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子不语,余且凡也,安知汝之意哉?

【带卡】梦醒时见你(填坑)

◆依然是没剧情沙雕脑洞,每次保持在“10”完结好难啊(躺平)


◆上忍堍×上忍卡,黑色条纹和服仔堍×白色条纹和服仔卡。幻想向,治愈风。大概是意识流????


◆虽然ooc已经快淹没我了,但还是想给两位上忍土和上忍卡一个美好的夏天啊~


◆目测废话连篇日常向水楼√依然没剧情√【啊……目前看来只能靠小短文给自己发粮……智障的po主压根脑洞枯竭啊QAQ!!】


——————————


۩·林深时见鹿·۩


00.
木叶的阳光一如既往地的温暖和煦。盛夏时节,虫鸟的鸣叫声此起彼伏,混在郁郁葱葱的绿林中。偶有几片树叶打着悬儿从枝头掉落,那上面还有毛毛虫咬出的缺口。


带土枕着双手,坐在树下的阴凉处无聊的看着树叶被风吹出的运动弧度。他的旁边是在小憩的卡卡西。


他本来是来接卡卡西回家吃饭,可是卡卡西执意等学生们训练回来。带土潜意识里觉得不能就这样扔掉卡卡西自己一个人回去,那实在是太不符合伴侣的身份了。所以说,阻碍他和卡卡西愉快玩耍的永远是这群没有眼力劲的臭小鬼!


带土撇嘴,最后忍不住把视线放在卡卡西身上。即使是在树荫之下,那头银发也依然那么耀眼。方才掉落的叶子有一片刚好落到他的发丝上,带土嘟哝了两句就伸手要去拿来。结果他的手刚到卡卡西面前他就醒了。


“唔,带土?”卡卡西眨了眨还有些睡意的眼睛:“原来是你啊,哎,我都没注意……”
“什么嘛!”带土不爽的的嘟哝着:“这样你都不能安睡吗?这可是在木则诶!”而且还是我的身边。带土在心里悄悄地补上一句。
“嘛,习惯了,毕竟作为一个忍者可是时刻不能松懈啊。”卡卡西笑笑,余光刚好瞥见从带土那边走过来的第七班。卡卡西站起来习惯性挥手“哟,回来了?”


带土听到卡卡西打招呼,就回头去看,他的视线正好撞上慢吞吞走回来的第七班。


“你们还是快点吧,这都大中午了你们不急着回家吃饭的吗?!”带土这句话颇有怨气,不过却并不明显,虽然他的态度带走宇智波一族明显的嘴硬,但还是有些关爱的成分在里面。懂宇智波的人都知道,譬如在场的卡卡西和鸣人。


“啊咧?知道了嘚吧哟!”鸣人有些鄙视的看着带土:“带土老师那么急的吗?现在才十一点多啊我说。”



“那不是时间的问题好吗?”带土弹了一下鸣人的额头:“懒得跟你们废话,天气这么热还是快些回去吧。”


“诶?也是。”鸣人突然笑起来,他的身体突然凑向带土:“那么老师,我们可以去你家吗我说,天太热了我不想赶路啊我说!”


“不行!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带土坚决拒绝鸣人的请求。这小子笑的挺灿烂,肯定又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恶作剧。带土果断给佐助打眼色,接收到信号的佐助认命的拉住鸣人的手腕儿:“吊车尾的,我母亲今天请你去吃饭,快点吧。”


“诶?有吗我说!美琴妈妈没跟妈妈说啊。”鸣人歪着头显然不信,虽然他很乐意去,但是这个恶作剧怎么着也不能如此生生错过。


“费什么话!快点!”佐助装出不耐的样子率先走出去。结果鸣人想也不想的跟上去了,虽然他有向在场的伙伴们道别,但一看就知道追的很急啊……


“果然和佐助比起来我这个老师根本就不重要吗……”卡卡西站在原地念叨一句,却被带土打断:“好了好了,说的就好像我跟亏待你一样!两个小的都离开了我们也快点吧。”然后就拽着卡卡西慢慢往回走,留下在原地一脸懵逼的不知该何去何从的小樱。


01.


