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潜水)

开学高三,二狗子我也要奋斗了2333

我,意识流,皮,日常抽风,打死写不出来精分过气写手
棒棒糖是世界珍宝!!!
最爱a酱和沙总~
日常安利各种带卡太太~(太太们炒鸡萌可惜不是我的后宫233333)
日常ooc
总想着成为大佬然而现在还是个辣鸡萌新QAQ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阔以写出好的文章
文笔永远辣鸡QAQ
超级喜欢小红心小蓝手以及评论!

【带卡】拾一街

◆架空,各种私设满天飞,瞎几把写。


◆铺垫长,又臭又长的那种,ooc满地跑,感觉都快成原创小说了……


◆新王国贵族仔堍×旧王国贫民仔卡(这个设定感觉还没有概括完……但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设定了233333)


◆或许是水门班修罗场吧……堍仍然刷女神√


—————————◆背景◆—————————
设定世界为架空,故事主要发生在拾一街。王国分为新旧王国,卡卡西住在旧王国都城塞勒涅城的拾一街。这个世界东亚人较少,大多是西方人(就像巨人的人种设置,只不过没那么严重)旧王国即将覆灭,带土因为某些原因隐藏姓氏流离孤儿院中,和卡卡西相遇。
—————————◆放文◆—————————

00.


新旧更替是不可避免的自然法则。当福玻斯的光辉撒向塞勒涅,光明的阴暗在这座王都蔓延。上帝给予世间光明,它的信徒却借来杀戮。战争女神驾着金色战车,载着复仇女神趁机袭来,美丽的塞勒涅终于成为一座华美的炼狱,在纸醉金迷中沉沦。——摘自《旧王国历史文献》

01.



密集的炮火已经轰炸塞勒涅长达一个月的时间。作为为数不多的东亚贵族,芥川将军立誓要拿下这个和它的居民一样顽固的城市。然而塞勒涅的居民永远冥顽不灵,他们也一样要反抗到底。毕竟这是这个奄奄一息的王国最后的尊严——塞勒涅是旧王国的都城。


王宫中的国王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如今不过是在硬撑。国王早就想离开这里,但内阁大臣们却死活不同意。作为旧王国的古老贵族,他们不愿意放弃盘亘上百年的腐朽都市。好在炮火只是蔓延在城墙周围,巨大的都城中心是不受威胁的,奢靡的贵族们仍然纸醉金迷。


然而中心城外面的街巷却贫瘠而丑恶,黑暗在这里憩息,罪孽横生。这里密密麻麻拥挤着没有未来的贱民,看不到未来,只剩下最原始的欲望和最基本的需求。人心冷漠,他们整日为了明天惶惶不安。然而这样糟糕透顶的地方也分三六九等,拾一街就是这三六九等中最糟糕的区域。


拾一街可以是红灯区,也可以是械斗地和奴隶卖场。这里充斥着妓女、恶徒和人贩子,除此之外就是年龄尚小的孤儿和年迈无力的老人。即便这样他们也都是穷凶极恶的,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看起来衰败不已的老太婆就置你于死地,而她费这么大的劲儿不过是为了一小片发霉的面包。拾一街除此以外也有另类的存在,那就是一个叫做木叶的孤儿院。孤儿院的院长是一位姓猿飞的东亚老人,他已经六十多岁了。从猿飞十六岁起他就是这座孤儿院的院长。那时候塞勒涅城还是和平的,它每天都在柔美的朝阳醒来,然后变得喧闹繁荣。贵太太们偶尔同情心泛滥会给他们这些外街贱民扔几个银币,又或者某次内阁大臣名额空悬需要重新选举时,富有的竞争者会拿出许多钱赈济外街大大小小的孤儿院。


但是现在,只剩下拾一街这唯一一家孤儿院了。其他的孤儿院早就被人贩子和匪徒洗劫一空,孤儿们被院长和嬷嬷们卖出去当了奴隶或者禁脔,不论男女。老爷们的玩法总是千奇百怪,他们喜欢可爱纯洁的小孩子。


