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带卡】战壕里的亲切对话

◆对话流,全篇语言描写√

◆ooc严重,嗯。群里的军人设定文,有兴趣请私聊 @缘曦洛离  @鱼汤

◆算是贺文吧,总之祝大家元旦快乐哦!!!!!

◆放文!



00.

“先生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年轻帅气的侍者极有修养的问道。

卡卡西注视着这座风格古老的糕点商店,许久后才道:“一杯蓝山,一碟红豆糕。”

这座商店是火之国美食之都最受欢迎的甜品店。它在战争后迅速崛起,成了火之国的代表景点之一。所以这里的红豆糕自然也是最贵的,即使它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毕竟是答应了某个甜食份子的啊,这可是最后一次旅行了。”卡卡西望着干净的落地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这样说。



01.

“咻——”

一颗炸弹带着绚丽的火花划破黑暗的天空,在沉寂荒凉的战场上砸出巨大的爆破声。

睡在战壕的士兵们陡然惊醒,往事发之地望去,却看到满目焦土和炸的四处飞溅的残肢断骸。

“带土!怎么了?你有没有事!!”卡卡西没有光彩的眸子直愣愣张望着,力求找到那个熟悉的影子,即使他已经看不见了。

“我没事,不要担心我啊笨蛋卡卡西!”带土听到卡卡西在叫他的名字,连忙用高昂且活力十足的声音回答。

紧接着卡卡西的肩膀上传来炽热的体温,那是带土的手掌。

“啊,知道了。”卡卡西说完便沉默下来,略有薄茧的手掌紧紧抓住带土的小臂,将伸直的上身又爬回战壕。“带土,你的手好冰。”

“在地上躺了大半晚上能不冰嘛!”带土翻了个白眼儿。

“感觉你出了好多汗。手掌都湿漉漉的。”卡卡西说。

“刚刚紧张,怕炮弹炸到你了。这样我可没办法和琳交代!”带土回答。

“你……坐下来吧。”卡卡西把人往下拉了拉:“别站着,会成活靶子的。”

“我咳……我一直都趴在地上的。”带土说:“只是你咳,你看不到所以没感觉。”

“这样……”卡卡西点了点头:“你怎么在咳嗽?”

“天气冷,应该是着凉了。”带土说。

“好吧。”卡卡西沉默片刻,又说:“我似乎听到不远处有人和车跑动的声音。”

“我也听到了,还有一点一点的白色灯光。”带土知道瞎子的耳朵会很灵敏。“待会有场硬仗,你不要逞强。眼睛瞎了就老实点。”

卡卡西没说话。只是握紧手上的长枪。



02.

敌人的第一波进攻已经结束,带土和卡卡西侥幸活了下来。士兵们都筋疲力竭,粗重的喘息声夹杂着凄厉的惨叫声,是这块缺衣少粮的土地的常有曲调。

“带土,饿了吗?”卡卡西问。

“有点,吃点干粮吧。”带土说。

“没有多少口粮。”卡卡西说:“反正我是个废人了,迟早要死在战场上,顶多最后给你换条命。给我浪费,你自己吃。”

“你这套物尽其用的论调少在我面前逼逼,”带土扯开干粮口袋。卡卡西听到他比让人还有沉重急促的呼吸声。“你那个狗屁志村长官已经被人家一梭子毙了,你现在有追求生命的权利。”

“那你和我都会去见上帝。”卡卡西转过头,机械的说出这句话。

“那就去见好了。”带土的语调轻松极了。至少卡卡西听的是这样。

“这可不像刚刚入伍的你。”

“人会变嘛,我要还是刚进来那么软,早死了。不然你现在眼瞎了还能得到我的庇护?”带土的语气略微有些得意。

“说的也是。”卡卡西眯了眯眼睛:“不过,我是说如果。如果敌人大反攻了,你就先跑。”

“切,我可不怕死。应该是这样的。”卡卡西听见带土清了清嗓子:“如果敌人大反攻了,卡卡西你就快跑吧!笨蛋卡卡西!”

哼……

卡卡西撇过头,不理带土。徒留带土笑的开怀。



03.