因为是正午,太阳正旺,所以带土选择走比较阴凉的地方。卡卡西挨着房屋走,带土走外面。带土一路上都在说话,卡卡西也从善如流的接话茬,两人声音不大,在热气蒸腾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明显,似乎世界都变小了。


燥热的街道上行人屈指可数,阳光把石板烤出亮眼的白光。卡卡西微微眯着眼睛,他看到两边的房屋挂着很多华丽的装扮,有些金属质的饰品散射出刺眼的光芒。有些店只装饰了一半,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街道上方也拉着一条写有“夏日祭”字样的横幅。


“呐,带土,马上就是夏日祭了吗?”卡卡西突然打断带土的话语,这是自回家这条路上以来卡卡西第一次主动挑起话题。


“是啊,这次按照水门老师的意思似乎要大办一场。”带土枕着双手,暗自估算了一会儿:“说起来上次这么大张旗鼓还是很久以前了吧,我算算……”


带土本来想细数这么多年以来很繁华的夏日祭,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诶卡卡西,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带土转过头看向卡卡西的侧脸。虽然被面罩遮去大半,带土却仍然可以看到卡卡西脸部完美的轮廓。


“第一次?忍着学校吧,那时候你可是个脱线的吊车尾哦。”想起以前的事情卡卡西就忍不住笑起来,露出的右眼弯成了月牙一样。


“不是不是!”带土嘟嘴:“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映像吗?明明我都还记得,你的记忆力还没有像老爷爷那样不堪大用吧!”


“确实没那么严重。”卡卡西挠挠头发:“那你说吧,我们是什么时候遇见的?”


“是夏日祭啊,很早很早以前的夏日祭!那时候你可是特别小的一团,长得比现在可爱多了。”听到卡卡西让他讲给他听,带土立刻就来了精神:“你不知道,当时我看到你可是松了好大一口气。”


“松一口气?为什么,那时候我们还不认识吧。带土”卡卡西接道。


“你就乖乖听我说吧!真是的,你就算现在话多了我也还是觉得好烦躁啊!”带土抽出手臂指着卡卡西一脸不忿。


“嘛嘛,那好吧,你说,我听着呢。”卡卡西正视带土,脸上挂着笑容,显然摆出了十成十的耐心。


“那么开始咯,你可要听好,这次听完可就别忘了啊!”带土哼了哼,然后又悄悄补了一句:“明明是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以忘啊。”


03.


带土第一次遇见卡卡西是在很小的时候,那时候卡卡西和他都还没有上忍者学校。那年的夏天也是很热,村子里错综复杂的街道除了房屋就没什么地方是凉快的。但是那一年的夏日祭也是这么多年来带土记忆最深刻的一次。


那年夏日祭的夜晚非常热闹,提前许多天就在装扮的村子显出它最美丽的一面。万家灯火通明,人们穿着或华丽或清爽的和服同家人伙伴穿梭在拥挤的街道中。商贾们热情而欢快的招揽客人,卖面具灯笼和小吃的摊位尤其受欢迎。


带土本来是和奶奶一块儿出来的,可是奶奶年纪毕竟大了,所以就先回家休息并嘱咐带土一定要早些回去。带土应下,不久后却站在街上不知所措。看着如流水的行人从身边擦肩而过,欢声笑语透过耳朵却又灵活的绕过大脑飘去很远。这份热闹似乎近在咫尺,却又不能让他感受到实质。带土就有些失落,情绪这种东西就是莫名奇妙,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改头换面变成另一种不合时宜的情感了。


他随着人流穿梭许久,最后蹲在一个面具摊位边拿起一个猫脸面具。带土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最后还是买下来戴在脸上。


天空突然炸开烟花,那些漂亮的光晕最后七零八落不知掉落何方。带土面具下的脸一时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孤身一人在热闹的市井总有那么些格格不入。


好在带土也不想多待,但他也不想那么快回去。于是就往木叶外的山走,那里有一个很好的视角可以一榄木叶全景,上面有座神社,很凉快。


说干就干,带土立刻动身往外面跑。他一点都不想在这个放眼望去全是腿的地方多待。


不得不说木叶对这次夏日祭还是很用心的,因为即使是这时候人迹罕至的山岭上也点着印着红色花纹的白色灯笼。带土借着它们散发出的淡黄色光芒踏上去往山顶神社的石板路。


夜晚的树林在阵阵蝉鸣之下显得更加寂静无声,偶尔有两声清脆的鸟鸣传出,在山谷间回荡很久才会消散。


带土感到微微发冷。毕竟是山里,人也不多,所以就容易冷。一路上只有他一个人,带土穿的是繁复的黑色条纹和服,走起路来束手束脚。


林间不时传来动物穿梭时拨开草木的声音。带土在微弱的灯光下辨认出蹄子踩在地上奔跑的声音,那声音的频率渐渐慢下来,最后似乎变成慢悠悠的散步。声音逐渐近了,带土寻着声音望去,又往那方向走了几步。他拨开墨绿的草丛,映入眼帘的是只白鹿。


白鹿有一双漆黑的眼瞳,双角形状优美,看起来温顺又具有攻击性。带土楞楞的,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鹿,还是这样漂亮的种类。


它不怕生,反而轻轻用嘴唇触碰带土的脸颊。然后就走出草丛,站在灯光之下。直到这时,带土才看清白鹿后腿靠近尾巴那里的红色百合印迹。


带土不知道白鹿的意图,一人一鹿对视很久。最后白鹿顺着石板路走在前面,回头对带土眨眨眼睛示意他跟上。


带土本来也要去山顶的神社,白鹿也刚好和他作伴。于是他将手放在白鹿的身体上,借着它的力气更加轻松的往山上行走。


۩.海蓝时见鲸.۩


04.