或许这些院长嬷嬷们有迫不得已的,但终归是做了昧心事,最后的下场也就是死路一条。猿飞院长是个有本心的人,他收容的孩子总有算是快乐的童年。


卡卡西是这个孤儿院中的一员,但他以前不是孤儿。卡卡西的父亲是旧王国的将军,贫民出身的旗木朔茂最终没有逃脱成为贵族政斗牺牲品的命运,死在一场革命之中。五岁的卡卡西被接受过旗木朔茂恩惠的猿飞院长带回孤儿院,孤儿院的孩子们并不和卡卡西亲近,因为他们并不是一块长大,卡卡西是中途插进来的。而卡卡西本人也是沉默寡言的性格,再加上父亲的死亡,卡卡西便更加冷漠。


双腿残疾的琳和没有姓氏的带土是孤儿院中唯二和卡卡西玩的很近的孩子。得益于琳温柔的性格、带土的大大咧咧和猿飞院长的刻意安排,他们三人总有一番相依为命的感觉。孤儿院的日子枯寂极了,贫困的人们没有什么额外的消遣,除了琳和卡卡西以外的孩子都玩做一团。带土没有姓氏,他和卡卡西同一年来到这个孤儿院,院长只说这个黑发黑眸的男孩叫带土。


那一年,带土六岁,卡卡西五岁。


带土是喜欢琳的。虽然这个女孩儿总是穿着灰布裙子,而且不能走路。但带土喜欢看琳安静的坐在窗边,迎着暮光对人笑,那一刻她的灰布裙子似乎变成了女神的云衣,一双漂亮的眼眸顾盼生辉,温柔无限。从小跟随家人流亡的带土觉得这个女孩值得眷恋。带土总是非常没出息的对着琳发花痴,他总心疼琳的不自由,每天待在屋子里,没办法自由奔跑。他总想给琳更多的东西。带土觉得这或许就是喜欢的感觉。


对此卡卡西总是嗤之以鼻,他不能理解带土这种幼稚又无厘头的举动。正像带土总是因为某些事情而对卡卡西大吼大叫,虽然他并没有恶意。卡卡西从来没有时间陪带土插科打诨耍嘴皮子,也没有时间陪他做各种各样的善事。他追求着一切能把自己变得更有力的方法,日复一日的挥动着白牙。卡卡西继承了父亲的刀和刀法,他非常矛盾。旧王国值得他的父亲拼上性命吗?卡卡西不知道,因为旧王国的政斗夺走了父亲的生命。那么新王国值得卡卡西投奔吗?卡卡西也不知道,因为新王国是让塞勒涅,这座本来就腐朽的城市变得更加面目可憎。但那之前它能够给予卡卡西一方小小的天地与甜蜜。旧王国让他家破人亡,新王国令他颠沛流离。卡卡西对未来迷茫且一无所知,他只能一味地让自己变强,足够保护现在小小的温暖。那个大大咧咧阳光灿烂的男孩,和那个温柔似水包容一切的女孩。


塞勒涅的美丽不仅仅在于聚集着贵族和吟游诗人的中心城,更在于它世世代代口口相传的神秘传说。似乎是成名的必然结果,每一个著名的地方都会有属于它的秘闻。就像塞勒涅。


在旧王国的宗教故事里,塞勒涅是美貌无比的月亮女神,她是神王的女儿,聪慧却又善妒。福玻斯是她的哥哥,是太阳之神。太阳之神福玻斯同样是神王子嗣,也拥有风华绝代的容颜。他们的美丽化作日月的光辉照耀大地,人间的吟游诗人们不断歌颂他们。善妒的塞勒涅不堪福玻斯与她相提并论,于是在神界找来最德高望重的神评判谁才是最美丽的神。福玻斯不欲与塞勒涅相争,于是与这位神商量让塞勒涅赢得比赛。最后被塞勒涅得知真相。气急败坏的塞勒涅算计了哥哥福玻斯,将哥哥的容颜毁于一旦。执着于美貌的塞勒涅阴谋败露,被神王湮灭神格,不复存在。原本因为塞勒涅而光辉的月亮最终不得不依靠福玻斯的太阳之光照耀黑夜,但没有了塞勒涅的催动,原本旋转的月亮最后永远只能有一面面对人间。甚至有时不能以全貌出现。


