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子不语,余且凡也,安知汝之意哉?

【治愈】当你老去,容颜不在

◆内容如题,温暖治愈。帕克视角,一发完。仍然摸鱼,瞎几把写。ooc属于我,bug也是我的嗯。

◆卡卡西退休后闲赋在家,年纪比较大了……多大自行想象啊23333土哥上线较晚√相信我,是甜饼!日常,没剧情,罗里吧嗦,矫情……不好看,真的。


◆让我为打雷姐的《young and beautiful》欢呼一下!超好听!翻译小哥哥/小姐姐也超厉害!(揉胸)如小可爱们所见,00.就是揉的歌词(滑稽)


————————————


00.
当我韶华逝去,容颜不在。你是否仍爱我如初?

01.


人老了就总没有精力注意身体。


于是帕克再次目睹卡卡西彻夜不眠。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然而当他想要为卡卡西做点什么时,卡卡西却总是敷衍他,或许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他从年轻时候就开始失眠或者睡不安稳,当上火影后变本加厉,从傍晚熬到黎明也是常有的事。令人堪忧的是,这破习惯直到这位“尽职尽责”的火影退休之后也没能更改。


用卡卡西本人的话来说就是:睡觉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为什么困难?帕克清楚的不得了。常年风里来雨里去的,也不好好保养,受伤后躺躺就接着到处折腾。天天各种操心(虽然看不出来就是了),嘴上总说要翘班翘班但偏偏又总是工作到很晚,然后老了身体就出各种各样的毛病,特别是骨头。


对于帕克这条“年事已高”的老狗来说,卡卡西的做派真让他心力交瘁。现在他总算体会到当年这人一口气带仨熊孩子的痛苦。


眼见卡卡西又没什么顾及的在书桌上睡倒,帕克认命的拖过旁边放在床上的薄毯给他盖上,免得他受凉。


这是卡卡西退休后的第三十天,独居。


02.


人一老就格外喜欢唠叨。恰巧这两天下雨,卡卡西也没什么地方溜达,就坐在廊下看那些雨水把庭前的樱花打落,任其飘落在地,又被水冲的面目全非。


看到这番场景,帕克就特别愁。廊下湿气重,时不时有雨飘进来,烘干的衣服过不了多久就会变得湿润。这对卡卡西的关节来说可不是个好境况。然而当他上去进行劝阻时却被卡卡西给糊弄过去,还让他陪着说话。帕克无奈,只能回屋找些干衣服备着,又煮了热茶送到卡卡西那里,用来暖暖身体。


卡卡西老了,喝不得酒。酒对骨骼也不好,会让它们发脆易折。


帕克做完这些事后就在矮桌另一边坐下,和卡卡西一样望着庭前的樱花。


卡卡西就跟他说很多年前也是樱花盛开的时候,那是个晴朗的日子。天空蓝的像海,让樱花的粉色更加烂漫。微风卷起几片掉落的花瓣,轻轻落在很少人走过的路上。有个少年就准备和心悦的女孩表白,但是后来没有成功。他本来准备好了勇气,却没有说出口,而造成这个局面的就是他。为此可是被那家伙好一顿吵闹。


帕克知道他说的是谁,但又不想戳破。于是只能含含糊糊的说那家伙真可怜,肯定特别傻。语罢他还仔细的对照了一下天气。现在不是晴天,樱花有,风也有。不过花瓣却被打的破烂不堪,风还是狂躁且冰冷的。完全相反。


茶杯中蒸腾的热气在这样阴冷的时候显得格外清楚明白。卡卡西没带面罩,有着笑意的脸庞隐在白雾之后,朦朦胧胧的,安静又平和。


往年的回忆总能叫他开怀,大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譬如带土那小子和他斗嘴的日子以及仨熊孩子的折腾。老人不爱提起苦难,因为人苦一次就够了,并不需要反复回味。


03.



