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沙雕】戒海:鸣人和佐助的破损护额

◆戒海,是我在意林看到的一首诗,详见00.

◆群内沙雕联文,都是一发完,我硬生生掰直了哈哈哈有兴趣的小伙伴请私戳 @缘曦洛离  @鱼汤

◆可以当做鸣佐或者佐鸣粮看,只是没打tag, 毕竟..... (指指题目)

◆ooc炸裂!!!肾!有点矫情咳咳.....

◆最后, 祝米娜食用愉快!





00.

没见过海,会梦海,

见过,会梦再见海,

孩子想见海,

有多想就有多纯真,

成人想见海,

有多想就有多情深。

我戒掉想念海,

讲给孩子们见过的每片海。



01.

又梦到佐助死于非命了吗?今天是他的生日吧,做这种梦可真是不吉利。鸣人的脑海里不受控制的回放梦里那个画面——黑白的四周和唯一颜色鲜艳的血。一把苦无扎在佐助的心窝,还有许多千本齐下。最后,鸣人连佐助精致的面孔么看不清,只有一片猩红刺痛他湛蓝的瞳孔。

鸣人喘了口气,随后掀开被子,也没有穿鞋,就赤着脚走到不远处的柜子前。

那上面摆着一个小盒子。

鸣人从里面拿出一个护额,和一般木叶护额并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完美的地方便是横亘其中那道深深的划痕。鸣人炽热的手掌握住磨损有些严重的钢片,感觉到如霜雪的凉意。

就像现在的佐助一样。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鸣人清楚地感受到现在的佐助冷如玄冰。在木叶的佐助还有点人情味,但再次见到佐助后,鸣人惊异于他的巨变。那样的佐助就像刀尖舞动的堕天使,把泪和血吞。他在心里哭泣,却又心甘情愿存在黑暗里,象征性的挣扎。

护额已经有些年份了,鸣人自己的护额都已经换过一次,同样是一个蓝色的绑带的样式。除了没有疤以外,几乎和佐助留下的没有差别。鸣人把它们放在一块儿,就像几年前他们还并肩作战一样——即使现在佐助不在,鸣人也会有种欢欣的感觉。

自己为什么那么弱小,连佐助都没办法保护?明明小樱那么喜欢佐助,为什么他不回多看一眼呢?不留恋他们难道连小樱的真心也不在乎吗?在鸣人看来能得到小樱的倾心,如果是自己绝对会马上回头的。

但佐助不是自己。鸣人清楚的明白这一点,不由得喟叹。

明明想着我们第七班会一起闯荡天下,威名远扬。就像三代爷爷和他年轻时候的弟子纲手婆婆他们那样。

如果是那样,就真好啊……鸣人紧抓着护额渐渐沦陷进自己的美梦里。



02.

“鸣人,你要知道从来没有什么如果。这个世界上也从来没有后悔药,我的死亡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四战后的终结之谷,佐助这样对鸣人说:“你前程似锦,但我不行。”

鸣人不懂为什么佐助会这样说,他只知道梦里那一点被验证了——佐助伤痕累累躺在他的怀里。他的视野除了艳丽的红以外,只剩下黑白。他清晰地感知到佐助抓着他手臂的力量正在减弱,连同体温一起消弭殆尽。鸣人突然想起佐助身穿白衣站在高崖上,黑眸紧盯着他的模样。

那样的黑,让他一眼万年。

那样的黑,令他看清这个世界。



03.

鸣人把佐助带回来木叶,他把年少时收起的护额放在佐助的衣襟里,又拿出另一个完整的护额和他一同放在他的棺木中。他把佐助的名字刻在慰灵碑上,就像一个英雄那样受人敬仰。至于高层的反对,他早就不用听了。

因为没人再有那个实力再来会为难他。

宇智波善用火遁,却身在黑暗的炼狱里备受折磨。黑色的瞳孔下是血海与火凝成的泪水,那就是写轮眼。

鸣人最终选择把佐助火化。在他看来,与其身体腐坏在地下,不如风雨中来,烈火中去,也不亏他宇智波的名姓。




05.

已经从火影职位退休的鸣人还是那副随性而玩劣的样子。他以前经常与卡卡西老师一起去慰灵碑。鸣人看佐助,卡卡西却对着一片空白发呆。

后来卡卡西老师也走了。

当鸣人在打开房门时,看到如同睡着一样趴在书桌上的老师。

他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

鸣人看到卡卡西手肘下压着一张照片。上面有他的父亲、带土、老师和一个不认识的女生。他把照片放回原处。

鸣人送走卡卡西最后一程。



06.

放置佐助护额的盒子空了几十年,没有放进任何东西,仍然摆在原本的位置。

直到有一天,一位到七代目大人家玩耍的孩童打开它,里面的空气重新交换那个孩子端着盒子很好奇的问鸣人:“七代目爷爷,这个盒子为什么要一直放在那里呢?”既然是空的,随便放在哪里收着就好了嘛。在他看来,没有用的东西就该这样收捡。

“因为这里面装过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所以要放在最显眼的地方啊。”七代目扬起爽朗的笑容,碧瞳的颜色清明如雨后天空。她揉了一把孩童毛刺刺的脑袋,将盒子捧在手里放回原来的位置。

“最珍贵的?”孩子追问:“那一定很难得吧。”

“难,也简单。”七代目边说边往外走:“你们今天中午要和我一起吃饭吗?”

“一乐拉面?”孩子跟在后面问。

“对,番茄的。”

“啊!为什么不是鱼板?”

“嗯,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嘛。”

“特殊的日子?”孩子疑惑:“是什么日子?”

“嘿嘿,不告诉你。”年老的七代目露出一个孩童一样顽劣的笑容,随后哈哈大笑的逃开孩子的追打。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呢?


是他,佐助的生日啊。




07.


佐助,之于鸣人,就是那片戒不掉的海。




————the end————

匆匆完结!太沙雕了,我自己都没眼看QAQ

上一棒 :@莫名路人

下一棒: @扇子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