“这个故事旨在告诉人类嫉妒和狭隘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带土咂咂嘴:“我倒觉得塞勒涅是吃饱了没事干才跟福玻斯争辉,守着月球安安分分过日子不好吗,非要和人家作对搞事情,这会儿自己都陪进去了。”


“带土,你稍微积极点吧,守着月亮过听起来有些太平庸了哦。”琳微笑着接下话茬。


然而卡卡西对此保留意见。



很快就是月圆了,孤儿院的孩子们都很兴奋。因为每到一个月的月圆时,院长都会给孩子们煮一顿好的吃。怎么样都不能亏了孩子。


孤儿院破旧的大楼前种着一颗月桂,这其实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因为塞勒涅最不缺的植物就是月桂。如果不算贵族们钟爱的塞勒涅月桂的话。现在没到月桂开花的季节,因而树枝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绿叶。加上它庞大的树冠和高大的树身,这棵月桂简直浓密的遮天蔽日。


孩子们此时都搬了板凳坐在树下看月亮,也有小声说悄悄话的。院子外面是灯红酒绿的街区,那些猎艳场和赌管的炫目灯光永远也照不进孤儿院,那些恶劣婬邪的声音似乎也被隔绝在外面。孤儿院在拾一街永远像一个世外桃源。


卡卡西抽出锐利的白牙,他把它放在月光之下,用一块白色的纱布一遍又一遍擦拭。月亮浑圆的身影在刀刃上映出三分之一的身影,清冷的光芒通过它照在卡卡西脸上,同样锐利冷漠。带土不明白卡卡西对白牙的认真和执着,在他看来,在这个世道,活下去才是唯一的道理。他要做的只是小心翼翼,反抗所遭受的不过是恶毒的欺压。所以带土不认同宇智波斑的做法,因而也不喜欢卡卡西对力量的一味追求。他只想安安稳稳长大,找一个喜欢的人平平安安过活,然后白头偕老。带土很久之前就同琳和卡卡西说过这件事情,琳笑着说这是个不错的理想,非常美好,假如真的可以,她也想这样。卡卡西对此不屑一顾,他不认同带土这种空想主义。带土愤愤不平。


他们的意见总是相左,如果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卡卡西虽然不会服软妥协,但一般会默默无言表示认同。可是人生理想是大事,因此卡卡西坚决和带土相左了。




虽然对卡卡西的动作看不惯,不过带土是个热心肠的小孩。他主动凑到卡卡西跟前试图搭话。


“今晚月色挺好哈,你看,还有萤火虫哦。”带土伸手将正从面前路过的小虫子一把拢过来,拿到卡卡西面前给他看。然而带土一张开手,萤火虫就逃命似的飞出好远。卡卡西瞥了一眼,淡淡的嗯了一声同时也抬头去看。他透过月桂的树叶看着,最后又低下头。“那你多看会儿吧。”卡卡西顺着就站起来要往屋子里走。


带土就傻噔噔的看着人离开,最后在卡卡西走到楼道时大声问“你喜欢太阳还是月亮?”


背对着带土的卡卡西侧头,他望着那人,说:“硬要说的话,应该是太阳吧。”完事后见带土没有在说话,就自己上楼了。留在原地的带土撇嘴“什么嘛……走的也太快了。”果然我还是去找琳好了。带土这样想着也就离开板凳跑到琳面前愉快的玩耍。




七月的塞勒涅,仍然战火纷飞。
七月的孤儿院,依旧欢声笑语。


TBC.

————————————————————
神话是po主瞎编的,没啥意义,不过塞勒涅和福玻斯的确是月亮和太阳之神来着……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