“吃好了吗?我猜战斗不远了。”带土用枪托戳了戳卡卡西。

“嗯。你呢?”卡卡西问。

“我也是。”带土倒抽好几口气,跟得了肺痨似的。“卡卡西,你可要好好活下去,琳可是交代好你要好好回去。”她可是喜欢你的。

“你也是。”卡卡西揉揉没有感知的眼睛:“琳又没单说我一个。”

“好吧好吧,我们都要活着回去。”带土咳嗽两声:“这晚上真凉。”

“还好,如果不介意,”卡卡西斟酌着词藻:“你可以和我相拥取暖。”

“呸!我的怀抱这辈子只抱一个人!那就是琳!”带土怪叫到。

“好吧好吧,那你冻着吧。”卡卡西点点头,仿佛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切……笨蛋卡卡西。

带土撇嘴。


04.

“带土,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嗯,是的。”带土正费力的解下自己的干粮口袋。

“我们要准备了。”卡卡西拉开枪栓,又摸索着身上的弹药,计算着这场拼杀的结局。

“我知道,我知道。”带土又咳了一声。

“嗯?怎么有股腥味?”卡卡西感觉到右手沾到了什么东西,温热的。

“是我的口水。”带土抓起一把冰凉的土糊了卡卡西一手:“现在感觉不到了吧。”

“……幼稚。”卡卡西把手上的土拍掉,继续自己的工作。

“说的你就很老成了一样,比我还小一岁的卡卡西君~”带土发出一种猥琐的音调。

“啊,靠谱点带土。马上可就要拼命了。”卡卡西道。

“是,是。我知道了。”带土说:“卡卡西,你说战争之后你想干嘛?”

“不知道,随便什么都好。”卡卡西说:“硬要说,大概就是看看火之国的风景。我父亲说它们很美。”卡卡西的父亲是一位战地记者,已经牺牲了。

“真好。”带土说:“我的话,大概是想吃遍天下红豆糕!”

“我又没问你,别自说自话啊白痴。”卡卡西冷哼一声。随即又轻轻说:“先努力活下来吧。”

“说的没错。”带土的声音猛然低沉下来:“我设想了一下,吃遍天下红豆糕等于走遍天下。嗯,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搭个伙啊!”

“如果,你活下来的话。我会考虑的。前提是那时候已经成为你妻子的琳同意。”卡卡西说。

“你这人怎么……算了。”带土本来想说琳喜欢你,但是终究没说出口。他的耳朵动了动,看到前方的地平线在黑暗中燃起一条火线。战火已经烧过来的。只是离得远,卡卡西听不出来。

“咳,卡卡西啊,你在休息一下。”带土说:“你睡不下去就睡我胳膊也成。”

“谁睡你胳膊。”卡卡西对自己的装备有了数“不过可以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

“嗯,有道理。”带土点头:“哦对了,卡卡西你过来一下,前几天中井医生开的药要给你滴一次。快点吧,过来。”

“唔,知道了,东西在胸口的布兜里面。”卡卡西凑了过去。

带土也往前凑了凑,伸手要拿东西。卡卡西再次闻到一股腥味。“带土,你受伤了?”

“你这不废话?打仗诶!”带土无奈的说。

“也对。”卡卡西点头。

“好啦,抬头,我给你滴药水。”带土捏着那个小瓶子:“虽然中井医生前几天去见上帝了,但他的药水还是很管用的。”带土说的中井医生是个基督教徒。

“嗯。”卡卡西依言照做。紧接着他就感觉到后劲一痛,本来就一片黑暗的视线更加黑暗。

带土看着卡卡西倒在地上,终于咳出一大口淤血,里面有大块大块血块和内脏碎片。他的视线从卡卡西身上移到自己的肚子上,胃部已经血肉模糊。

带土把自己的口粮塞进卡卡西的衣襟里,然后把他埋在尸体下,然后坐在一边说:“卡卡西,这次你可不要倔了。”



05.

卡卡西感到一阵头痛,他的鼻子里充斥着腐臭的味道。他伸手移开那些尸体,渐渐露出一点有一点光芒。

他眼前一阵刺痛,白芒大盛。卡卡西闭上眼,感受到眼皮外面的世界一片光明。他睁开眼睛,火热的太阳正好,晒得他脸皮发烫。

卡卡西呆愣很久,接着就四处寻找带土。

许久后,他终于看到趴在战壕上,仰躺在那里的一具尸体。身上深绿的军服血迹斑斑,遍布刀痕。

其中最深的,是胃上那道锋利的贯穿伤。


——————the end————

因为沙雕po主实在是坚持不到凌晨,所以先发了QAQ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哦!!!!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