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扉泉】用植物写CP——红蓼

【扉泉】用植物写CP——红蓼

◆用红蓼写扉泉是因为它的花语是:立志,相思。扉间选择了家族,想要让家族鼎盛是立志。所以他杀了泉奈,剩下的也只是相思。

◆红蓼渡头秋正雨,印沙鸥迹自成行。灵感来于此处,恰好,自古英雄皆寥落,水浒宋江葬红蓼。扉间,大抵也是算英雄的。

◆红蓼,多年生草本植物。多生8-9月。

◆交代完毕,放文。矫情且ooc,肾。



千手扉间死在战场上,人生最后一次战斗是为了自己的学生安全回到木叶。似乎是每个斗士逃不过的命运,无论英雄也好,枭雄也罢,最后都是不得好死的下场。刀剑在他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疤痕,凌迟的痛楚也不过如此。此时的亲身经历,令千手扉间不由得想:那时候,泉奈是不是也这样疼?

他浑身无力的躺在红蓼丛里,鲜艳的红和他眼瞳的赤色交相辉映,前者生机盎然,或者即将油尽灯枯。

忙碌了许多年,算计过一辈子,似乎只有最后这一刻才能避过尘嚣想想自己的事。

他真的那么恨宇智波泉奈吗?并不。那为什么坚持恨这么多年?细细算来,似乎也只是因为家族利益和兄长固执的理想。扉间的视线被雨水模糊了,他在雨幕中看到视野中的一抹红。

是红蓼吧。真正将这株不起眼的植物放在心上,似乎是大哥和宇智波斑认识不久之后。那是夏季,是他们认识不久,也是他刚刚和宇智波泉奈认识的时候。他和那个小辫子撞在一块儿,都为了双方父亲的同一个任务。他还记得宇智波泉奈看到自己时顿时愤怒的脸和被他一句:“不想被发现的话就闭嘴”怼的哑口无言的不忿。然后耳边只剩下小辫子急促的呼吸和自己脚上的疼痛——泉奈气不过,竟然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

真记仇……

千手扉间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冷,手脚已经失去了知觉,耳朵出现厚重的耳鸣,而脸却发烫。他想眨眨眼睛,却因为肌体的僵硬而没办法达到目的。雨水毫不留情的砸入他的眼眶,又从泛红的双眼里流淌出来。

战场上斗得你死我活的四个人,竟然是自己这个满腹阴诡的人最长命。嚣张的小辫子是第一个走的,然后是张狂的宇智波斑,紧接着是令人头痛的兄长。而最后,是自己。

也不知道偷偷种在宇智波泉奈碑前的红蓼还活着没有。那种土气又烂大街的花应该会和宇智波的墓地格格不入吧……哼……没想到最后自己也死在这里,死在随意生长的红蓼花里。

雨下的更大了,将烈烈如火的红蓼打的东倒西歪,落下的细小花瓣停在身穿蓝色铠甲的人身上,映衬着男人苍白的脸庞。千手扉间的双瞳仍旧没有闭上。暗淡的红瞳盯着天空,目光涣散的样子仿佛刚刚入梦。他恍惚间看见天空有一个人冲他趾高气扬的笑,似乎在说着什么恶劣的话。

“嗤,死白毛!这么早就死了吗?我还以为你能多活几年呢。”


幸灾乐祸……还真是没变。


如果是他,大概真的会这样说吧。可是扉间再没有争辩的力气了。


他陷在红蓼花丛里,眼皮越加沉重,连雨声也听不到,只留下黑暗里一层又一层的轰鸣。

千手扉间闭上了眼睛。





“嗯?死白毛怎么是你?!”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吧宇智波泉奈!”

“总之你!”

“不想被发现就闭嘴!”

“你!哼……勉强让你一次好!”



哼,勉强让你一次好了。学着宇智波泉奈的语气,这样回答那句虚空中不知对错的解读。

—the end——


不知道写了啥,神特么oochhhh 那个扉间之所以说斑第二个死是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斑确实死了咳咳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