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柱斑/斑斑生贺】记一次突发事件

◆头一次柱斑,ooc严重

◆祝斑斑生日快乐!!!顺便快圣诞了,也祝大家圣诞快乐哦!!!!

◆意识流,甜虐看大家理解!

◆接下来放文!!!轻喷QAQ



01.

夜深人静,身为宇智波族长的长子,未来族长的宇智波斑仍在处理一些公文。田岛已经开始将一些工作交给他了,斑更要为此努力。泉奈今天也睡得格外早没有像往常一样来帮斑处理事务。一向疼宠弟弟的斑并不在意这种事情。相反,他很乐意泉奈早睡,毕竟他正在长身体。

明明斑自己也还在成长期,但长兄的身份让他已经开始用一种成年人的眼光关心泉奈了。

斑捏了捏鼻梁,眼睛也感觉有些肿痛。他稍停片刻,正要抬笔继续的时候,却感觉到有人站在他的房门外。

那人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

斑将人放了进来。

进来的是一位同族忍者。他身上带着一股深夜的寒气,风尘仆仆。明显是走了很久的夜路。

那位忍者对斑行礼,他说:“斑大人,南贺川边不远的密林里发生一项重大事件,族长大人请您过去参与定夺。”

斑这几年的战绩,加上显赫的身份,早就足够被尊称一声大人了。

到底是什么事这么急?让宇智波族人这样深夜外出呢。

难道是柱间跑到南河川被抓了?

斑捏笔的手一紧,不由得皱起眉毛。如果是父亲在那里,抓住柱间也不是没有可能。

斑不敢再多想,他当即起身,让那位忍者带路前往南贺川。

02.

当斑赶到南贺川时,远远看见并排站着的父亲和千手佛间。双方身上都没有打斗的痕迹,只有跟从的几个忍者有战斗过的迹象。而中间则一年承重的站在一旁,后面是千手扉间。而泉奈竟然也在。

一旁的树林里掩映着一栋小小的木屋,门口和前面的空地上躺着两具尸体。

两具尸体都穿着寻常百姓的服饰。除了两人手里握着的苦无。

伪装成平民做了什么触怒宇智波和千手的事情吗?不,不对。斑察觉到空地上那具男尸的眼眶中红光在闪烁,他才知道那个倒在空地上的男人是一个宇智波。已经开了二勾玉,约摸十七八岁的模样,比他大些。

斑调整好情绪,仍是那副沉稳冷静,波澜不惊的样子。

“父亲。”他走到田导面前,微微躬身,以此表示自己的恭敬。

“斑,听一听事情的原委吧。”田岛说。

斑微微点头,田岛便示意其中一个忍者给他说明刚刚发生的事情。

“是,族长大人”忍者奉命,略一停顿才道:“斑大人,这其实是一个意外,那名男子是宇智波族人。”这位忍者似乎有些羞于启齿。“他的名姓是宇智波虔,女子是千手一族族人名姓千手春华。都是底层忍者,后来互通有无,私自结为夫妇……”忍者并没有给千手春华观上宇智波的姓氏,即使她已经是宇智波虔的妻子。因为这对于千手和宇智波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是……这样吗?斑将视线投向那两具尸体。这个宇智波和一个千手结婚了,看样子他是让那个叫春华的女人躲在屋里或者先逃吧,是要保住她么。因为知道逃不了,所以背水一战?

斑的有些复杂,他的目光含着一点别样的情绪。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他不由得看了一眼中间。

柱间紧抿着嘴唇,也回过头来看他。

斑又快速状似淡定的移开视线。

03.

因为是战时,双方又因为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只带了一点人。加上害怕闹大引来别的忍者,于是两伙人马“好聚好散”。

宇智波的血迹不允许外流,更不许被窥探。同样作为大族的千手自然也有自己的秘密。出于各种相同或不同的考量,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都选择杀死二人达成和解。何况千手春华已经怀有子嗣。假如让他生下来,那这个孩子应该属于宇智波还是属于牵手?这就又会是场争端,可放任不管也一定会引来外族的贪婪,他们没有第三条路走。

宇智波的忍者和千手的忍者分别抬走两人的尸体,因为春华的肚子还没有成气候,被拿回去并不影响什么,所以田岛也没有多做纠缠。整件事如同一个乌龙一样。而斑也只是来走了个过场。他转过身走到泉奈身边,看到他有些发抖的手,一摸才感觉到冰凉不已。

“泉奈,快回族地早点休息吧。”斑说:“以后不要半夜出门了。”

泉奈点头,又望向走的有些远的田岛。“哥哥我们一起吧,父亲已经走远了。”

斑没有说话。他感觉到柱间的查克拉在身后不远的地方,应该是在等他。但斑仍然拉着泉奈回族地了。因为不管是哪方面他都不可能留下来和柱间一块儿。起码田岛面前不行。

于是只能留千手柱间一个人在南贺川上凉凉了。

04.

