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迷棺05

◆学业繁忙,疲于更新〒▽〒

【五】

“东西都备好了?”弋痕夕吹了吹茶沫子,抬眼看向不远处的伙计。

.

穿灰布褂子的伙计连忙躬身道:“容易的都备好了,只是有有些东西不太好弄。听扰龙哥的意思是要再准备些枪械。”

.

“是这样。”弋痕夕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毕竟老祖宗的手艺再怎么厉害有时候在地上也抗不过那伙儿悍匪军阀。想到这里,弋痕夕也不喝茶了,把青瓷杯盏随意一扔,让那伙计去准备,自己站起身往外走去。

.

恰好扰龙也从外面进来,同他来了个面碰面。弋痕夕淡定的站在原地,反而是扰龙倒退好几步,不好意思的挠头傻笑。

.

“扰龙这是有什么事?走的忒急了。”

.

“不是什么大事。”扰龙道“只是想问问你此去只这几个人,可够用?方才我差伙计打听说昧阁的当家人可是派了十来号呢。”

.

“不必,咱们带着千均几个就行。辗迟虽是半路上道,但也算得上熟手。千均是千爷后代,手艺没的说。至于碧婷辰月,你不也没少听她们的名号?”弋痕夕轻笑:“你若实在不放心我,总不会还不放心你自己吗?况且那几号人,山鬼谣乐不乐意带他们溜圈还尚未可知呢。”

.

扰龙想了想,觉着也是。虽然山鬼谣不再是玖宫岭门人,但他还是知道这人的脾气古怪,独来独往已成习惯。除非自个儿愿意,否则带这么些拖油瓶,铁定是让他们自生自灭。没弄死他们都得说一个良善。扰龙不由得喟叹一声,即使见不得人家的行事作风,可那股子随心所欲哪个混江湖的不喜欢呢。

.

扰龙想到这里也就不再计较,随即又记起辗迟:“诶,弋痕夕,你说辗迟这毛头小子半道儿硬是要走这条路子,怎么也是难的,你便真随他去了?”

.

“那又能怎么办?他都叫我一声老师了。”弋痕夕把手拢在长袍袖子里“再说,那东西还跟他姐姐……哎,罢了。”

.

扰龙也沉默下来。毕竟那件事也确实不愉快,因此也没有多说。又见弋痕夕抬脚要走,连忙追上去,准备一同去大厅。

.

.

中国人不论干什么事,都讲究一个吃字。这活儿做死人买卖的自然也不例外。

.

弋痕夕琢磨着日子快近了,两边的家伙什自破阵老爷子敲定后就开始准备,想来如今也差不太多。既然如此,上路前的平安宴也要摆一摆。

.

.

南风镇两大倒斗头子的规矩,不论是哪家的伙计去做活儿,启程前都是要挑个黄道吉日吃平安宴,以此沾沾喜气图个吉利,好让人完完整整的回来。便是死在路上,那也是个吃好了的圆满鬼,不至于过得太惨。

.

于是弋痕夕自己端着本黄历盯了半天,就订在最近的日子里,刚好是三天后。紧接着就让人去准备了。辗迟瞅着手里的大红请帖,忍不住撇嘴:“瞧着还挺像那么回事儿。要不是上面写着请帖俩字儿,小爷我还以为是喜帖呢!瞅瞅这个红色儿!这个金边儿!”

.

“哼,瞧你那样儿!傻了吧唧的。”碧婷把帖子揣进腰囊里面,对着辗迟露出一个调侃的笑容。旋即又道:“不过这次咱们雁楼也是下了大头的,这吃饭的银片子可都从咱们这儿出,也不知这次三道桥捞不捞的回来。”

.

千均端坐在一旁,盯着手里的茶水。听辗迟这样说话,嘴里忍不住一句棒槌就扔过去了。不出所料,辗迟立刻打蛇上棍似的就追过去又打又闹,连呼死冰块。

.

辰月看着两人的相处模式忍不住偷笑。过了会子才回答已是对均迟二人有些不爽的碧婷:“按我说,这次有山鬼谣带着,凭他的手艺,便是只有他与老师,那也是胜券在握的。”

.

碧婷点点头“说起来你叫弋痕夕老师一声老师,如今千均辗迟也拜在他的门里,你们这一部总算齐全了。”

.

“是啊,齐全了。”辰月看着不远处正同人谈生意的弋

痕夕与千均辗迟,抿唇一笑,眉眼温柔。

.

碧婷见她正情浓呢,不由得嘀咕:“这可是有了同门忘了姐妹,怎么的,你是不同我亲了?你都不对我这样笑!”

.

辰月知道她是在打趣,便不绵不软的说:“我哪是对他们笑的,他们可没瞧见呢!这不是只有你看到?便当是我对你笑的。再说,你莫不是吃我的醋?”

.

“切,促狭!”碧婷哼了哼,撂下一句我去忙了便跑开,也不等辰月。

.

辰月又笑了许久才追上去,让她莫跑快了气喘。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