糖含在嘴里是甜的,但是吃多了糖的口腔在它们到达胃囊之后就会感到酸涩。回忆这玩意儿跟糖是一个道理,甜的想多了,就容易碾出辛酸。


痛苦的回忆终于还是要被发掘,即使是被人埋藏在最深处。当美好的东西品尝殆尽,他们就会自动向上浮游,和甜蜜形成对比,温柔和残酷就变成最冷漠的真实。


卡卡西最终还是不得不把陈年旧事番了个遍。人老了就喜欢回忆,这是老人的通病。当年的相片仍然摆在床前,家里还是放着红豆糕和秋刀鱼。两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卡卡西说偶尔换换口味说不定可以刺激刺激自己衰老的味蕾,那样或许能够多吃点饭也说不定。


才不呢。帕克一张狗脸千沟万壑的皱在一起,他听小樱那丫头说,甜的吃多了其实败胃,根本吃不下去东西。咸的太多会让胃囊难受。卡卡西已经不在年轻,即使他的容貌仍然在五十岁左右,但憔悴根本不是假的。可是当他不停的劝说时,卡卡西就说:“如果按照帕克的说法,我岂不是什么也不能吃了吗?那简直太糟糕了。”


帕克当然不能让卡卡西什么都不吃,除非他丧心病狂狼心狗肺!啊不,他本来就是狗肺来着……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卡卡西还是这么任性。小的时候这样,大了这样,老了还这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他除了某人的信念以外最坚持的东西了。


说不清楚是优点还是缺点。



04.


卡卡西这辈子最坚持的东西就是宇智波小子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帕克曾不止一次的抱怨。并不是说卡卡西没了带土的影响就不爱木叶和同伴,而是说在他的影响下,卡卡西对这两种东西已经成了一种可怕的执念,并且对给他这种枷锁的带土更加执着。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以前卡卡西在暗部出任务的时候,帕克见过他最沉闷的模样,那可真让人难受。即便帕克本来就沉默寡言也受不了这种气压。偶尔他们交流时,帕克问他闷不闷,卡卡西也不说话。他就生怕这孩子把自己憋出病,结果病是没病,成疯魔了。


好吧,这样说有点儿过分。帕克把头埋在狗粮里郁闷的吹气。


外面还下着雨,坐久了冷,卡卡西就进来了。帕克连忙拔出自己的头,把嘴巴在纸上蹭干净,然后给卡卡西吧干衣服拿出来让他换上。卡卡西还是很有礼貌的说谢谢,如果他不揉帕克的头的话。


帕克让卡卡西快些用热水冲冲以便身体回暖,自己则去把窗子又关严实了点。廊下的雨水顺着院子石板的脉络蜿蜒绵亘,把前些天堆得花瓣冲的七零八落。


雨势渐渐小下去,帕克估摸着差不多就快放晴,到时候要跟卡卡西想办法把被子什么的拿出去晒。这场雨长达半个月之久,屋子里的物什在不晾晾怕真的要发霉。


火之国的天气就是这么有个性,一下雨雨势就大的很,一晴太阳就很热烈。晒得被子暖和。


帕克这样想好后就跳下来蹲回自己的狗粮边等卡卡西出来。


05.


狗是种能通灵的动物,据说他们的眼睛很神奇。


神奇不神奇帕克不知道,但通灵现在他能肯定是真的。即使他以前并不相信。


这还要从天晴那天说起。


帕克本来和卡卡西把被子晾干了,卡卡西正准备回屋看书什么的。帕克想晒太阳,就躺在晾被子的地界边睡觉。他刚躺下来还没安稳呢,就看到一个半透明的男人蹲在自己面前瞪着自己。


当时吓得帕克直接蹦起来。但他好歹克制住了想要尖叫的冲动,毕竟这男的看着挺眼熟。


“宇智波带土?”帕克试探着问。


“是,”带土点头:“难为你还记得我。”


“拜托,我不记得你才是脑子有病吧……”帕克一脸镇定的说,随后问:“你不是玩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那小姑娘呢?”


帕克的这个小姑娘自然就是琳,不过看样子应该没回来。


“琳没回来,不然我可怎么逃出来啊!那地方看的也太严了!”带土一脸严肃的说,用的是四战boss脸,非常正经。


“按照你的说法,其实就是越狱吗?”帕克根据带土前言不搭后语的陈述中找出一个看起来毫无关联的结论。


“聪明,不愧是卡卡西的狗。”带土正经的拍了拍手:“以及,我不是越狱,只是让琳看着点儿,我留了影分身。”


“……”槽点太多,帕克不知从何吐起。最后他果断放弃和一个脑回路奇特的宇智波瞎聊,为了表示对带土的重视,帕克问:“你回来做什么?看卡卡西?”


“是啊。”带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那么久没见了,我总要来陪陪的。”


“哦。”帕克甩了甩自己短短的尾巴,内心毫无波澜“你进去吧,他应该在卧室。”


“谢啦,帕克”带土表情生动起来,感觉好像下一秒就要重新变为二百五。“我真是头一次看你这么顺眼!”


