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森lingQM

瞎写,俗梗,烂尾三毒写手。

大号潜水产粮小号疯狂打call

给喜欢我的小可爱比心心

表白产粮所有产粮太太

恒爱六件套

疯狂产带卡,附其他

吃佐鸣,产鸣佐+佐鸣

卡卡西永久本命死不悔改

宇智波颜遁重伤病者

【带卡】列车·环——带土的掉马日常

◆ooc严重,po主日常沙雕


◆逻辑墙裂崩坏,是治愈,信我!


◆慎入
————————




01.现世·又见·启

震惊!一男子意图当街拐卖儿童,原因竟是……


02.现世·闻

卡卡西划拉着手机,来来去去就看到了这么一条新闻。怎么说呢,木叶的新闻部还是挺吊人胃口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个男人是哪个犄角旮旯跑出来的变态呢。本着与生俱来的恶趣味和对木叶新闻部绝对的信任,卡卡西点开了这条新闻。略过前面废话连篇的引言,卡卡西看到那张模糊的图上男人刚毅俊美的侧脸,线条流畅而完美。那人穿着黑色的风衣,眉目有些凶,但卡卡西能感觉到他在努力温柔。


卡卡西敢打包票!这是带土,就算化成灰他都认得!一定不会出错!但,这又是荒诞的。卡卡西的理智协同记忆都在明确的告诉他,带土确实已经不在了。


那这个人又是谁?


03.旅行·见

卡卡西今年13岁,算起来马上就是初中生了。但今天他碰到自出生以来最麻烦的事情——一个面相很凶但努力温柔的毁容男人。卡卡西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好看的,用他十三年的节操打赌,即便是如今奔三的熟女纲手校长也一定会称赞这是个俊美的男人,并不为他半脸伤疤而有所动摇。


“您有什么事吗,先生。”卡卡西拒绝了这男人带他去游乐园的 提议。


“那你就……”真的没有什么诉求吗?男人本来还想问,却被卡卡西中途截断了。


“先生,我真的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实上”卡卡西掀了掀眼皮“如果不是因为您长得很像带土叔叔,我甚至已经报警了。”


对面的人愣住,紧接着就是一阵失神,甚至都没有留意到卡卡西已经离开了。他摸了摸自己面目全非的右脸,想笑又没有笑出来。


第二天卡卡西像往常在学校上课,却被班主任告知有人在学校门口找他,说是他的叔叔。卡卡西去了,果然就看到笑的非常欠揍的,昨天的那个男人。


“您找我?”卡卡西是个有教养的小孩,反正这是学校,这个人什么也不能干。


“我是来告诉你,我要走了。”男人蹲下来看着卡卡西戴着口罩的稚嫩脸庞。“我在跟你告别,以后可能不会再见,除非是另一个……地方。”


卡卡西这才注意到带土身后那个并不是很大的行李箱,他盯着这个男人的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出来。“你要走了?”卡卡西听出男人最后一句的迟疑,似乎逻辑哪里不对,但卡卡西说不出来。


“是,我要走了,在走之前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关于你带土叔叔的下落,你想知道吗?”男人轻轻的问。


“不想。”卡卡西回答的极为干脆。总之距离半年前的挥别,卡卡西就在也没有见过那个已经出国的带土叔叔了。卡卡西隐约知道什么,但他不想深究。有些事并不适合刨根问底。


“那好吧。”男人恶意的揉了把卡卡西短炸的银毛“那我走了。”


“一路顺风”卡卡西仍然是那副波澜不惊的面容,死鱼眼也并不为之所动。他站了很久,直到那个男人消失在车流中,再也看不见。


04.现世·画

卡卡西扔了手机,不在管新闻部的无稽之谈转而开始了他的本职工作——文物品鉴。


今天发掘组送来的是不知年代的将军墓里的一副古画。那上面有一个白色和服的配刀男子跪坐在案几前,案几上摆着茶具,茶水的热气在杯中蒸腾,纤细勾连。男子对面有一个黑袍男子,坐姿不拘小节,颇为不羁。


卡卡西分辨不出它出自哪个时代,因为它的画法似乎并不存在于历史。假若不是发掘组亲手交给他,他都怀疑是赝品了。卡卡西看不出东西,就只能盯着画卷发呆。渐渐的却发现,拿两个男子似乎都很眼熟。就像,他和带土?


