有待商榷,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定性。因此只能先把人安抚下来在做打算。千钧面容凝重,虽然心里稍加安定,但多年漂泊还是令他更加拘谨些,想着这几天安安分分,说不定有个好的归处。

·

弋痕夕也不多说有的没的,只宽慰两句便不在多言,话头点到即止。

·

四海丰华的卤鸭子最是一绝,肥而不腻,是镇场子的佳肴。碧婷点了一大堆,反正此次北上秦州她与辰月得了不少薪酬,钱拿来就是花的。否则便是他们这一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去见观音菩萨了,那些黄白之物留着可是便宜他人,还不如弄了吃食卷进肠肚坝子才算稳妥。

·

雁楼的人陆陆续续来了,弋痕夕同千钧是最后来的。不过这么一来却也有个意外收获。那四海丰华的老板想做个顺水人情,自己买单给弋痕夕添了道群英荟萃。只说他雁楼英豪,日后相见多多关照。雁楼一行人愣是没反应过来,不过这起子手艺人都不是客气的,想着不吃白不吃。大庭广众下还怕人算计不成。

·

弋痕夕那是混迹黑白两道整十年的人,自那老板送了这道菜脸上的笑容便刻意带了三分真切。辗迟一看就知道那还是个假笑,莫能当真。这是弋痕夕惯会的手段,他又长得温润如玉,便是怎么笑都诚心实意煞是好看。也得亏他这副脸面,否则雁楼怎么就是他做掌柜的?

·

虽然弋爷做生意来这么一套,好在对亲近人真的很,否则扰龙也不会同他交好。没撂人脸子就不错了,还给人当什么伙计。

·

总之这雁楼几人今日是好生团聚,昧阁却又是另一番光景。

·

假叶能当昧阁的主事,那可不是常人手段。他能当台柱子是因为自个儿喜欢,可做掌柜的,自然还凭借出色的能力。

·

眼看是日落西山,昧阁边角高高翘起的穹顶在这余晖下变成一团不辨精致的黑影。有一风华人立于雕栏之后,白若腐骨的手指挑起一缕青丝。那黑发丝丝缕缕,在修长的五指间勾连不绝,也是另一番风情。

·

“怎么的?听着人说着什么话了不成。”那高挑人影却是发出略微柔媚的声儿,带着戏腔的高昂,又兼具男人的低沉。如此一中和,说不上多好听,只是唇齿舌语辗转间别有一番韵味儿。

·

那人话音刚落,背后便闪出一道黑影恭敬的报了那日山鬼谣同弋痕夕的对话。

·

“哦?竟是对他说三道桥的事儿。”他回转身来,露出一张画的诡异无比的脸。赫然就是假叶!“这件事儿不用报了。让胄选几个能耐些的送来,我可是要给山鬼谣造个势。怎么说,他们玖宫岭派的人都不少。咱们昧谷就出去这么一个,也忒没道理。”

·

黑影领命,纵身一跃便没了身影。徒留原地的假叶似笑非笑,灰墨的唇勾起一个意义不明的弧度。“山鬼谣啊山鬼谣,这次,我倒是要看看你搞得什么鬼。”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