什么变成二百五?!他本来就是!帕克愤怒的咬牙切齿,一张脸皱的更加厉害。“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厚爱。”


呵呵……

06.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


不是生与死,是我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在看着你。


带土现在是真的有这种感觉所以忍不住文艺一下,紧接着就被同样进屋的帕克鄙视了。


“喂喂!臭狗你干嘛进来啊!你是故意来破坏气氛的吧!”带土飘在半空一脸愤懑的指着帕克——果然只有到了卡卡西面前才会变成贤二的吧……


“反正卡卡西也看不到你,二人世界?不存在的……”帕克那张脸天生自带各种负面情绪,譬如现在,他的表情解读应该是:嘲讽。


而此时卡卡西正在整理木柜中一些很久以前的物品,并没有听到帕克说话。他依然安静的坐着自己的事情。


或许是承认帕克的说法,带土安静下来。他站在墙边望着卡卡西没带面罩的脸,那张仍然很白的面孔再也没有少年的锋利和中年的惫懒,反而充斥着淡淡的平和的笑意。带土看到他仔细将那些老旧的物品变得平整干净,一举一动缓慢却温柔。


带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并不会被岁月磋磨的溃不成军,反而越来越有魅力,最后就像一幅淡色的丹青那样舒畅优美,温柔缱绻。


他一直都是甜的。



卡卡西把东西再次整齐的放入木柜中,小心的锁好放到床下。接着又拿起一边的帕子擦床头的相框。


他的同伴以及同伴的两张照片。


依然是缓慢的动作,却意外的耐看。带土就这样站着看了很久,有点出神。


温柔?是的,确实是温柔。带土一直都知道这个已经老去的男人很温柔,小时候藏在锐利的外表之下,无从察觉。长大了就夹杂在每一个细节中,理所当然。现在却已经完完全全暴露在阳光之下,流于表面。



带土从来不否认,真正心狠的,一直都是他。


07.


“你是来带他走的吧。”帕克这样说,小小的身体随着走动一颠一颠的。他正看着火炉熬药。小樱害怕药片什么的来的太快卡卡西受不了,所以就让他用草药熬水喝,这样来的温顺,只是好的慢。


说起来是慢些治,其实就是拿药吊着,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带土没说话,却很傲娇的哼了一声。


“你不说我也知道。”帕克怕卡卡西熬的药煮干,所以时刻都看着。“卡卡西的身体坏了,又顾及你说的话,所以就尽力的多活一活。”帕克似乎是站累了,于是就蹲坐下来“每天晚上手脚凉的像冰块,他本来体温就比常人低些,年老了这点儿温度便不堪大用。加上睡不安稳,时常梦魇,身体垮的就更厉害了。”


帕克的语气很平稳,没什么情绪上的大起大落。卡卡西不是他第一个契约者,却是他最心疼的契约者。临了了,还是想为他做些什么,陪着他走一程。


带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也盘腿坐在帕克旁边,盯着不停跳跃的火舌。


“你看,天晴啦,樱花也开啦,他说明天要去看看你呢。”帕克抬头望这个坐下来也比他高很大截的带土“你也去看看吧,天气这么好……他给你用的衣冠冢,就在木叶村外的樱花林里面。”


“衣冠冢?”带土有些惊讶“他干嘛给我立碑?那玩意儿其实不怎么重要。”


“谁知道,大概是觉得你死了连个渣都没剩也挺那啥的。”帕克说。


“我知道我知道,可怜对吧!真是的……”带土嘟哝着,虽然在抱怨,但还是觉得有些开心。随后他又忍不住自我唾弃,不就是块墓碑吗!那么兴奋干嘛!


08.


今天是去给那家伙扫墓的日子。


时隔多年,卡卡西也有些说不清是个什么心情。反正都扫了这么些年了,都成了习惯。偶尔想起来要去看看那家伙还忍不住有些开心,虽然又会自言自语许久。即使明知带土不会听到,可他就是乐意说。