05.旅行·刃

旗木家的少将军正式成年了,将军非常高兴,直言要大宴同僚。少将军卡卡西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在成人礼完结后便独自离开,一个人在后庭饮酒。他在对面放着一盏清酒,似乎在等人来饮。


“你还真在等我啊卡卡西?”不过一刻,院墙外传来大大咧咧的声音,像一个侠客。话音刚落,墙头便出现黑色的人影,飞身到案几边。他面对卡卡西坐下,坐姿并不像卡卡西那样规矩,反而不拘小节,随意极了。


“他说他会回来,”卡卡西为自己倒满一杯,说“所以我在等。”


“是吗?真好,这种感觉。”男子举起白玉酒樽,对卡卡西遥遥一敬,也不在意他会不会自己的动作,首先将酒水囫囵下肚。“所以这么笃定?”笃定我不是他。


“我们一起长大,足有整整二十年的时光。”卡卡西眼睑低垂。“你和他很像,似乎就是他,但不是。”


“我也是他,你想我就是。”男子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无懈可击。


“我不想。”卡卡西端坐着,静静盯着对面的人“你们只是很像,但灵魂不一样。”


男子无话可说,良久,他道:“老实说,你活的不像旗木,反而像是一个宇智波。矜持贵气,聪慧冷静,默然又多情。”


“他也说过,不过别人也说他不像宇智波。”卡卡西笑了起来。


“那你觉得呢?”


“桀骜不驯,素来不羁,又胸有情义。是个地道的宇智波。”卡卡西如是说道。


男子不在笑的灿烂,反而变得沉默。随后又弯了弯嘴角,看起来有点坏,有些凶。“你也是。”


卡卡西没有应承他,反而问“他有什么话吗?”


“有。”带土端正坐好,就像卡卡西那样郑重。“他说你要好好的。”


“我知道。”卡卡西眉目清浅“我会的。”


男子盯着卡卡西看了许久,最后大笑几声,消失不见。


06.现世·家

这两天《火影忍者》的动漫异常火爆,卡卡西隔壁家的金毛男孩就挺喜欢看的。几乎满大街都在卖相关手办,海报被购买了一张又一张。卡卡西下班后准备去书店买近期新出的《亲热天堂》,然后在购买时莫名其妙被送了一张火影海报。卡卡西随意扯着看了看,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那是一张“晓”的海报,据说是火影里面的反派组织。不过卡卡西并不关心这种东西,他关心的是一群红云袍服后那张刚毅英俊,并不为伤疤所掩盖的脸。


“这人……”卡卡西皱了皱眉,正准备细细研究,却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卡卡西被撞的发晕,想抬头看人,眼前却只有一团白光。那人逆着光看不清脸。然后他白眼一翻就晕了,耳边是那个男人蠢透了的呼喊。


07.旅行·现世

等到卡卡西醒过来就已经在医院了,那个男人就在旁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他的症状。


“哎,医生说你是低血糖,有没有好好休息。你说说你也是个三十多的大男人了吧,怎么都不会生活?你也不傻啊,卡卡西,你这几年没了我就变成笨蛋了?”男人开口就是一大串训诫和满满的嫌弃,却怎么也掩盖不了他的关心。卡卡西这次清楚的看到那个男人长着一张和带土一模一样的脸,连伤疤都是一样的。


但卡卡西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带土,因为带土是他亲眼看到死在手术台上,且亲眼看到他进了火葬场,被卖在冰冷黑暗的土壤下。留下来的不过是一块苍白的墓碑和关于他的回忆。


“谢谢。”卡卡西首先道谢“但是你是谁?”


“嗯?卡卡西。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带土,宇智波带土!你不会是傻了吧?!”男人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你不是,带土已经死了。就算你和他百分之百相像,你也不是他,灵魂不会骗人,眼睛不会骗人。你的灵魂沉重不堪,眼神充满悲伤。”卡卡西安静的躺在床上,他没有看男人,而是盯着天花板。“你在哭,你没有笑。”


男人的面皮僵住了,随后嗤笑一声:“真是……怎么都瞒不过啊。你怎么就不相信我没死呢?”