白鹿带着带土到达神社外的小林子中便停下来不在向前。而带土的左手边是一块断崖,裸露的岩壁被郁郁葱葱的树林掩盖,山风从谷底吹来,把带土露出来的眼睛弄得发涩。


“你还要往前走吗?”带土下意识去问鹿。鹿碰了碰带土的脸颊,自顾自往断崖边走去。它停在距离崖璧最近的树木之下远眺木叶。带土远远的看着,数万仞夜空之中星辰点点,丝丝缕缕的云烟在空中林间谷底漫不经心飘散,被墨绿树林包围的木叶璀璨如一个放大版纸灯,于茫茫夜色中散发着柔和的淡黄色光芒。


“真漂亮。”带土惊叹着,并且快速站到白鹿身边。他张开双臂,清凉的风灌进他宽阔的衣袖,吹凉登山的薄汗。“是吧,可惜只有我一个人看啊……”


一边的白鹿打了个响鼻,前蹄与地面接触发出两声脆响。


“对对,还有你。”带土踮起脚摸摸白鹿可爱的耳朵,安抚着它不满的情绪。


带土走累了,于是靠在树前休息!连续的运动让带土感到疲乏,他灵透的双眼欣赏这片美景没多久便睡意朦胧。


跪坐在旁边的鹿再次碰触他,示意他可以安心睡过去。鹿还贴心的往他身边靠近,让带土感觉到白鹿的温热的身体以免受凉。


“谢谢你啦,鹿。”带土最后摸了一把白鹿头顶,然后便闭上眼睛。


他真的就这样睡过去了。


05.


带土在这睡梦中做了一个神奇的梦。


他梦到眼前的淡紫色星空突然变得更加广阔,它俩断崖和木叶笼罩在其中,星辰仿佛一下就变得触手可及。云烟在其间翻涌入浪潮,有星子渐渐列成小鱼在那里缓慢游荡,它们也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像一只又一只萤火虫。


带土忍不住伸手碰触那些星辰鱼和云烟潮,但他的手却穿过它们,直接到了另一条鱼或者烟面前。他有些疑惑,于是忍不住去研究。


也就在这时,星辰海突然如水面涟漪一般泛起纹路,云烟潮掀起巨浪,犹如怒吼。星辰鱼却仍然沉静着,面对这番景象悠然自得。那些海和狼渐渐消散,星空渐渐褪色,露出湛蓝晴空,那些星辰鱼也变成透明的小鱼,带着浅蓝光芒。厚实纯白的云朵压在天际线和海平线相交之处,星辰海变成和天空一样颜色的大海,平静无波。犹如一块水晶镜面,与天空行成一个一模一样的对称面。


他似乎就站在这样的海面上,辽阔的海天似乎拉进了它们之间无比遥远的距离。带土甚至不怀疑他一伸手就可以摸到那些可爱的云。


海天相连之地的云朵突然变淡,一个似乎是鱼的生物凌空而起,无翼而飞。那条鱼的动作看起来极为缓慢,却又很快出现在带土上当。他后退几步,发现那是一尾蓝色的鲸。蓝鲸悬在天地之间,带土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他眯着眼睛仔细打量蓝鲸时,却看到那上面有一个人,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男孩。


男孩有一头银色的发丝,软软的质地让它在微风下轻轻晃动。他遮着半张脸,白底红纹的狐狸面具被拉到一边。眉眼慵懒,那双黝黑的瞳孔却能直直的看到人的心底,眼神带着些凌厉。男孩穿着白色条纹和服,盘坐在蓝鲸头部之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一脸呆愣的带土。


银发男孩歪头,然后站起身踩着蓝鲸身旁星辰鱼化成的小鱼拾级而下。


带土就这样看着他一步一步走来,看着他木屐踩在水面上泛起的圈圈涟漪。银发的男孩停在他几步之外伸出右手,一双本来凌厉的眼睛笑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06.


他的手白皙到透明,就像这平静的水一样晶莹。似乎要变成一面镜子照出带土的脸颊。带土盯着男生的笑容很久,最后拉住那只手。


07.