安顿好泉奈后,斑就回到房间再次奋笔疾书。但现在他有点心不在焉,一目十行地批阅速度也因为刚才的事情变得格外缓慢。

柱间还在等我吗?斑拿着笔在公文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啊,应该不会吧……毕竟那么冷。千手族长一定不会允许的。

斑在心里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有批阅了几份文件,直到外面白露降下。

唔……柱间到底回去了吗?斑突然很不放心。

还是去……看看吧。反正也不碍事,就当做缓解工作疲劳了,泉奈不是说过散步有利于疏解压力吗。斑对这个说法甚是满意,于是把文件扔一边就顺身溜出宇智波族地,去看那个呆木头。

05.

斑赶到南贺川,心里忍不住有些莫名其妙的激动。因此一停下来就迫不及待的寻找那个影子。

然而河岸上并没有千手柱间的身影。

“……切,原来是我想太多了吗?”

斑撇撇嘴,又有些不忿和难过。虽然他并不想承认就对了。

“混蛋柱间!”斑随手抄起一块石头扔到河里,连水漂儿都没打,直接沉了。

就在斑盯着毫无波澜的河面好一会儿准备回去的时候,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喷嚏,震得斑差点掏出苦无秃噜过去。等冷静下来,斑才分辨出是柱间。

“柱间?”

“啊!是斑吗!粟米马赛我睡着了啊……嚏!”柱间再次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是……”斑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走过去把人扶起来。“你在这里睡觉?”

“是啊……”柱间整张脸都写满了委屈“我觉得斑回来的,又怕我回去了你白跑一趟,所以就在这里等咯。”

斑沉默,最后轻咳一声:“你就这么确定,万一我真不来了呢?”

“没事没事!”柱间一脸傻笑:“反正我也不怕啦,不会感冒啦!运动一下就会暖和回来。”

“你是白痴么!”太实诚了吧!斑忍不住责备柱间,他是怎么长大的啊,仗着身体好胡作非为吗?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他忽视了柱间的傻笑,两人靠在树干上望天,斑问:“你等我这么久,到底有什么事?”

“就是,很久没见了嘛。”柱间挠头。

“哼,刚刚发生那样的事,千手可是死了一个人,你不生气?”

“……确实挺难过。”柱间顿了顿“但是……我也没有办法,要是真的能那样就好了。”

斑知道柱间的意思,建立一个村落来保护孩子们,让他们远离战争,安稳的生活。没有人不希望和平,但现在还太远了。因此斑只是点头,并没有多说。

柱间沉默一会儿,又说:“那个……斑,我想求你件事。”

……斑撇他一眼,露出一个我就知道的表情:“说吧。”

柱间观察着斑的脸色,清了清嗓子:“斑啊,你可不可以把宇智波虔的尸身弄出来啊?”

“!!!”斑被吓着了,转头去看柱间:“你疯了还是我傻了?尸体?一般宇智波族人死后都是要送到族里的墓地的,现在应该都放进棺木了。”

“啊,可是就这样让他们分开了吗?未免太可怜了吧?毕竟他们生前不能相守,死后之前一家三口放一块嘛!”柱间说的理直气壮。

斑的脑海里再次浮现起刚才的场景,不知道是也要太冷还是因为情绪不好,他瞬间打了个激灵。 呼吸也沉重几分,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他说:“柱间,这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斑,我们……”柱间愣住,一时间弄不懂斑的想法。

“这是最后一次,不要忘了,你姓千手,而我姓宇智波。”斑直起身子,走出几步,回头看着我柱间。柱间清晰的看到他猩红的写轮眼。“总之!我会把……东西给你的。”斑匆匆收了眼神,逃似的瞬身离去,也没有回头看柱间。

“诶?诶!”柱间呆在原地,伸出手拉了个空,又不敢大声叫名字,只能露出一种无奈的表情在原地叹气。“唉,斑啊,总是这么不坦率……”他露出一个笑容,直到那个跳跃的身影再也看不见才匆匆赶回族地。

再不回去,扉间就会骂他了!

柱间打了个冷颤。


——————the end——————

完全不知道写了啥啊!!!!!匆匆结束QAQ头一次柱斑,希望不会太差QAQ最后,斑斑生日快乐啊QAQ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