“因为带土不会让我等,从十三岁那年等到三十岁。”卡卡西语气笃定,这就是他的底气。


“是吗?”男人靠在椅背上,也抬头望着天花板。“幸好你也不是他,不然我也会沉沦呢,毕竟他不像你,这么笃定带土。”


“他?”卡卡西忍不住问道。


“对,他。”这个男人突然露出一种温柔的笑容,不是之前的演戏,是真的再笑“他和你长得一样,也叫卡卡西。他是个强大的忍者。小时候不爱说话但很可靠,长大却变成一个怎么看都不靠谱的大叔。但其实很偏执,将某个人的话奉若神明。”


“那后来?”卡卡西听着男人讲故事,怎么听怎么熟悉。


“后来?后来就是那个人死了啊,还能怎么样?”男人顿了顿,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他用打火机点燃,放在嘴边却没有用。“我忘了医院不能吸烟了。”他把烟弄灭,丢在床头柜上“反正那人一辈子活的糊涂,那个卡卡西也是,活的很糊涂。”


“……”卡卡西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因为他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但他有一个疑问必须弄明白。“我是不是见过你?你拐卖过一个小孩儿?还同一位少将军喝酒?”


“我可没有拐卖小孩,我只是坐车旅行到那里,完成这个世界让我完成的东西而已。”男人很配合的解释。


“什么意思?”卡卡西没有听懂,主要是太匪夷所思了“而且你为什么和带土长的一样。”


男人眼神凝滞一瞬,却仍然回答了卡卡西的问题。“字面意思。比如你的带土死了,但是这个带土还有事情没有完成,执念强大,所以世界就会派一个人来完成这个执念,填补空缺。”男人站起身来“不过不论是哪个世界,不论是哪个卡卡西,都异常聪明,一眼就认出我不是那个带土了。”


男人不等卡卡西回答便自顾自离开,然而在门边时,卡卡西叫住了他。


“你要'走'了吗?”


“啊,是啊。这里的事情已经完结了,我要开始新的旅行了。”男人回过头,用那半张完好无损的脸做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你也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那么介意我送送你吗,先生。”卡卡西露出同样的笑容。


“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


紧接着门被待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哒声。



08.旅行·告别·终


等卡卡西到达火车站时,男人已经走上火车了。他看着他,一时相顾无言。


沉默良久,卡卡西终于开口。他问“下一站,你要去哪里。”


“可能要回家。”男人说“也可能不会。”他无奈摊手“毕竟我可是打长工啊。”


卡卡西就笑,让后道“那我祝你一路顺风吧,早日回家,怎么样?带土。”


男人被这个称呼弄得一愣,随即笑道:“借你吉言。”


之后男人便不再和卡卡西闲聊,转身上了列车,安静坐好。那个位置就在离卡卡西最近的那个车窗,离得很近很近。


列车缓缓的动了,他望着卡卡西的身影渐渐被甩在后面。现在是凌晨六点,这趟列车只有一个乘客,那就是带土。车里空荡荡的,直到下一个世界,否则他不会再看到其他人。所以他要好好看看这个卡卡西,即使他不是他心里的那个。直到在看不见那人的影子,带土才收回视线,疲惫的靠在座椅上。


“其实,我一直在等你接我回家啊。卡卡西。”


09.现世·终·结局

卡卡西眼睁睁看着列车消失在黎明中,无影无踪。他在原地站立良久,插在风衣口袋里的手摸到那根只点燃一点的香烟。他拿出打火机,点燃了那只烟。


缠绵勾连的烟雾缓缓上升,被晨风带走,转瞬消弥。


卡卡西看着香烟燃尽,然后被他丢弃。


“希望下一站,你可以回家,带土。”




the end.

——————
不知道大家看懂没哈哈,总的来说就是男人就是带土,来自忍者世界。死了之后被世界用来查缺补漏,辗转于各个有卡卡西的世界,帮助已经死去的那个世界的带土完成执念。奈何两人一见带土就掉马啊23333

评论

热度(35)