水面似乎渐渐结冰,然后一寸寸皲裂,天空也犹如水晶宫的穹顶被人杂碎,化成尖锐的玻璃碎片。带土觉得耳边有玻璃碎裂时空灵的声音,但放慢了很多倍。


晶莹的海天缓慢的崩陷,缓慢的落下浮起。它们还是漂亮的湛蓝,偶尔有云的洁白飘过。它们把白色和服的男孩渐渐包裹,最后化成白色光点,无影无踪。


周围暗下来。


۩.梦醒时见你.۩


08.


“喂,醒醒。”


带土感到有人在摇晃他的身体,于是睁开沉重的眼皮。他使劲眨了几下眼睛试图让视线清晰起来。


朦胧的眼神清醒后,视野中除却睡着前熟悉的风景外就是一个白色和服的男孩。他拥有银色的头发,狐狸面具被拉到一边,遮着半张脸,黑色瞳孔,眉眼慵懒又凌厉。唯一不同的是,卡卡西手上提着一个可爱的小灯笼,正在一闪一闪的散发着光芒。


“你是?”带土自然而然的问道。


“你睡着了,这样会着凉。”卡卡西见人醒了便直起身子居高临下解答。虽然这个答案并不是带土想要的答案。


“诶?啊。那个谢谢你!”带土连忙站起来,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卡卡西没说话,而是转过身看着断崖之下的木叶。


带土见人家不理自己,只好先安分下来。他正要找那只白鹿,却发现早就没了白鹿的踪影。四周他只看到卡卡西,于是带土硬着头皮上前问:“你看到一只白鹿了吗?”


“没有。”卡卡西回答的干脆利落,完全没有任何犹豫。这种决绝让带土受到挫折,忍不住失落起来。他一时找不到事情做,于是也找站到卡卡西身边看风景。卡卡西没有要走的意思,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带土想要搭话,便说:“你也是一个人来的吗?”


“不是,我父亲在神社。”卡卡西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做出回答。


“哦……”带土不知道怎么接,但他又不想放弃这个说话的机会“你知道吗,我刚刚在梦里梦到你了。”


“是吗,很神奇啊。”卡卡西愣了一下,随后对带土露出一个和梦里一样的笑容。


带土看着他,本来问他叫什么名字,却被林中一个中年男子的呼喊声打断。那个声音在高喊:“卡卡西,你在哪儿——我们回去了哦。”


声音落下后,卡卡西也高声回应。而后和带土挥手告别匆匆跑进黝黑的树林里消失不见。徒留原地的带土一遍一遍重复:“卡卡西”三个字眼。


那之后带土又在那里呆坐许久,直到萤火虫也不在出来的时候,他就要下山了。


在带土即将没入森林时,他回头望向那处在梦里化为星辰大海的地方。


视野开阔的断崖下密林丛丛,低空中泛着点点荧光,是翠绿色。就像柔和的星辰那样,它们飘飘荡荡,分散在枝叶之间。仿佛要像梦里那样列成小小的星辰鱼。


09.


“呐,就是这样的,你想起来了吗卡卡西!”带土颇为期待的看着眼前睁着死鱼眼的卡卡西。


“好像……没有啊……带土,你确定是这样吗?我们似乎不是这样遇见的啊。”卡卡西摊手“你一定是记错了,把梦境错当成回忆啦。”


“诶?不是啊,这是真的!哎!卡卡西你听我说!你别走啊!”带土伸手想要抓住已经走出很多步的卡卡西,但什么也没有抓到。


“卡卡西,你听我说!我说的是真的啊!”带土想要跑过去和卡卡西肩并肩,却怎么也追不上。炽热的阳光灼烤着光裸的地面,显得燥热不已,带土呼唤卡卡西的声音开始变得沉闷无力。那些白的亮眼的光芒仿佛要化成一个实质的牢笼,像一个粘稠的布丁把他困在里面,窒息而亡。而那个穿着绿色上忍马甲的背影渐渐变回配着短刀的少年模样。


一步一步,没入黑暗。


10.


“卡卡西!!!”带土猛然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一片黑暗。他坐起来,浑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湿透了。


带土环视四周,他的眼睛很快适应了黑暗的环境。这个房间小小的,四四方方的,带土一眼就可以看完所有物品。他的床榻边放着晓服,对面的那堵墙有一个窗户,窗户被白色的窗帘遮住。因为窗扇没有关严实,所以风将窗帘吹的左右晃动。


带土起身拉上窗户,随后靠在窗边。月亮招摇的挂在天上,皎洁的光芒照亮带土有着褶皱的脸颊。他望着这个狭窄的房间,冷冷清清。


犹如一座孤岛。


空无一人。





the end.


————————————


我写了啥23333.我也不知道啊。


总之还是希望米娜看的愉快!


日渐咸鱼的po主对看完的小伙伴表示感谢!


此篇章已完结,全文共6666个字(没错就是这么巧)因为废话连篇,所以很感谢米娜可以看到这儿哦!么么哒^3^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