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信】草长莺飞,君可归矣(佐鸣甜饼)

◆全程鸣人碎碎念……信件格式非常随意咳咳,并不严谨,请不要挑剔。

◆与原著严重不符,属于po主自行yy。肾!

◆ooc严重

◆沙雕脑洞使我快乐ㄟ(▔ ,▔)ㄏ

佐助已经许久没有回木叶了。

这一次的旅程长达一年左右,而直到现在还没有回去的原因除开公务以外,大概还是因为漩涡鸣人。这个让佐助忍不住靠近又次次克制的充满温暖的人。

情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佐助不知道,那实在是太过久远。又或许是因为他短短三十多年的人生因为各种兵荒马乱而模糊了一切的原点,因此再追溯不到情之所起的源头,但是一往而深是他心甘情愿。

但是自己心甘情愿,鸣人呢?佐助仍然不知道,因此干脆在外面游荡,想要好好想想这个问题。假如没有鸣人寄送的那封信,佐助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动坦白从宽的念头。

毕竟当自己的肩膀被鹰的爪子抓住时,内心里还是格外的开心。

他用右手取下比以往大一圈的卷成一卷的信纸,然后打开了它。



——

给很久不见的佐助:

    春光明媚,惠风和畅。燕语雕梁……哎,编不下去了。佐助,你要知道写信这种东西可真是难为我啊我说。可能是你很久没有回来了,小樱的生日都错过了。虽然她不生气,但还是挺在意的。听她说不是因为你不同我们一块儿庆祝,而是因为你太久不回来,怕出什么事儿。

   

   

    其实我也挺担心的,你有什么话从来都闷在心里,很少说出来。知道你是怕我们一块儿担心,心里过意不去。好吧好吧,这时候你一定又要说什么令人不爽的话了吧我说,比如:谁担心你们啊!无聊。当然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

   

    废话少说,我必须得快点写完。因为小樱让我写的信实在是太肉麻了,我实在达不到标准,只能趁她赶着回医院做手术时快点把这封可能还是不能让小樱满意的信打包送走!我实在是写不出那种呆板的信件啊!毕竟你知道的,我并不是个多么在意辞措的人嘚吧哟。

   

    首先呢,开头那一句当然不是我写的。具体表现在,我是真的编不下去了我说。真不知道是哪个坏蛋发明的这种文绉绉的开头语。但是小樱说这是身为一个火影所必备的技能。可是佐助应该知道,忍者的消息都是精炼简洁的。不过小樱又说以后有了大的典礼,文书什么的都要写的很舒服,这样才会让人尊敬。

   

    但我其实并不觉得这能够让我获得尊重嘚吧哟,不过作为一个成年人来讲,这大概可以保持一下所谓的,木叶的外交形象?嘛……不说这个了,还是说说别的什么吧。

佐助很久没有回来了,大概不知道木叶的一些新变化吧我说。卡卡西三三自从退休之后就和凯三三去旅行了,嘛,还是会经常买一些甜掉牙的东西。偶尔会回来看看带土和大家,看起来笑容也变得轻松许多,连一直担心三三身体吃不消的小樱也说多出去走走果然还是很有好处的说。

————


读到这里,佐助笑了笑,鸣人果然还是那么有趣啊。说话虽然有种大人的感觉了,可是那种孩子气还是没怎么改变。他靠着树坐下来,拿着信纸的手搁在曲起的膝盖上,继续读那封字迹并不怎么样的信件。


————

所以说,在外面游荡这么久心情应该也很不错了吧?毕竟三三虽然也是五十多岁了,但是旅游让他积极了不少,至少从颓废大叔变成慈祥老爷爷……啊不是,慈祥大叔,嗯。

不过每次提到老师的年龄小樱都会很生气呢我说。虽然她说并不是嫉妒三三格外被优待的颜值,但我隐约感觉还是有那么点意思……好吧好吧,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三三总是不遵医嘱的说。小樱还说我也不省心,天天都各种劳累,害得她医院和办公室两头跑。

我也不是故意的嘛,而且有影分身,我也不算是多么忙碌。

而且你看,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小樱也是非常安好了我说。没病没痛的,前几天还帮我们拆了一些没来得及清理的老建筑。因为要建新区了……

不过,假如小樱没有因为生气而砸穿木叶医院的病房墙壁的话,我会更开心的。好不容易省下来的经费有少了很多我说。

————




虽然鸣人很少提及自己,但佐助还是忍不住这样想:不算是多么忙碌吗?应该还是很累吧……当了火影之后开始变成一个像那群老家伙一样只会坐着的笨蛋了嘛……都不会顾及一下自己,好歹还是回家……佐助想到这里突然停下来,觉得有那么些心酸。因为他突然发觉鸣人到现在还是一个人呢。没换房子,没有家人,没有……妻子。

生活应该过得非常仓促吧?

