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鹿森,小鹿,三木都可以任性呼唤√别叫我三鹿就行QAQ我不是毒奶QAQ

【治愈】柒月流火(上)

◆设定:佐助视角。四战后和平木叶,两人未结婚(樱哥被傻po主私下许给井野了23333开个玩笑,此文无樱井樱……)鸣人还不是七代目,佐助漂泊中√(我要让分手圣地终结之谷变成表白圣地!)


◆emmmm,没什么好说的,真·治愈,就是发个糖√


◆终结之谷是真的干涸没了对吧?!!!管他呢,是那就是原著,不是就当私设吧QWQ!反正bug都是我的就对了!
————————————————


00.
这几天正是最热的时候。七月,一个令人烦躁的月份。这个月份让人热的受不了。不过作为忍者的佐助并不为此所影响,他依然穿着那款黑色的外袍,宽大厚实。


他的速度很快,因为很快他就要回到木叶了。火之国本就炎热,又处在内陆,自然更加热。夏蝉隐在苍翠浓密的枝叶中鸣叫,杂乱无章却又让佐助莫名安心。毕竟某个吊车尾也是蛮像这些蝉的,聒噪又让人觉得可以信任和依靠,是个少有的言行一致的人。


也对,他现在是火影了。自然应该更有担当。
佐助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心里吧鸣人里里外外夸了个遍,这不是佐助情商没了,而是他平时就是这么思念鸣人的。小时候的糗事+一点儿以前同现在的对此=完全不知道自己看起来像是在损人其实在夸他的赞扬。


这一点佐助完美的遗传他家老祖宗,这一族就是这样,别扭的可爱。

01.


当佐助站在木叶大门前时,他在想吊车尾会不会为他回来而感到惊喜。佐助踏入木叶的土地,迎接他的第一个人是小樱。也对,怎么说卡卡西和鸣人都很忙,虽然他提前告知,那个吊车尾会想尽办法赶来汇合。但佐助并不想这样去让他劳累。


礼节性的和小樱问好,按照惯例让她检查一下伤口,佐助才算把自己的事情理清。接下来,就是要去火影楼汇报任务。


鸣人应该会在那里的吧……


然而事实却让佐助失望了,鸣人并不在,整个火影办公室除了一脸生无可恋的卡卡西就只剩下堆积如山的文件。


卡卡西听到门扉被推开的声音,于是抬起头就看到面无表情的佐助。
佐助现在也成年了,变得成熟稳重很多。虽然还是喜欢冷着张脸,但却没有年少时的轻狂和冷冽。卡卡西反而在这种表情中看到了“温柔”。是那种隐藏在刀锋之下,让人难以察觉又切实感受得到的温柔。
果真是长大了啊。卡卡西这样想,双眼自然而然的笑弯,他望着佐助,道:“真是好久不见佐助,这段日子还好吗?”
“嗯。”佐助用不咸不淡的语气回复着卡卡西。“这是任务报告,近期各大忍村基本没什么异动。”佐助一边汇报,一边把早已准备好的任务报告放到卡卡西面前。
“干的不错。”卡卡西称赞了一声:“这几天辛苦你了,嗯……多在木叶待几天?鸣人总是在念叨你呢。”
“……”佐助沉默半晌,最后还是答应下来。
“那么你要先见见鸣人吗?我记得现在鸣人好像是在终结之谷那边修炼。”卡卡西依然笑眯眯的“你可以快点,因为算算时间他差不多快结束这项活动并且准备去一趟风之国找我爱罗……”
“知道了。”佐助仍然没有太大的表情波动,但是人已经在门口了。他把门拉开条缝正准备出去,然而还是回头对卡卡西说:“谢谢。”
卡卡西耸耸肩:“嘛,作为一个老师我也只能帮到这里啦,好运哦。”银发的火影大人带着不明意味的笑容对佐助挥手表示再见。

03.


自从那一战以后,终结之谷损毁严重。一切感情在这里结束,一切仇恨也在这里结束。被岁月将废墟掩盖的山川似乎在嘲笑命运的执拗。
阿修罗和因陀罗的情感再此终结,对峙与背叛在这里滋生,最后却又通通埋葬在这里。终结,这个名字还真是莫名的应景。


佐助想发出一点笑声,但他又没有那样做。事实上他还有事情没有解决。


他顺着路寻找,感受着属于鸣人的查克拉。那是一个小树林,鸣人就在里面。
不知道为什么,佐助有些莫名的紧张。大概只是因为太久没见?佐助不能确定,但他还是迈出步伐缓缓的向树林走去。这段距离其实不长,用忍者的手段几乎就是眨眼的事情。但佐助不想。


深绿的草叶在摩擦着忍鞋和他脚部裸露的皮肤,有些凉,还有点痒。佐助加快速度,树林已经能看到不远处空地上细碎的阳光。


光线渐渐变得强烈,佐助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着刺痛,紧接着他闭上了眼睛。

04.


周围依稀有鸟雀的鸣叫和振翅声,它们混着夏蝉的聒噪在每一片树叶上振动传递。似乎是一张网将这些声音兜在一起,竟然也显出音乐的空灵之感。


佐助睁开眼睛,入目是浓密的树叶以及从它们缝隙中透漏的阳光。从角度来看,他竟然躺在草地上?佐助感觉双眸略略干涩和朦胧,就像刚刚睡醒一样。


“睡着了吗?”佐助眨了眨眼睛,就这样躺在地上看着树叶和阳光。他看了很久,最后觉得似乎是这样。虽然哪里不对……不过……还是先看看情况吧……或许是幻术?不过目的是什么,但不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所以还是先看看吧,这个幻境似乎没什么威胁。
打定了主意,佐助便站起来将粘在身上的草屑拍去,便向树林的深处走,继续他睡着之前的动作。

05.


然而佐助走了很久,也没有看到什么不同亦或是杀气之类的。这或许就是个无聊的幻术,并没有什么用处。


最后佐助也懒得走动了。他干脆在一天澄澈的小溪边坐下,望着被天空印成湛蓝色的溪水出神。这里似乎没什么人啊……


佐助正准备解开幻术,然而耳边却传来一串爽朗欢乐的笑声。那声音非常熟悉,稚嫩又充满活力,元气满满。这个音色佐助就是听不出自己的也不会忘记,那是鸣人的声音。


幼年时期的,鸣人的声音。

——————————————

逻辑什么的……大家还是忽略好啦哈哈哈……

今天依然咸鱼的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的文字,虽然啥都没写哈哈哈哈(ಥ_ಥ)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