卡卡西按照惯例带上红豆糕和粉百合,抱着这两样东西悄悄往木叶外面走,尽量不惊动谁。他又带上了面罩,这是一种习惯。


往墓碑的路程还是很远,虽然在木叶就可以看见樱花林的树冠,但其实要走很久。那边不怎么有人去,但是景色不错,里面有小溪,每年这个时候就会带着落花不知前往何处。


带土默默地跟在后面,看着卡卡西不急不缓的步伐,发现他的身体有些停滞,动作并不能说顺畅。他能听到卡卡西有些急促的呼吸,他甚至可以想象卡卡西因为运动而泛红的面容。


“真是的,只是看块石碑而已急什么啊!”带土忍不住抱怨,他觉得卡卡西应该歇一歇。于是他就去骚扰帕克,让他去劝劝那人。


帕克白他一眼,到底也看不下去就去了。结果卡卡西没听,直说到了在休息更好。


这些话唤来带土一声冷哼,不过他还是很实诚的走到卡卡西身边护着怕他摔倒,毕竟这家伙老啦……虽然这样并没有什么作用……帕克自觉落在后面不去打扰那个宇智波,但眼神时刻注意卡卡西。一人一鬼一犬就维持着这样的模式到达目的地。


不得不说卡卡西的眼光很高,至少带土看了这块墓的位置都知道是块风水宝地。假如他有尸体在,说不定过个两三百年可以变头僵尸玩玩儿。


不过这只是玩笑而已。


卡卡西慢慢坐下来,正对着碑面。那上面没有刻字,就是块平整的石碑。他将花稳稳当当的靠着墓碑放好,把红豆糕也放好。然后就看着墓碑发呆。


带土也坐下来,就在墓碑前,正对着卡卡西。也发呆。


然后过了很久,樱花的花瓣在墓碑上又停留几片。


卡卡西仔细将他们抚开,慢慢的说:“往些年来,总有很多话和你说,这次却没什么说的了。”他笑起来“要是你看到我这幅样子,大概会笑的厉害。我也终归是老啦,同一辈里我应该是长寿的,没有辜负你的愿望。也不知道这是最后第几次来看你,或许是最后一次也说不定。不过那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也可以见见你和琳还有老师他们。”


“也不知道净土那边是什么样子。我活的这样久,大概过去了也是个老头子,你肯定要笑。”卡卡西喟叹一声:“笑也没什么不好,挺好的。”


大约是真的没话说了,卡卡西就安静下来。带土听的清楚,心里也忍不住酸涩。他也伸出手,抚开卡卡西银白发丝间粉色的花瓣。带土的手被它们弄得有些痒,但很舒服。卡卡西没感觉到,因为带土的动作太轻了,而他的感知早已被时间磨钝。


林间有水声泠泠,落英缤纷,流水将要远行,带着几片孤零零的花瓣。仿佛是樱花对它寄托相思。
花像飘雪一样落下,隐约间,似乎有人在相拥。


带土终于将卡卡西拥入怀抱。

09.


距离扫墓已经过去一个星期,这期间带土对卡卡西寸步不离。生怕他老朽的身体一个不小心就碰着了。


庭外的樱花仍然开的茂盛,并没有因为雨水的冲刷而变得破败,反而更加生机勃勃。


卡卡西惯例坐在树下晒太阳,他今天莫名觉得有些冷。


帕克在廊下远远望着卡卡西的影子,带土站在旁边,就看着卡卡西浅眠。


他似乎睡着了,呼吸浅薄。


花瓣落了一地,偶尔也落在他的脸上。


带土把花瓣拿开,手指掠过那人鼻翼时顿了顿。


廊下的帕克欲往前查看,却被带土拦下。他伸出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别过来,还有,再见啦,帕克。”


这是帕克最后从带土张合的嘴唇中读出的东西。


这一日



天很蓝,就像海。有风卷起几片花瓣,轻轻落在无人经过的小径上。


帕克眨眨酸涩的双眼,泪水模糊间,他似乎看到有人相携远去。


戴着护目镜的少年在大声的说笑,一边的白发少年双眸带着笑意,耐心的听他说完。


真好啊,真好。帕克想。



10.


“带土,你在笑什么?我只是老了而已吧……”


“没有啊,你一点都没老,和年轻时一样,很好看哦!”


“是吗?”


“当然啊!我宇智波带土可是从不骗人的!”


我以后再也不会骗你啦,卡卡西。


当我韶华逝去,容颜不在。你是否仍爱我如初?


当然,即使你荣耀不在,白发苍苍。我也将永远爱你。



——————————————


The end.









天呐,简直崩坏啊QWQ,小伙伴们千万表嫌弃QWQ

罗里吧嗦有点长哈哈哈,本来想发520,结果这都524才发出来……

评论(2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