佐助不由得想起鸣人手忙脚乱收拾自己,或者干脆不回家在办公室睡着的样子。于是他本来松开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

说起经费,前几天纲手婆婆又被追债了。好在鹿丸把人拦下来啦,虽然经费有少了很多,不过鹿丸说没关系,木叶的家族以及火之国大名还是非常有钱的。于是我又放心了哈哈哈哈。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我还是好想吐槽啊我说!感觉纲手婆婆和小樱是经费黑洞啊!

当然这话我只跟你讲哦佐助,如果你泄露秘密的话,我们就去终结之谷决斗吧!

————


噗嗤……佐助闭上眼睛,心里忍俊不禁。平日里寡淡的面容扬起一个浅浅的笑容,带着点阳光的味道。他深吸一口气,平复好心情接着往下看。



————

知道你喜欢吃番茄,我试着种了点。

嗯,其实是忍着学校要举行活动,比如帮村民们坐坐农活之类的。我觉得挺有趣的说,就跟他们一起去了。到了那里之后看到一小片空地种了很多蔬菜。突然想起来你挺喜欢番茄,于是就问他们要了一些种子回去种在花盆里。觉得你下次回来应该就可以吃了。

说起活动,看着忍校生们在村子里忙忙碌碌的样子莫名其妙就想起了以前刚刚当上下忍出任务的时候我说。现在想想还挺像他们的哈哈哈。佐助应该还记得吧,那些现在看起来还很囧的事情哈哈哈哈,假如把这些说给村子里的小女生听,你的酷帅形象一定会皲裂的吧我说!

还有还有啊,这两天越来越暖和了。木叶的花朵也来了不少。樱花也开了。

雏田他们也和自己班上的人准备去赏樱,因此让我批准了一天假期。

真是的……那种东西也没什么好看吧我说。

好吧,其实还行……

总之……

————

佐助原本一只很平顺的往下浏览,但是看到这里时却在这儿停顿很久。

那上面画了很多横杠,把原本的字迹都掩盖住了。应该是这信人觉得这样子写太不合适,或者有所犹豫。

不过信件还没有完,于是他接着读了下去。



————

啊,总之。

前几天鹿丸也向我请假了。虽然他一直都抱怨麻烦,工作很费心神,但其实是个勤勉的家伙。不过连他都请假了,办公室就真的没几个人来了。

大概是因为樱花开了的缘故吧。

昨天晚上我本来还在批改文件(真是累死我了啊我说),小樱来催我快休息。等我们走到我家楼下时,小樱说我们也好久没聚聚了,让你回来一趟。

我想了想,确实是这样。鹿丸请假也是因为第十班要一起去玩,也算是聚会。

嗯……不知道佐助怎么看咳咳

————


中间又是很大一段空格,佐助又往上卷了卷信纸


————

我,我听小樱说,有句话很浪漫。是这样的……但是!这不是我自愿的哦!是小樱暴力胁迫我说的!!!!

嘛,总之!你要听好了我说!!!

那个……

好吧,我还是直接这样说好了:草长莺飞,君可归矣。

总之,你懂了吧我说!!!看到了就给我快点往回跑啊我说!

你要是三天之内没回来!我,我,我就要被小樱捶死了佐助QAQ

总之,佐助你快点回来吧。你回来了,我就请你吃拉面。关于住的地方,本大爷仁慈,住我家吧!

以上。

————

再然后就是标准的结束语了,佐助将那封信又看了两遍,然后叠了贴身放好。

“啧,真是拿你没办法啊,吊车尾的。”

我或许真的该回去一趟了……

话落,原本坐着的人瞬间就没影了。因为高速移动带起来的风吹动了树枝,像是在对人挥手一样。

呐,吊车尾的,我可是回来了啊。这一次。

————the end.————


这一次后面的……小阔爱们自己脑补吧23333【脑壳痛】小甜饼自行想象2333后面可能会出柱斑带卡止鼬的《信》,希望我不会坑23333也希望大家看得开心!比心心❤

标题化用“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所以亲们懂我的意思了吗!!!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