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子不语,余且凡也,安知汝之意哉?

【一】救命!我竟然变成了一条狗?!(he,堍变狗,雷慎入,重发)

◆把以前的两篇短小合并,不然眼疼23333



◆惯例文笔差,仍然ooc,没救逻辑死bug无限多系列……(也许是个日常)


◆请相信我对土哥爱的深沉……虽然脑洞有点儿坑。


◆周内收手机周天才发,心疼我自己,所以先发一点儿试试水!


◆关门,放狗(划掉)文


————————————————————


    宇智波带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和一条狗聊人生!而且还是卡卡西家的狗!比如说现在……


    今天,卡卡西不在家。


    帕克盯着一张“苦大愁深”的脸蹲在同样“苦大愁深”的带土面前。


    最后,帕克忍不住了。
   

    “好吧,你的意思是,你是宇智波带土对吗?”帕克问。


    “是的。”带土以同样的姿势坐在帕克对面。
   

    帕克看着带土目前的状态,觉得这样实在有些辣眼睛。因为你不能想象一只二哈做出“苦大愁深”这样的表情是多么让人扭曲!所以说,现在的帕克只想笑,但因为人……啊不,狗设的缘故,他实在摆不出“笑”这个欢乐的表情。
   

    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算是同病相怜了:一个面部僵硬表情万年不变,一个面部活泛表情一秒一个。
   

    “好吧,”帕克说:“我们暂时先不要纠结这个,说说根本,比如你是怎么活过来的?”还变成了一只狗。帕克默默地在心里补完后半句话。
   

    “都是六道仙人的锅!他说净土不收人了!”二哈带土瞪大双眼露出那双狗眼周围纯净的眼白:“你不会懂那种被人一巴掌拍回来的屈辱!”
   

    这是一只可能很愤怒的二哈。帕克想。没错,可能。
    谁都知道二哈天生搞笑buff满格,何况里面还有个宇智波带土!简直要buff爆表!
   

    “也就是说,六道仙人为了减少人口压力把你,emmmm,复活了?”帕克说,其实他心里在想,六道仙人还管这个?!


    “是的,并且他说会补偿我一具身体。”带土顶着张二哈脸做出一个无比严肃的表情。


    “所以你变成了一条狗?”帕克惊呼!还是二哈?!


    “什么狗?!”带土伸出一只狗爪在帕克脸上留下一道爱的印记:“明明是一只狼!狼!懂吗?!”


    “不……”帕克想说我不懂。“老实说带土。”


    “什么事?有(哔——)快放!”带土很烦躁的翻了个白眼儿。


    帕克认真的凝视着带土:“老实说,带土,我觉得六道仙人对狼可能有什么误解……”


带土一脸茫然的瞪着帕克。


    帕克作为一个行动派,他立刻就决定让宇智波带土看看自己目前的真面目,以便捡捡自己的节操。
   

    于是他找来了一面镜子。
   

    当那面看起来明亮干净实则罪恶无比的镜子摆在带土面前时,旗木宅传出一阵悲愤的狼嚎……
  

“你先别激动。”帕克试图安慰带土:“你可以先想想怎么变回来,比如说向卡卡西求助?”


“不!你别说话!我想静静!”带土悲痛的用狗爪捂脸,他已经能够想象笨卡卡知道真相后那张嘲讽脸了!


“那好吧,伙计,我们先来合计合计另外的事情。”帕克同情的看着带土:“我想你应该先试着解决你的发音问题。”


“什么?”带土有点儿转不过弯儿:“发音?我觉得我普通话(划掉)日语说的不错啊。”


“不是……’别忘了,你现在是,emmmm,一条狗。”帕克尽量委婉一点儿:“还是披着二哈皮的狗。”


“狼!是狼好嘛谢谢!”带土不满的纠正。


“问题就在这儿了啊。”帕克没管他的纠正:“你总不能披着狗皮发出狼嚎吧?!”


“说的也是”带土认同了帕克的观点:“或许我可以和你一样说人话?(哪里不对?)”


“可你目前的躯体就是一只普通二哈,不是通灵兽,也不是忍犬,卡卡西又不是笨蛋。”帕克说。


“你一连三个不是让我很不爽!特别是最后一个!”带土一脸不爽:“笨蛋卡卡西就是笨蛋卡卡西!”


“嗨、嗨……”为什么你的关注点总是这么奇怪?帕克默默的想。他也懒得跟带土辩解,于是为了拉回带土的脑回路他立刻把话题兜了回来:“总之,你要学会狗的语言。”


“虽然你说的很委婉,”带土用狗眼俯视着帕克瘦小的身躯:“到说白了就是让我学狗叫!狼难道不好吗?!啊?!”带土悲痛欲绝。


“你是在歧视犬类吗?!”帕克的抬头纹加深了一个度:“如果你想被送入大蛇丸的研究室的话早说啊!”


……



带土怂了……


变态科学狂人和温柔人妻卡卡,是个人都知道选择哪个好嘛?!
于是他说:“我听你的。”


帕克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并不)

而此时,卡卡西还在回家的路上……而帕克和带土也开始了艰辛的教程……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